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丞相大人的掌心宠 > 第二卷|第六章
听书 - 丞相大人的掌心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卷|第六章

丞相大人的掌心宠 | 作者:白残无香| 2020-10-10 20:0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荀弋向谢辞伸出了右手,修长手指仿佛是来自天国的牵引,美的不真实。

谢辞望着那只手,如玉如兰,柔中带着铮骨。

心中苦笑,现在算不算因祸得福呢?

他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轻触上荀弋的手指。

在指尖相触的那一刻,荀弋反手握住了他,不轻不重,却让他感觉很踏实。

他抬头望着荀弋。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尽言法典忽然从蝶谕神的手上飞旋到了荀弋和谢辞头顶上方,不停的旋转着,不断散发绚丽金光。

“我谢辞、此生此心、绝未对纵横有二心!哥哥也绝未叛变!”

众人嗤笑。

谢川在北蛮人哪里做了有狗,这已是铁板钉钉,谢辞还真敢说。

国王拄着法杖,在黄金台上,神情庄重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金光不断在他们头顶闪耀。荀弋在金光之下,久久屹立不动,灿灿金光落在荀弋乌黑的长发上,浅色紫袍的肩头也染了金光,藕白色修长的手指上泛着柔光,仿佛神光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暖韵。

荀弋、荀弋。

多像从光里走出来的人。

那手始终温柔的牵引着自己的手。

所有人都抬头仰望尽言法典带来的变化。

“你真温柔。”谢辞对荀弋说到,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勇气说这句话,说完,她低下头。

“狗贼?你他妈还像在这里干什么?!别以为荀辅师脾气好,就可以在他面前放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就是!谢狗贼,你配和他说话吗?!”

三公主一步上前,抽出了银色匕首:“都安静!再多说一句,我马上就把你们的乌纱帽给削了!”

荀弋没有迟疑,点了点了一下头,说到:“你也是!”

“?!”

“咦!!”

“呀!!!”

“!!!”

谢辞突然从众人视野中消失了!!!

荀弋一伸手,想要抓住他,却抓了个空,只有他见到了谢辞在消失前一秒身体的变化。

如同迷蝶幻影。

“消失了!!!”

“他被法典吸收进去了!!”

荀弋还站在原地,指尖还残留着谢辞的温度,而身前人去楼空。

谢辞消失前,笑了。

是会心的一笑。

蝶愉神静静地悬在大殿上方,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谁都没有注意到蝶愉神。

“被封印了!哈哈哈!!”

“真相出来了,出来了!!”

其中有一个人拍手,其他人跟着拍了起来,大殿中一片掌声和欢呼。

三公主也是一惊,后背瞬间凉透,随之凉下去的还有她的心。

谢辞怎么会背叛纵横?!不可能!不可能!!!

但是他真的消失了!!!

秦真对三公主扬起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三公主他翻了个白眼,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谢辞。

“就是谢家叛变,不用说了,这下咱们也不用惩罚谢辞了,在法典里面,他有的苦受!”

“哈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呐!!!”

“这种人迟早会遭到报应!!”

法典还在上空旋转着,也没有合上。

谢辞觉得自己被一股强大吸引力拽另外一个世界。

睁开眼。

怎么又回到了现实世界?!

难道是,他哥真的叛变了?!

自己对法典说了慌?

不!

然而画面已经转到某一处陌生而熟悉的角落。

这个场景......

冷风夹带着经年往事的痛,不断的吹向自己。

这个场景,她再也不想来第二次。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高楼上,一个十分甜美的女孩,对她温柔甜蜜的笑到:“呵呵呵呵,就你,也配的上何川?他给你送饭送衣你不珍惜,我勾引他怎么了?你要是足够爱他,他会出轨吗?!”

说话的是她的闺蜜嘉禾。

这一天,是她意外发现自己的男友和闺蜜出轨的一天,也是自己从现实世界,被嘉禾推下楼顶的那一天。

在他和男友租的房子里。

她看见了两个身形赤|裸的人,交缠在一起,男人背对着她,像野兽一样轻吻着女人的脖颈,女人头发凌乱,被吻的仰起头,一副承受不住痛苦又享受的矛盾神情。

谢辞开门的时候,嘉禾看到了谢辞,她不但没有掩盖的意思,反而从容的对谢辞勾起一丝胜利的笑来,直勾勾的盯着谢辞。

谢辞从剧烈的震骇中缓过神来,竭力压制胃里强烈翻滚的食物,默然的关上了门。

她没有马上离去,而是在门口阳台边站了一会儿。

冬日,北方的天气寒冷而干燥。风刮来,似乎能蹭掉人一层皮。她迎着风,点了一根烟,在阳台边发了很久的呆。

“还是被你发现了,不过被你发现了也好,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何川一直不让,怎么样,震惊吧?”嘉禾抬手挠着凌乱的头发,有气无力的笑了一下,她只穿了一件衬衫,领口的纽扣,别的很随意,雪白的酥胸露出了一大片。

谢辞狠的吸了一口烟,抬手将烟灰抖落在阳台上。整颗心都在颤抖,没有办法直视眼前的闺蜜,这可是她大学三年,最好的朋友,镇定问到:“何川呢,他怎么不出来?”

“他,酒喝多了,折腾累了,就睡着了。”

“你......你们对的起我吗?”她忽然一把抓住嘉禾松垮垮的衣领,她要疯了!真的要疯了!!

如果嘉禾说对不起,也许她还会心软下来,选择不打扰,就此别过。

可是,嘉禾,没有道歉。

“呵呵呵呵”嘉禾整个人抽搐般的笑了起来:“怎么?想打我?”

“想!”谢辞咬牙切齿道。

嘉禾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像铁钳子一样。

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眼神突然变得凶狠起来,瞪着谢辞:“你活该!这都是你自己找的!!自己不知道珍惜!你觉得你要是真的很爱他,他也真的很爱你,他会出轨吗?!天天给你端茶送水,你却一直不冷不热,我都看不下去了!!觉得他太可怜了,我想帮他!!!我睡了他了,我睡了他了,帮你证明了他不够爱你,哈哈哈哈,你还不快感谢我?”

“你,真贱!!!”谢辞想抽出自己的手,却怎么都抽不出。

“你知道吗?我羡慕嫉妒恨你!你傻吗?你没看出来吗?!!”她很狠的摇动着谢辞的双手。

谢辞再也忍不住了,她讨厌憎恨这种背叛的感觉,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在一起了这么久的人,居然和她的朋友上了床!!

何川一直很稳重,没有人引诱,他怎么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但,引诱他的人是自己的朋友啊!!!

为什么是嘉禾?!为什么是嘉禾?!

她以为这种情节只会在电影电视剧里面上演,没有想到发生到自己的身上了!

谢辞猛的一口咬上她的手,嘉禾发出尖叫,但是她还是没有松手。

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只有墙壁被碰的咚咚作响。

谢辞被抵在阳台上。两个人胡乱撕扯之间,嘉禾猛地朝自己胸口一推。

“啊!!!”

在谢辞掉下阳台的时候,她看见了嘉禾在笑。

“救我!!!”

加速的下坠,毫无着落的恐惧,和蹦极没有两样。

心脏再次剧烈的跳动,仿佛要跳出了胸腔,强烈的眩晕感充斥着大脑,一阵急促的喘息之后,谢辞如梦初醒。

同时在眨眼瞬间,她已经坠落在了长阳殿大殿中央,那本尽言法典之下。

众人再次一惊。

“他!怎么又回来了?!!”

“法典出故障了?!!”

秦真右手拳头不禁握紧,心中想着怎么谢辞能够从法典中出来?!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他哥叛变的事?!

可是,流沙谷那场战役,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义父秦安将军,被北荒蛮人乱箭射死,倒在尸体堆上,被鲜血染的面目难辨。

乱箭穿身,扎的跟刺猬一样。

流沙谷的士兵,因为谢川的叛变,失去了领导的将领,节节败退。

无数尸骨,弃留在烂泥地,任北荒蛮人肆意践踏侮辱。

自己的义父是纵横国的镇军大将军,正因为他是纵横的镇军大将军,他的尸骨被蛮人辨认出来,头颅被敌军砍下,掉在蛮人边界线城门上吊了十日,被蛮子们嬉戏玩弄,当球踢!此等耻辱和痛怎么能忘?!

这一切,难道不是谢川叛变造成的?!他谢辞怎敢理直气壮站在大殿上,说一句不知道,然后就把他自己身上的罪孽都推干抹净?!不可能!不可能!!!

这时候,尽言法典书身剧烈抖动起来,法典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时强时弱,明暗交替,一时让人适应不过来。

国主身前两名侍卫连忙抬手扶着国主,拔出了剑,护在国主身前。

众人纷纷抬手遮掩,不断后退。

秦真也愣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护国主!!”三公主怔了一秒,向众人喊道。

“所言非虚!但,这、这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蝶愉神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费力,他不可思议的说到,虚幻身影随着法典灵光时隐时现,不停闪动,如同风中烛火,遥遥欲灭,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

荀弋扶起了谢辞,他眼中充满诧异,看着谢辞,好像在询问谢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谢辞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就在此时,尽言法典猛地合上的书身,金光收敛,整个大殿刹那间暗了下来,法典“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悬在上方的蝶愉神,身形也。逐渐透明,一双金色的羽翼,如同水中流沙,随着空气消散,他发出低低的笑声。

国主问道:“蝶愉神君,这是怎么回事?”

“这嘛!这自然要问你们的谢辞了!”蝶愉神转头,对着谢辞,对他说到:“看来,我方才并未看错!你、的确特别!”

蝶愉神像在打哑谜一样,所有人都听的一头雾水。

“那他到底有没有说谎?”

“自然没有!!哈哈哈哈!”

(太难了,寝室真的,不是码字的地方。但是又想窝在被窝,矛盾,呜呜呜。)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