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儿不是唐僧 > 第五十四章 凯旋,封赏

第五十四章 凯旋,封赏

我儿不是唐僧 | 作者:白日会做梦| 更新时间:2019-05-15 19:3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凯旋!

    一路看尽春风细雨,左骁卫大军于四月下旬返回长安。

    因为是得胜归来,殷开山没再带着兵马从东门进城,而是遵照传旨内侍的意思,绕过小半个长安,来到了正南面的明德门前。

    “恭喜郧国公,此番出征又是一场大胜。”

    明德门外五里,代表天子相迎大军的是陈骏在尚书省有过一面之缘的裴寂。

    裴老头此刻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殷开山同样笑容满面。

    “劳烦仆射相迎,老夫可是不敢当,不敢当呐。”

    “这是哪里的话,你我本就是旧识,我不来接你,谁来接?”裴老头打趣回话,同时望向殷开山身后。

    只望了两眼,就在一堆将军里头找到了仅仅只有校尉军职的陈骏。

    两人四目相对,裴寂眼底释放出几许善意,而陈骏则是干笑着稍稍颔首。

    这老头,竟然已经穿上了左仆射的朝服!

    大军出征在外,就这样把李元吉给撸了?

    就算知道李渊是担心两个儿子回来,肯定会对扶持裴寂上位形成阻力从而先行布置,陈骏也不禁在心底诽谤。

    堂堂大唐天子,这胸襟和手段也太露骨了点。

    要不要这么明显?

    虽然心底对此事多少有些自己的看法,但陈骏没有当面说出来,默默的跟着大军在欢庆的长道行进入城。

    望着周围的欢迎阵势,陈骏倒是明白裴寂为何可以讨天子欢心。

    这老头,很会来事。

    从明德门穿过进入朱雀大街,两边坊门处同样挤满了人。陈骏不清楚这究竟是自发的还是裴寂组织的,但看着倒是很像那么一回事。

    沿着朱雀大街笔直往前步入皇宫,裴寂才对殷开山说道:“陛下此时正在东堂,命你带着李道宗、陈骏二人前往觐见。”

    殷开山略微颔首,随即对身后将士吩咐了一句,嘱咐麾下兵马先行回左骁卫营,自己则领着李道宗、陈骏二人继续往里走。

    裴寂这时没有跟着一起凑热闹,独自一人返回尚书省。这也是他的精明之处,知道什么时候该上前,什么时候该回避。

    李渊没开正殿,只选择往常小朝会所用东堂接见殷开山三人,摆明了就是有事说事的态度,他裴寂又没随军出征,跟着过去毫无意义。

    皇城陈骏之前就来过几回,但宫城却是头一回进。前世陈骏去过故宫,然而此刻进入宫城望见前方的太极宫,却是有另一种感受。

    没有太多的雕龙画凤,但他以目力看,太极宫要比故宫更加挺拔,而紧闭不开的太极正殿大门,也要比故宫太和金銮殿要更为宽厚。

    从感官上来说,陈骏觉得眼前太极宫更显磅礴大气。

    陈骏带着几分游客心态东张西望,殷开山与李道宗倒是这地方的常客,很自然的走在前头,领着陈骏缓缓绕过正殿,来到了侧面东堂。

    走上东堂台阶,陈骏并没听到有内侍太监说什么宣谁谁谁进殿,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内卫注视下进入厅堂。

    东堂虽说只是李渊平日处理政务,开开小会的地方,但整个大厅却是立着十六根大柱,面积不下好几千平米。

    此时大殿前沿,坐着的便是当朝天子。

    脸型有些消瘦,精神却算得上饱满,没穿华丽龙袍,可就是那一身常服穿在他身上,依旧有一番肃穆威仪。

    “或许,这就是天子气概。”

    殷开山、李道宗没有弯腰屈膝,陈骏自然是十分大胆的直视前方。等殷开山在殿前站定,他才跟着停下步伐。

    两世为人初次面见天子,他只能有样学样。

    停步,整理衣角,躬身。

    行拜礼。

    “爱卿请起,赐座!”

    大殿前端,跪坐于案后的李渊稍稍抬手。立刻便有内侍搬出垫子放在一侧,示意三人可以跪坐。

    嗯,这时候椅子还停留在胡凳时期,很多人家里都有,但不登大雅之堂,更不会搬到大殿上来。

    李渊是跪坐,殷开山、李道宗、陈骏也只能跪坐。

    等三人入座,李渊开口便是询问战况。

    殷开山作为行军总管,自然是要一五一十的回答,从出征时日、消耗、兵马折损多方面,为李渊讲述这一场大战。

    当然,具体的也就是说个大概数字,详细数据会通过兵部和尚书省回禀。

    等殷开山说完,李渊才不经意的提了一句:“那乱贼刘黑闼,可一并带回来了?”

    听着李渊好似无意的询问,陈骏觉得他这皇帝演戏也是够累。明明这才是李渊最想问的内容,偏偏要耐着性子听殷开山扯东扯西。

    殷开山当即回道:“此人暂被押往左骁卫大营,还等陛下处置。”

    “押出来吧,送去大理寺。”

    李渊依旧是随口一说,很快便将目光转向陈骏:“前方战报朕早已收到,方才又听开山细讲了许多,状元郎无愧我大唐俊杰,此番护大军过太行,救洺水败神僧,设伏兵擒贼首,足以证实大唐重开科举辟士实乃一国求贤之根本。”

    夸完了陈骏,紧接着自然是夸李道宗,对于自己的亲侄子,李渊心底更加满意,当下直言李道宗从战多年,如今也才刚及冠便已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其功卓著可比曹魏任城王。

    听到这句话,坐在一旁打酱油的陈骏顿时明白。这次回到长安,李道宗的爵位肯定不会再是区区郡公,很有可能要凭战封王。

    果不其然,李渊挨个把三人夸完一遍后,直接开口:“屯骑校尉陈骏,上前听封。”

    “臣在!”

    陈骏见李渊居然自己开口封赏,虽然奇怪为啥不是旁边太监代劳,但还是带着几分激动和期待出列。

    李渊定神看了眼陈骏,随后才缓缓开口:“屯骑校尉陈骏出征河北,破突厥之阴谋,救洺水于危难,献计设伏擒拿贼首刘黑闼,几番功劳可鉴忠心。朕亲授你兵部右侍郎之职,兼任左骁卫豹骑中郎将,加封彭泽县子爵,食邑百户,赐田十顷,安邑坊子爵宅邸一座。”

    一番褒奖赏赐脱口而出,绕似陈骏还算定力不错,也被李渊的这些赏赐给砸的有些头晕目眩。

    官位,职位,爵位,一个都没落下,就连封邑都是实封。

    最关键的是,还赠送一处长安安邑坊住宅。

    安邑坊陈骏之前可是经过好几次的,北面正对东市不说,距离朱雀大街和东门都挺近,妥妥的好地段。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