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獒唐 > 第五零零章 你特么在逗我?
听书 - 獒唐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五零零章 你特么在逗我?

獒唐 | 作者:苍山月| 2019-06-25 10:3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吴老十!!你给老子滚回来!!”

    “......”

    .....

    只听院中一阵凌乱的急跑之声,就再没了声息。

    本来嘛,对于吴宁的怒吼,吴启自然不会真就傻傻回去面对他九哥那张臭脸。

    而房中的吴宁,对着空空的屋子、紧闭的房门,除了怒气难平之外,就只剩下满腹失落了。

    忽地想起论语之中的一段名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可是,这特么......可是皇位啊!

    这玩意谁不想要?还有往外推的?

    吴宁觉得,吴老十确实是被他给惯坏了,找个机会,得好好教育教育,给他灌输一点皇权的魅力。

    缓缓地坐了回去,借着厅中寂静,吴宁把吴老十的事暂时放到一边,琢磨起眼前更急的一件事上。

    那就是——老太太的“二柱子”,也就是刚刚武承嗣特意跑到他这儿来,说的那个奇观。

    “这个才是燃眉之急啊!”

    吴宁自言自语,发起愁来,“该怎么办呢?”

    这事还真难办。

    首先,钱荒的大问题急需朝廷通过大型工程来向民间输送钱财,以保障大周的金融体系不至于崩盘。

    而在这么急的情况下,似乎除了再造天枢大柱,也没有了别的选择。

    但是,问题来了,就算刨去老太太对“奇观”的执拗引来的争议,别忘了,那边的“大柱子”可还没开始拆呢啊!

    这边“二柱子”就要往起立?

    合适吗?群臣怎么想?百姓怎么看?

    所以,现在的矛盾就在于,大工程得搞,这个钱要花出去,但是又不能花得太过荒唐,惹来民怨。

    那么,不立“二柱子”,能干什么呢?

    吴宁一想,更是为难。

    在这个时代,朝廷往出花钱,无外乎就那么几样儿:

    建奇观、修宫殿、垒长城、造运河,再加一个用兵打仗。

    这要是换了其他任何一个时期,以上那几样,多少钱都能给你花出去。

    可偏偏是现在.....

    掰着手指头数一下哈:

    奇观是肯定不行的,虽然老太太及其热衷。

    造宫殿.....

    前有大明宫,之后老太太当政又修了白马寺、清阳宫、明堂、天堂等等一系列的大型建筑,老太太差不多把洛阳和长安的皇宫都翻新扩建了一遍,实在没有可下手的地方了。

    修长城?

    不行。长城现在是大周的内城墙,修它一点意义都没有。

    挖运河?

    呵呵,让隋炀帝那家伙抢了先。

    那就只剩一项用兵打仗了。

    可是,还是不行!

    黑齿常之眼瞅着就把吐蕃拿下了,放眼中原四郊,除了一点边边角角,没地方打了啊!

    真没了!

    东边是大海,南边是大海,向北已经快进北极圈了,向西都到阿拉伯海边儿了,还上哪儿打去?

    琢磨了一宿,勉强想出几条可行之计,第二天应武承嗣之邀,吴老九只能是硬着头皮去见老太太了。

    ......

    ————————————

    “你来做甚!?”

    武则天一见吴宁,就是眉头一紧。

    现在,老太太对吴老九出现在这里可是不太感冒。

    一来,昨天那个场合,本应是亲儿子出风头,结果却让这个假儿子占了先,心里不爽。

    二来呢......

    老太太这正和天监的礼官,还有工部的官司员,商量着天枢二柱子的规格,力求比洛阳的大柱子更加宏伟壮观。

    这个时候,武承嗣带着吴老九来见,老太太本能的就知道不好。

    心说,这个混蛋小子,不会拆了老娘的大柱子,现在又打起二柱子的主意了吧?

    所以,心中立时就警惕了起来。

    而吴宁......

    吴宁一窘,心说,这老太太脑子还是灵光哈,一点都没老糊涂,居然一眼就看出他是来搅局的。

    看着武则天全心戒备,如临大敌的样子,得,早前准备好的说辞却是用不上了。

    吴宁也是光棍,咧嘴一笑,也不绕弯子,“听说陛下要在长安重建天枢,微臣这不就来了嘛!”

    “嗯?”老太太心下果然。

    “你要说什么?”

    “昨日可是你这个户部侍郎亲口告诉朕,要朝廷举重财,反哺于民的!”

    “怎么地?你......你要反悔?”

    “不反悔!不反悔!”吴宁依旧淡笑,“在陛下面前,微臣哪敢浪言。”

    “只不过......”吴宁话锋一转,“这重建天枢,不但要天官依礼制出谋,工部拣选能工巧匠营建......”

    “陛下忘了?当然还要户部拨调银钱嘛!”

    ∠衷诰涂陕蛭褰铮 br />
    “而香料,他们远道运来,也可辩称价高,不接受低价钱买,只依原价折算易物。这样一来,我们又要亏上一笔。”

    在这个没有国际贸易体系保障,没有货币兑换的时代,吴宁根本不用讲什么货币升贬与外贸的关系,只举一个简单的商业逻辑,就把老太太惊出一身冷汗。

    要知道,后来的清明,就是因为外贸上吃的大亏,被逼得只能封关禁海。

    “那子究以为如何是好?”

    ∈眨酶髦萆媳ǔ俏袷登椤5绞保忝腔阕苤螅们橹匦蕖!br />
    看向吴宁,“第三件呢?”

    “这第三件....名曰:西部大开发!”

    吴宁张嘴就来,什么西部大开发,其实就是之前和老太太说的那个开辟三大粮仓的那个事儿。

    现在,东北和川黔两地已经开始了,唯独西域那块地还没动静,毕竟不是自己的地方。

    以前说是从长计议,不过现在来看,吴宁觉得是时候了。

    毕竟,无论派兵占领、镇守,还是派人去开发,都是要花钱的嘛。

    把这一条建议详详细细与武则天说了一遍,武则天心说,这个也是应该!毕竟关系到西在的一大粮仓,对中原地区有战略性的意义。

    而吴宁见老太太沉思不语,心知差不多了。

    出言道:“以上三条,就是微臣与太子殿下彻夜不眠想出来的法子,不知陛下有意施行哪一条呢?”

    “嘿嘿!!”

    吴宁那边刚说完,武承嗣就笑出了声儿,然后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武承嗣美啊,他就算是个呆子,也看出来老太太是真重视了。

    而穆子究.....

    他娘的!!以后谁再和他这嚼舌头,说穆子究就是吴宁,他第一个不信。

    吴老九?吴老九有这么够意思吗?

    吴宁几次提起,这是和他一起想出来的,这是在老太太面前露脸啊!是给他攒功啊!

    他太谢谢穆子究了。

    够意思!绝对的够意思!

    也随着吴宁躬身下拜。

    “仓促了些,暂时也只有这草草三策,不知哪条能入姑母的眼呢?”

    言语甚是得意,顺便在心里又感谢了吴老九好几遍。

    武则天想了半天,最后......

    “朕三条都要!”

    好吧,这老太太也是够贪的。

    没办法,这三条,哪一条都极为有用,凭什么只能施行一条?

    老娘当然三条都要。

    吴宁一听,登时大乐。

    对嘛,这才是圣君明主应该有的魄力嘛!

    “如此甚好,臣替万民谢过陛下英明!”

    说完,大拜及地,甚是真诚。

    把老太太弄的都不好意思了,心里那个美啊!

    干嘛啊,主意是你出的,这就...都算朕头上了?

    笑道:“子究与太子为朝为民鞠躬尽瘁,当属首功啊!”

    此言肺腑,绝无半点虚伪。

    吴宁更是激动道:“陛下谬赞!我等万不敢怠慢,这就回去筹划,力求尽早落于实政。”

    武承嗣也是赌誓发愿啊,附和吴宁,定不叫女皇失望!

    “好好好!”

    老太太连叫三好,着令二人退下。

    然后.....

    然后吴老九退走之时,一顺手,就把天官老道士,还有工部那个官员,一起划拉走了。

    “......”

    武老太太看在眼里,先是一愣,随后就不干了。

    你当我瞎啊!?我二柱子的事还没讨论完呢,你把他们两个叫走干什么?

    “天官与工部爱卿,你二人留下!天枢尚有未明之处,需再议。”

    “遵旨!”

    那两位哪敢不从,溜溜的就回来了。

    本来武承嗣美滋滋的都走到殿门口儿了,突然发现不对。

    那两位回去了,怎么穆子究也回去了?

    只见吴老九往殿中央那么一站,一脸的疑惑:“天枢?什么天枢?”

    好像刚刚让老太太建一圈柱子的那个人就不是他一样。

    武则天也是愣了,心说,这孩子怎么了?刚说完就忘了?

    但是,鉴于吴宁刚刚表现不错,老太太还是和声笑道:“子究怕是太过劳累了啊?”

    “刚刚不是说,在长安重建天枢,子究不是还同意了吗?”

    “哦?”吴宁做恍然状,“那个天枢啊....”

    随之眉头一拧,看向武则天。

    “陛下....还要建天枢?”

    武则天更懵,发现有点不对劲。

    “不是说好的吗?”

    “刚才是说好了。”吴宁慢条斯理,“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武则天:“有什么不一样?”

    吴宁萌萌哒:“没钱啊!”

    “没....”

    老太太没噎死,瞪眼道:“你刚不是说,建一圈都行吗?”

    吴宁无辜,“那时候有钱啊,可现在没钱啊!”

    “那钱呢!?”

    “沿海特区、城乡改造、西部开发......”吴宁掰着手指头一一列举。

    最后一抬头,“都花了呀!”

    “花......”武则天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噎死。

    “你.....”指着吴老九,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你个小兔崽子,原来......

    原来特么在这等着我呢!?

    瞪圆老目,你!!

    你特么在逗我!?

    ......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