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诸天血脉进化 > 第三百一十八章杨戬盗宝、黄天化诛四将
听书 - 诸天血脉进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三百一十八章杨戬盗宝、黄天化诛四将

诸天血脉进化 | 作者:道佛归玄| 2020-03-26 05:21 | TXT下载 | ZIP下载

    西歧城门大开,杨戬居前出阵,魔家四将得到消息大喜,终于肯出来了,点兵马列方阵冲杀城下。

    来到阵擒敢来此行凶作怪,今天让你知道吾的厉害!”杨戬介绍一句没有多言,纵胯下白马挺枪直杀上前。

    有些时日不曾会战,魔家四将手痒齐齐动手,步战上前将杨戬围在当心。

    杨戬不惧,长枪舞动枪花乱坠,魔家四将各执兵器寒影重重,金铁交击五人战到一处。

    五人大战杀气隆隆,各施手段酣战城下,却说有楚州解粮官解粮来到西岐,正要进城见前方战场阻路。

    此人姓马名成龙,擅使双刀心性英烈,见战场阻路又是魔家四将围攻一名道士,料想定是西歧人物。

    “呔,以多欺少算什么人物,吾来了!”大喝一声纵马提双刀冲杀上前。

    魔家四将见又冲来一将,魔礼寿心中大怒,抬手取出花狐貂祭在空中,化作一只白象口似血盆齿似利刃,当空一噬而下。

    一道血光崩现,刚刚冲来马成龙双刀还未劈下上身消失无踪,却是枉送性命。

    杨戬见到却是暗喜,“原来有这个孽障作怪”,顿时心中有了对策。

    魔家四将不知杨戬思略,魔礼寿见一击建功抬手一指杨戬。

    “去!”一声大喝,花狐貂复又冲向杨戬。

    杨戬好像一时躲避不及,又是一道血光崩现,上身同样消失不见。

    花狐貂又一口,下半身连同坐下白马全部吞噬入腹,踏立半空嘴角流现一丝血迹,好像很是满意!

    姜子牙等看杨戬被吞,见势不妙连忙回城,紧闭城门严加防备,同时心中有些失望。

    原还以为杨戬有些特殊本事,不想一照面尸身无存,姜子牙有些郁郁发闷!

    商营。

    魔家四将得胜回营,摆酒庆贺兄弟共饮,吃到二更时分。

    “大哥,不如把花狐貂放进城去,若是吃了姜尚吞了姬发,大事已定我等也好班师归朝,何必再与他死守!”魔礼寿吞下杯中酒向魔礼青道。

    “也好,贤弟之言有理!”魔礼青放下杯中酒,沉思一番点头道。

    魔礼寿大喜,取出花狐貂。

    “宝贝,你若吞了姜尚、姬发回来,此功莫大!”言语一句祭到空中。

    花狐貂听令,四脚踏空向西歧城飞去!

    却说杨戬,修有玄功身怀七十二般变化,怎是他可吃得,不过一计尔,藏身腹中探听四将谋划,现在知道此计。

    “孽障,我怎是你吃得!”穿行腹中来到心房,一把将花狐貂红心捏碎。

    花狐貂惨叫一声跌落空中,一刀剖开腹部杨戬现身,看了眼尸身挥手赤焰抹去,向西歧城飞去。

    西歧城内。

    来到相府门前,叫左右守门军士进报丞相。

    夜虽已深,姜子牙与众将等还在商议魔家四将之事,听到来人报大惊。

    “人死岂能复生?”一时没有全信,先命哪吒探探虚实。

    哪吒领命来至门外,看到杨戬。

    “杨道兄?你不是已死,为何又至?”上下认真打量道。

    “呵呵,你我皆是道门之徒,岂不闻道法玄妙,快快开门,我有要事禀报师叔!”杨戬轻笑道。

    哪吒看不像作伪,点点头引杨戬来至大殿。

    “师侄,你不是已经阵亡,现在……”姜子牙看到杨戬立即疑惑道。

    “师叔……”杨戬把阵前所思计策道与姜子牙,在座众将。

    “现在魔礼寿放花狐貂进城要伤师叔、武王,弟子听得方才破腹而出,前来告知师叔!”又把魔礼寿之事道出。

    “哈哈,有师侄这等道术,吾西歧何惧魔家四将!”姜子牙大喜。

    “师叔,既已告知,弟子要返回商营,再做探听!”杨戬平静道。

    “如今花狐貂已亡,道兄如何去得?”哪吒有些好奇道。

    “家师秘授自有玄妙,随风变化不可议思!”杨戬笑道。

    正是秘授仙传真妙诀,我与道中俱各别,或山或水或巅崖,或金或宝或铜铁,或鸾或凤或飞禽,或龙或虎或狮鴂,百般变化千般幻,随风无影道门玄!

    “师侄有此奇术,可否显露一二?”姜子牙好奇道。

    杨戬随身一晃,花狐貂显现,满地蹦跳惟妙惟肖。

    “哈哈哈,好!”哪吒喜不自胜。

    “弟子去也!”杨戬道,一声响踏空准备归去。

    “杨戬且住,你有大术,把魔家四将宝贝取来,使他束手再无神通!”姜子牙连忙道。

    杨戬点头,四爪踏空飞出西岐城!

    商营。

    杨戬回归魔家四将帐中,魔礼寿看到宝贝回来忙用手接住,瞧了瞧,见不曾吃了人来,四兄弟有些失望,但酒意上涌也没多想,就地倒头酣睡。

    四更时分,四兄弟睡意正浓酣声如雷,杨戬见时机到来跳离魔礼寿,打眼扫向其他三将,所属宝物。

    魔礼青青云剑握在掌中,魔礼海碧玉琵琶抱在怀中,没有机会不好下手,魔礼红混元珠伞挂在一旁,只有他有机会。

    来到近前用爪一端,轻轻拿下收入爪中。

    魔礼红好像感到什么,嘴中嘟囔好似梦声,可酒醉正浓不曾起身查看,依旧酣睡不知宝贝易手。

    杨戬见他未醒暗暗松气,拿伞出帐来到西歧城,面见姜子牙献上混元珠伞,复又归营回到魔礼寿身旁,好像何事未生爬伏入睡。

    次日一早。

    四兄弟醒来。

    “哎呀,我的伞呢?”魔礼红大叫,想要取伞终发不见。

    兄弟四人急问巡营将校。

    “内营红尘不进,哪有奸细入得!”众将齐道。

    “唉,吾立大功全凭此宝,今日失了,怎生奈何!”魔礼红心郁叹气。

    其他三将见如此失利,同郁不乐,可恨贼人无处寻得!

    魔家四将失宝心郁,青峰山紫阳洞。

    清虚道德真君正在打坐,忽然心血潮来。

    “请你师兄来。”叫童子道。

    童子领命,少刻请来师兄,一年轻道人,黄飞虎长子,封神中同样有些名气的黄天化。

    “师父,叫弟子来何事?”黄天化倒身下拜道。

    “你与你父当为周主立功,打点下山前去相助!”真君道。

    “你随我来!”又起身向外行去。

    黄天化跟随,一路来至桃园。

    真君传下二柄锤,黄天化接过见而即会,精熟停当无不了然。

    “将吾的玉麒麟与你骑,再将火龙标带去!”见黄天化精熟真君道。

    “徒弟,切记不可忘本,必尊道德!”复又叮嘱道。

    “弟子怎敢相忘!”黄天化郑重道。

    随后辞了师父,出洞上得玉麒麟,把角一拍,四足风云汇聚向西歧赶去。

    此兽乃道德真君闲戏三山、悠游五岳之骑,脚力不凡,不到半个时辰,黄天化来至西岐。

    落下玉麒麟,来到相府,令门官通报,等候门前。

    姜子牙对于又有道人前来见怪不怪,请上殿来。

    “师叔,弟子黄天化奉师命下山,听候左右!”黄天化上殿下拜道。

    “你师为何?哪座仙山?”姜子牙照例问道。

    “此童乃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门下黄天化,乃末将长子!”一旁黄飞虎帮忙道。

    “原来是将军长子!”姜子牙大喜。

    黄天化又与其他众将见过,父子回王府,喜得重逢置酒欢饮。

    黄天化在山上吃斋,今日在王府吃荤,随又穿王服带束发冠,贯金锁甲束金丝玉带,重整装束!

    次日上殿。

    “天化,你原是道门,为何变服?我身居相位,不敢忘昆仑之德,你昨日下山,为何今日即刻变服?还把丝绦去了,快快束上!”姜子牙一见黄天化装束立即道。

    “师叔,弟子下山,退魔家四将,故此做将家装扮,怎敢忘本!”黄天化领命系上顶上丝绦道。

    “原来如此,魔家四将左道之术甚厉,还须紧备提防!”姜子牙点头道。

    “师命指明,何足惧哉!”黄天化无惧道。

    姜子牙点头,许之出战。

    黄天化上得玉麒麟,手执两柄八棱亮银锤,出城门,至辕门讨战!

    商营。

    魔家四将为魔礼红不见混元珍珠伞心中郁郁,忽得来报西歧有将讨战,对视一眼,点兵马出营会战。

    四将来到阵前,见是一员小将,坐下玉麒麟,又是未见之将。

    “来者何人?”魔礼青出阵道。

    “吾非别人,乃开国武成王长男黄天化是也,今奉丞相将令特来擒拿你等!”黄天化道。

    “好个黄口小儿!”魔礼青大怒,挺枪冲杀上前直取黄天化。

    黄天化手执亮银锤不甘示弱,枪锤赴面步骑交兵,发鼓天雷锣鸣两阵,红幡烈火将军显威,宝枪对银锤战到一处。

    魔礼青、黄天化麟步相交枪锤并举,阵阵之声响彻天际,来往数十回合未分胜败,突然,魔礼青一抬手,祭出腰间一白玉金刚镯。

    一道流光金霞闪耀,黄天化不及正中前心,只打得口吐鲜血金冠倒跌,仰面伏倒玉麒麟。

    魔礼青大喜,举枪欲取首级,不过……

    “休伤吾道兄!”阵后哪吒一声大喝,脚踏风火轮杀至阵前,架开长枪救下黄天化。

    玉麒麟伏黄天化退至阵后,哪咤大战魔礼青,双枪共发尘卷烟沙,枪影重重冰火双煞。

    数十回合,双方不分上下,魔礼青见此二祭金刚镯,霞光瑞彩直打哪吒。

    哪吒不避,抬手乾坤圈祭出。

    两道流光一声脆,白玉金刚镯顷刻崩碎!

    “好哪吒,敢碎吾法宝!”魔礼青大怒,阵后其他三兄弟冲杀上前。

    哪咤见势不好连忙退去,魔礼海正待用碧玉琵琶,却见西歧一方已逃回城内。

    魔礼青见西歧逃去,又失了金刚镯,闷闷不悦,四兄弟收兵回归营中!

    西歧。

    玉麒麟伏回黄天化,众将一看却是已没了气息。

    “吾儿啊,岂知才进西岐,竟落得如此下场!”黄飞虎失声痛哭。

    姜子牙亦是不乐,但事已至此,只得准备收敛尸骸,不过……

    “启丞相,有一道童求见!”忽有门人上前来报。

    “请来。”姜子牙道。

    “哪里来的?”道童来至殿前参拜,姜子牙照常问道。

    “弟子乃紫阳洞道德真君门下,老师命弟子来背师兄黄天化回山!”道童道。

    姜子牙思量一番,点头应允。

    童子将黄天化背回,至紫阳洞门前放下,进洞回复。

    片刻,真君出洞,看黄天化面黄不语,闭目无言,命童子取水来,取出一枚丹药化开,撬黄天化之口将药灌入。

    不到一个时辰,黄天化转死回生,二目睁开见到师父在旁。

    “弟子不是?为何与师父在此相见?”黄天化有些迷茫。

    真君曰:

    “好畜生,下山吃荤,罪之一也,变服忘本,罪之二也,若不是看在子牙面上,决不救你!”真君怒道。

    “弟子知错!”黄天化倒身下拜。

    真君没再多说,取出一宝,呈钉状,长七寸五分,华光灿灿金芒夺目,灵宝:攒心钉!

    “你速回西岐,再会魔家四将,持之可成大功,吾不久也要下山!”将钉递与黄天化道。

    黄天化接过,辞别师父,借遁术再回西歧!

    时间不久,落下遁光,来至相府,门官忙报。

    姜子牙命至殿前,黄天化把师父言语道了一遍,黄飞虎重得爱子大喜,众将安顿!

    次日。

    黄天化上得玉麒麟,出城点名要战魔家四将。

    魔家四将出营,见黄天化精神赳赳,魔礼青失宝心有怒郁。

    “今日定要决个雌雄!”一声怒喝持枪刺来,要拿他一解怒火。

    黄天化双锤迎战,麟步相交自知武艺不是对手不与恋战,未及三五回合佯装便逃。

    “哪里走!”魔礼青大喝紧追其后。

    黄天化偷眼一看,时机已到,取出攒心钉回手一钉,一道金色流光射出。

    金光瞬间即至,魔礼青不察正中前心,当即穿心而过,身后飘出一道血光!

    “这?”魔礼青低头看了看胸前空洞,眼中不可置信翻倒在地,魔家四将魔礼青,陨!

    “大哥!”魔礼红见兄长倒地大怒,冲杀出阵方天戟含怒打下。

    黄天化收钉复打,魔礼红躲避不及又中前心,贯穿而过身后又是一道血光飘洒,身形倒地,魔家四将魔礼红,陨!

    “小畜生,还我大哥二哥命来!”魔礼海痛呼冲杀出阵。

    可惜,时也命也。

    黄天化连发攒心钉,又是一道鲜血喷洒,魔礼海倒地紧随大哥二哥脚步,魔家四将魔礼海,陨!

    见到三位哥哥皆亡于黄天化手中,魔礼寿怒不可言,取出花狐貂准备祭出。

    又是可惜,不知道此花狐貂乃是杨戬变化,正等时机,一口咬下手指断裂,痛疼非常。

    黄天化见到机会又是一钉,一道金光,魔礼寿同样跟随哥哥脚步,身形倒地,魔家四将魔礼寿,陨!

    魔家四将,四道血光,全部亡于黄天化之手!

    一丝真灵轻飘飘,封神榜上把名标,时也、命也!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