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的钢琴有诈 > 570. 另类的第一次初体验
听书 - 我的钢琴有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570. 另类的第一次初体验

我的钢琴有诈 | 作者:巴赫不爱练琴| 2020-09-16 14:3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近来一个月秦键时常会做些花花绿绿的梦,这春天也已过,每每一场大梦后的初夏清晨总会让人在醒来后还延续着一些燥热。

梦里的他总是很主动,梦里的女主人公也各不相同,最可耻的是他昨天梦见了飞机上的那个搭讪女孩。

一定是最近太累而导致,应该再适当放松一下才好。

秦键揉了一下左眼,打着哈气从床上爬了起来。

“早安,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就睡着了。”

给段冉解释了一下昨晚为什么突然没有动静之后,秦键几步推开了二楼的窗。

迎面而来的淡淡海风夹杂在院落里的琴弦的击打声,让他清醒了不少。

今天是个好天气。

一楼卫生间里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秦键刚来到食堂,就看见老酒保穿着泳裤,露着半身凶狠的体毛,也来到了食堂,手里还抱着个黄色的游泳圈。

秦键:“早,大爷,您这是一早去游泳了吗?”

“是的,要不要明早一起。”老酒保发出邀请。

“再说再说。”

秦键从众多食盘中选了一块大麦做的酥饼,在老酒保的推荐下搭配了一瓶当地的蔬菜汤。

一顿早饭吃的还算舒服。

早饭过后,秦键挥别了老酒保直接来到了那间昨天没有进入的大厂房。

一进门,和他昨天料想到的情景差不多,只是眼前的所有钢琴都变成了古钢琴。

整个空间里都散发着木头的香味,一台台成品或半成品的乐器按照组装程度的不同整齐的摆放着,男工女工们各负其责的忙活着自己手里的活儿。

秦键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他一路打量着来到了同样在一台古钢琴前忙碌着的廖林君身旁。

秦键:“早,林君姐。”

廖林君扭头上下打量了秦键一眼,“昨晚睡的还好?”

“好。”秦键说着绕道廖林君对面想看看对方在捣鼓些什么。

廖林君在将一个琴钉上紧之后,拿起腰间的手巾擦了擦手,接着带着秦键参观起这里。

每走过一台成品琴,她都会为秦键介绍一番。

“这一架是仿照17世纪的钢琴制式仿造的古钢琴,贝多芬童年阶段就是使用这样的琴。”

一台棕红色的古钢琴前,二人停了下来。

秦键扫过琴键心中生疑:“只有63键?”

廖林君点头,“现代钢琴的尺寸制式都有依据的统一标准,而古钢琴生产的年代还不存在一个绝对的标准,因此不同型号品牌之间的钢琴都会有很大的差别,甚至连琴键的大小长短和数目都不太一致。”

说着,她带着秦键走到了下一台古钢琴。

一台深棕色的钢琴。

这台琴看起来比刚才那台琴的尺寸大一些,秦键数了一下,这台琴有75个琴键,比刚才那台琴多了一个八度。

廖林君接着介绍道:“这台琴是按照18世纪维也纳宫廷中常见的古钢琴仿制的,回头你可以在这上面试一试莫扎特,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发现。”

一圈逛了下来,秦键算是大开眼界,得说半个上午的时间让他重新认识了古钢琴。

他从来没有想过古钢琴的历史中也有如此多的讲究。

...

午饭过后,廖林君带他来到了一个安静的房间,房间里有两台钢琴。

一台棕色的古钢琴,一台黑色的kawai现代立式钢琴。

“来吧,试试吧。”廖林君指了指那台古钢琴说道。

秦键坐了下来,听了一上午的历史课,他也早就想试一试了,虽然不清楚对方安排这种课程的意义,不过多一种学习尝试也是很好的学习过程。

习惯性的抬说落指。ok作文网

肖邦c大调练习曲应声而起。

只是下一秒刺耳的极速琶音让整个房间内的气氛变得都极不和谐了起来。

秦键忙收手看向廖林君。

廖林君的笑像是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幕,轻声说道:“不要这么着急,你可以从音阶开始尝试。”

秦键点头,有了刚才的教训,他这次连速度和力度都放轻了不少。

随着他再次的双手落指。

丁零丁零的c大调音阶整齐的排列而出,一种完全不同于现代钢琴的声音响起。

有点像弹拨乐器,类似于西塔琴的拨弦声。

细细体味着,演奏中的秦键也感受到了一种不同的触键感觉。

一遍弹完他又继续弹了一遍。

渐渐的,在演奏过过程中,秦键似是为了找到更舒服的触键感觉和更好的声音,他的左臂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一点点降低。

这一幕自然也是被一旁的廖林君看在眼里,心中感叹于秦键对于钢琴乐器的确有着某种自然的天赋,另一方面她也等待着秦键下一步将会如何继续来演奏。

作为这台琴的设计者,她自然明白古钢琴的演奏和现代钢琴的演奏有着巨大的区别。

只是在此之前她什么都没有说,她希望秦键通过自己的方式来接触古钢琴,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自我发觉的过程。

暂时触摸到了一点小小窍门,秦键找到了一丝发现。

又一遍c大调音节演奏结束之后,他结合着上午廖林君的讲解,提出了自己的体验发现:“林君姐,演奏古钢琴的时候手臂的平衡似乎很重要?”

廖林君一笑,“问题的关键你已经找到了,今天下午的时间你就呆在这里研究吧,不过晚上7点之前你得来吃饭,顺便谈谈下午的收获。”

说罢,廖林君留下了一把钥匙就离开了。

廖林君走后,秦键继续捣鼓了起来。

第一次的初体验让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淡淡兴奋感,他很期待解锁一些更富有趣味性的东西。

比如将手指发力的位置和角度再进行一些调整,是不是能从对方的声音中得到一种不一样的回馈?

多做尝试总是有益无害。

秦键再次抬手。

指落声起。

耳边的声响再一次把他带入到了一种奇妙的境地。

...

美妙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一个下午的时间,秦键没有进行任何曲目的练习,除了思考外,他剩下的时间基本都用在了音阶与琶音的练习当中。

适当的加入了一点肖邦的手位公式后,他又有了新的发现。

“如果在演奏的过程中不小心将手臂抬起,琴声就会突然停止。”

就这一发现,他打算一会吃饭的时候和廖林君好好探讨一番。

锁门离开。

此时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整个小镇都在一种雾蒙蒙的氛围下,显得格外幽静。

木墙外,远处偶尔传来的嬉笑欢闹声似是正预示着小镇居民们也已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准备开始傍晚的休闲与娱乐。

秦键活动了下肩膀,正准备朝着食堂走去,转眼间,西向的小路上。

一对身影也在缓缓走来。

老阿萨德走在前面,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拄着拐杖的青年。

夜幕降临前,青年的表情还带着一丝恬静。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