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一章 老爷子的遗书
听书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老爷子的遗书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作者:半卷残篇| 2020-09-04 12:3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孙儿啊,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你爷爷我已经……先走一步了。

最近几天,晚上的时候,我都能够看到你太爷爷和爸爸来接我了,说要接我去天上享福了。

我总给他们讲,让他们再等等,等小歌你回来,我再看看你我再走。

但是今晚恐怕是不能再拖了啊,你爸跟我说,要见你以后可以再回来见,不能再等了,等到错过吉时了,就要遗害子孙了……

我心想这说得什么混账话,我说我不听,我偏要再等等,挺着这口气,等你回来,

但你太爷爷发话了,今晚就得必须带我走,我不想走恐怕也没办法了……”

廉歌看着这封来自他爷爷的遗书,看着身前门板上,他爷爷那张已经枯槁灰白的脸,强挤出一丝笑容,

“老爷子,你真是都要死了还不忘装神棍。”

笑着笑着,廉歌眼睛里便涌出了泪水,从脸颊上滑落。

“小歌,节哀顺变吧,人总会生老病死,老廉这也算是喜丧了。”

旁边的老村长拍了拍廉歌的肩膀,安慰了句。

“太叔公,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会。”

廉歌有些发愣地注视着门板上,已经失去所有生机的爷爷。

“想开点……”老村长说了句,然后顿了下,犹豫着又补充了句,

“小歌,老廉这已经去了,他就你这么一个后人,后事……现在是夏天,天气比较热。”

“我知道了,太叔公。”廉歌仍然沉浸在悲伤中,只是喃喃回应道。

太叔公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出了院子。

本来就剩一老一小相依为命,这下老的去了,就剩下小的一个了……哎……

……

老村长的叹息声在院子里消散,整个屋子里,院子里重新陷入一片死寂。

良久,廉歌的声音再次响起,

“老爷子,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再挺一下,这次我没准就能给你带个孙媳妇回来看你。”廉歌眼睛里涌出泪,脸上紧咬着牙关,笑着,

“这下好了,我媳妇没找着,你也没了。

你平时不是身体挺硬朗的吗,都八十岁的人了,还健步如飞,天天翻山越岭给人算命治病,我这才走了半学期,你怎么就……”

廉歌看着他爷爷已经僵硬的身躯,说着说着便再次沉默了。

拿起手里的遗书看了眼,廉歌走出了堂屋,走进了旁边他爷爷的房间,

看着这熟悉房间,他爷爷残留下的痕迹,一股更加强烈的悲伤感涌上心头,

“呼……”深呼了口气,廉歌强压下心底翻腾着的情绪,在房间里扫了一眼,

目光从书桌,床铺被褥上掠过,在床边一个玻璃罐子上重新停顿,

挪动着步子,廉歌走了过去,将这玻璃罐子拿了起来,放到书桌上,

“哗啦……哗啦……”

转了两圈玻璃罐上的塑料盖,打开了玻璃罐。

廉歌顺手从书桌旁拿过一个小刷子,同时将那张简短的遗书平铺在了书桌上。

用小刷子沾了些玻璃罐里无色无味,就像是纯净水般的液体,廉歌小心地压着这张薄薄的遗书,用小刷子将那透明的液体均匀涂抹在其表面。

做完这一切过后,廉歌收回了手,看着那张薄薄的遗书,静静等待着。

很快,遗书上的字迹消失,新的字迹却在纸面上重新显现出来。

当其上的字迹彻底完成变化后,廉歌将其重新拿起,浏览起来,

“哈哈哈……看来我孙儿也不傻嘛,还知道我会隐藏些话……”

看着这句话,廉歌虽然难掩心底的悲伤,但依旧会心的笑了笑。

这是从小到大这老爷子都喜欢玩的把戏,至于这隐藏字迹的方法,据老头说是祖上传下来的。

笑容收敛,目光下移,廉歌继续看了下去,

“……既然你太爷爷要带我走,恐怕我赖着不走也不行了,既然这样,我想着就给你留些话,多交代几句吧。

你现在看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是在我房间吧,看到那张八步床了吗?床上的枕头里面有张银行卡,密码是你爷爷我的生日,里面有你爷爷我招摇撞骗,装神弄鬼骗来的几万块钱,你大学还有两年,你自己攒着点用,应该就够你支撑到大学毕业。”

看着这些话,想着老爷子说这话时候的语气,廉歌不禁再次笑了,然后心底积蓄着的悲伤却更重了。

没有去翻枕头里的银行卡,廉歌继续向下看去。

凭借他对老爷子的了解,老爷子说话的习惯就是,前面的话肯定没有后面的话重要。

“……另外,你爷爷我要是死了以后,你心如死灰,就想待在家里当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看到那张八步床了吗?黄花梨的,你太爷爷传下来的,

你再抬头看眼,头顶上是不是有根横梁柱,祖上传下来的,金丝楠木的,你要是缺钱就抽下来,或者砍下来一块拿去卖吧。”

看到这儿,廉歌都不禁心里猛然一跳,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

便看到了一根作为房梁柱,横在房顶上,乌漆嘛黑的一根柱子,甚至表面还有些坑坑洼洼,有段时间,他曾经很担心这个柱子断裂,整个房顶塌下来。

结果……这么大一根柱子,是金丝楠木的。

“老爷子,爷爷……这根木头你是不是砍过。”看着那根组织上坑洼的痕迹,廉歌默默想到,同时不禁联想,这家里到底有多少东西是他不知道的。

在这之前,他就知道老爷子是个神棍兼赤脚医生,装神弄鬼有模有样,医术也不错,所以在这方圆几个村庄都算比较有威望,名望。

而据老爷子所说,他家祖上也是祖传神棍,不是算命的就是看风水的。

不过现在看来,老爷子这话就说了一半啊。

收回目光,廉歌继续看了下去,

“……对了,那横梁柱上的坑洼不是你爷爷我砍得,全是你太爷爷干出来的事儿。”

或许是猜到廉歌会怎么想,他爷爷在后面又补充了句。

看到这句话,廉歌不禁会心地笑了笑,

“……然后是最后一件事,你太爷爷守着我,让我给你留得话。

祖上老祖宗有留下来过一样东西,说是叫什么系统……就藏在八步床底下,那小箱子里,你要是愿意试试,就往上面滴一滴指尖血试试。

你太爷爷当初去的很突然,就给我送回来个这么个东西,让我往上面滴血,我年轻的时候少说试过十几二十次,没什么用,你要是愿意试试,那就试试吧。

好了,说起这件事你太爷爷就着急,说马上就得带我走了,孙儿啊,我走了。

我给自己挑的墓地就在村口左边,你太叔公田旁边,靠着山脚的地方,后有靠山,前有明堂,有风有水,风水不错,

对了……你爷爷我在外面招摇撞骗给你攒学费可能有点后遗症,要是别人找上门了,你实在不行就带着床和柱子走吧……”

纸上的笔迹越到后面愈加扭曲变形,可以看出写这最后几句的时候,老爷子已经体力不支了。

看完最后一段话,廉歌微微沉默了片刻,

才终于起身,朝着八步床走去。

“系统?不会是我想的那东西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