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我家夫人病好了 > 第357章 出言无状
听书 - 我家夫人病好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357章 出言无状

我家夫人病好了 | 作者:莞迩| 2020-02-13 19: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这小园子在外院的必经之地,说是园子,其实也就只是一块种了些花草的地,周围则是供人行走的游廊。

    卫芙和姜珩赶到的时候,圣上正站在小园子中央负手而立,头微微仰着,似是正在看着空中的那轮明月。

    卫芙和姜珩对视一眼,然后朝着景文帝的背影跪伏下去。

    “微臣见过圣上。”

    “臣妇见过圣上。”

    听到声音,景文帝这才转过身来,淡淡地道:“平身吧。”

    虽然这里是镇国公府,按说卫芙和姜珩才是主人,但普天之下皆为王土,圣上,他才是这景朝真正的主人,自然也是这镇国公府的主人。

    卫芙跟着姜珩站起身。

    作为命妇,卫芙自然是见过圣上的,不过次数极少,而且还都是远远的见着,像今日这般近距离与圣上接触,却还是头一回。

    事实上,从卫芙的本心,她是不想出现在圣上的跟前的。

    想要在圣上这种见惯了各种人的人跟前隐藏自己,这本就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若是一个不小心叫圣上看出她是装的,说不得就是一个欺君之罪,卫芙自然是竭力想要避免这一点的。

    不过,如今圣上来了镇国公府,卫芙是镇国公府的女主人,她又如何能不前来拜见圣上呢?

    这也是不得不来。

    心里想着这些,卫芙的神情愈发的温顺,头也更低了几分。

    景文帝的目光只在卫芙的身上略扫了一眼,随即便看向了姜珩:“朕今日心中有些烦闷,一时心血来潮,才想到爱卿这里走一走,没打扰到爱卿休息吧?”

    姜珩自然不会说“是”。

    “圣上大驾能至镇国公府,是姜家所有人的荣幸。”姜珩沉声道,“圣上,如今虽是夏日,夜间却也有几分森寒,不如圣上随臣入内小憩?”

    景文帝摇了摇头:“不必,朕只是想随意走走而已,在你这里呆上一会儿就要回宫了,何须如此大动干戈?”

    虽是在镇国公府,但作主的还是景文帝,他既已如此说了,姜珩便也只能遵守了。

    景文帝道:“福安和汝南侯世子这事……你们都知晓了?”

    卫芙微微一动。

    景文帝说的“你们”,那显然就不仅仅只是在问姜珩。

    是以,卫芙也跟着姜珩一起点了点头。

    “今日长宁和汝南侯夫人都入了宫,汝南侯夫人还将汝南侯府的金收铁券都拿了出来,道是一定要替汝南侯世子讨个公道,朕……已经允了。”景文帝道。

    今天宫里发生的事,姜珩其实已经得到了消息,也说与卫芙听了。

    不过,他得到的消息,也只是大略的,当时殿内到底发生了什么,汝南侯夫人又是用了什么法子才让景文帝答应了要给宁辉一个公道,这却是姜珩所不知的。

    也正因为如此,姜珩和卫芙听闻这个消息所露出的惊讶,自然也就是再真实不过的了。

    见着二人这般惊讶,景文帝心头莫名的就放松了些许。

    随后,他摇了摇头:“汝南侯府的后人这些年来越发的不成器,倒是这汝南侯夫人,行事竟然还有几分果决,金书铁券……”

    不同于景文帝、姜珩这些男人的心态,卫芙是女人,对于女人的心思自然更容易猜测,她只将汝南侯夫人的此举略略一想,就大概明白了汝南侯夫人这样做的原因。

    就如景文帝所说的那般,汝南侯夫人行事也确实有些果决。

    不过,卫芙猜测,汝南侯夫人之所以能这般果决,大概也是因为宁辉被废了,她是彻底的没了指望。

    若宁辉不是成了个废人,而只是受了伤,哪怕是受了重伤,汝南侯夫人都绝不可能如此行事,甚至在这件事上,还极有可能选择息事宁人。

    但凡是对于未来的日子还有些指望,她又岂会行如此之事,甚至是冒着触怒了圣上的风险,拿了金书铁券去换一个公道呢?

    姜珩想了想,道:“汝南侯夫人行事着实有些荒唐。”

    听闻姜珩此言,景文帝笑了笑没有说话,然后目光却是落到了卫芙的身上,话锋一转,道:“听闻镇国公夫人行事向来不羁,便是在皇后面前亦时有惊人之举,怎的如今却是连话都不说一句了?”

    卫芙没有想到,景文帝会点了自己的名,心中微微一惊,但很快也就镇定了下来。

    她有些怯怯地抬头看了景文帝一眼,但很快就又低下了头,讪讪地道:“圣上天颜如此神武威严,臣妇见之心中实在有些生怯……”

    听卫芙如此老实的将自己心中的畏惧说出来,景文帝倒是不由笑了一声,接着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轻快了一些,似是心情也跟着明朗了些。

    “那你在皇后面前屡次放肆,又是为何?”景文帝道。

    “回圣上的话,那不是因为皇后娘娘向来和蔼吗?”卫芙道,“圣上,您今日,难不成是来秋后算账的?”

    话说完,被姜珩瞪了一眼,卫芙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将头埋得更深了。

    “圣上,内子出言无状,还望圣上恕罪。”姜珩道。

    景文帝闻言似笑非笑地看向姜珩:“素闻爱卿惧内,如今看来也不尽如此嘛。”

    不过,话虽如此说,景文帝自然能看出来姜珩言语中对卫芙的维护,惧内之言也许不实,但镇国公对于镇国公夫人,却也确实看重。

    景文帝的心里生出这样的念头。

    他又看向卫芙,“行了,今日不管你说什么话,朕都赦你无罪,如此,能好好的说话了吧?”

    一听这话,卫芙面上一喜,便是头也往上昂了几分。

    景文帝见状,想起关于这镇国公夫人的那些往事,不由有些失笑,嘴里却是问道:“朕已经允了汝南侯夫人要给宁辉一个公道,你觉得……朕要如何给这个公道?”

    卫芙顿时就来了劲儿,让人只从她的面上就能看出她此刻的心情。

    本就与长宁长公主不睦,这会儿还得了圣上绝不怪罪的话,那可不就得抓紧了机会给长宁长公主和福安县主上点眼药?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