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石陨 > 第三百六十章头铁方显真性情蛮力莽出一片天
听书 - 石陨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三百六十章头铁方显真性情蛮力莽出一片天

石陨 | 作者:超合金馒头| 2020-02-10 16: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李刚的破袭弹并没有命中神恩之民,毕竟他只是对着大概的位置丢的,目的是打草惊蛇,本身也没有期望运气好到刚好命中。如果神恩之民不现身,他还打算向那个位置多丢几发。

    由于刚为小伟进行元力灌输不久,上午的战斗中也有大量元力消耗,再加上他为了熟练衍生刚衣之爪的使用长时间保持元力爆发状态以维持霸王刚衣,还有刚才那一顿消耗巨大的球乱舞,就算李刚的元力远超寻常进化者,此刻元力也快见底了。从这角度来说,神恩之民选择的这个袭击时间还是挺正确的。至少在他们情报中应该是最强战力的人此刻元力不足,失去了这个威胁,作战成功率极大提升。

    神恩之民们的情报来源就是凶力,他没被豆腐花拦住,顺利逃了回去并向他们的王报告了遭遇李刚一行的经过。神恩之民被旧世遗民打败,这是奇耻大辱。然后就有了这次报复式袭击。找到李刚等人所在也真不困难,只因他们离开森林时留下了大量痕迹,哪怕是瞎子都能一路跟过来。

    袭击者也不是泛泛之辈,毕竟连有着“最强”之名的凶力都败退,神恩之民自然不会派弱者。这些人单独一个可能不及凶力,但联合起来力量毋庸置疑。并且还选择了合适的奇袭时间,天时地利都有了,人合不合就不好说了,如果活死人也算人,那还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齐活。

    面对袭来的神恩之民,李刚首当其冲,守护者之剑斜指地面颇有“一剑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只见他迈步屈膝身体前倾,随后脚下发力地面爆碎,整个人直接弹射起步,身急如电。

    虽然还隔着一段距离,李刚气势汹汹的身影依然穿过昏暗的夜色映入神恩之民的眼中。而神恩之民们也没有坐以待毙,在现身的下一刻便无所顾忌的向营地飞奔而来。他们似乎是打算刚正面,可与之前偷偷摸摸的突袭完全不同。

    前方李刚和神恩之民间的距离急速缩短,后方的人也没有闲着。

    刘珊珊周身疾风骤起,无数风刃凝聚并紧随李刚之后飞向敌方。她有意避开李刚方位,避免李刚背后挨刀。

    袁萍双手持刀在营地前方严阵以待,她没有随李刚前进迎敌,因为她觉得李刚也没法凭一人将对方全部拦住。或者换句话说,即便李刚再强,敌人也不会傻到逮着一个人死磕,必定会袭击后方。守在这里等敌人上门一劳永逸,更重要的是钱小菲和方洛需要她的保护。实际上袁萍保护没有近战能力的钱小菲和方洛,由金天诚主力输出,是他们这支四人小队的惯用战术。然而今天连金天诚也没有离开,而是全神戒备的立于原地。与此同时他身体也急速变化,双臂伸长过膝、粗如岩柱,皮肤也化作龟裂的岩石,这就很搭了。此外金天诚的眼睛变大,并不是那种萌萌的大,而是很惊悚的变大。他眼睑和眼白消失,双眼如两只琥珀色的椭圆形水晶嵌在脸上。若近距离仔细看,还会发现这双眼由无数六边体构成,与昆虫的复眼如出一辙。

    方洛守在重伤昏迷的钱小菲身前,双目一片茫然,似乎在用精神力感知敌人,又好像在酝酿着什么技能。

    前方李刚与神恩之民的距离迅速拉近到二百米左右,还不等李刚放两句厥词给自己撑撑场面,他身前地面突然射出无数粗大的岩柱,并且岩柱出现同时自身也不断分裂出更多岩刺,地面犹如在瞬间盛开了一朵由岩刺交错而成的花朵。而这花朵却并不美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李刚一头撞进岩刺之花,霸王刚衣为他抵挡了所有岩刺攻击,这也让李刚的元力消耗急剧增加。更让李刚意外的是他发现这些岩刺竟然还带有追踪功能,自己就像吸铁石一样将不断生出的岩刺吸到身上,每一秒都要承受成百上千次的攻击。这种攻击密集程度,用狂风暴雨形容都算是含蓄。也难怪霸王刚衣的元力消耗急剧增加,这给他原本就所剩无几的元力雪上加霜。

    同时刘珊珊的风刃也随后赶到与岩刺之花发生密集碰撞,无数岩刺被风刃砍断,但随即有更多的岩刺生出填补,仿佛无穷无尽吞噬一切。

    霸王冲!

    伴随“嘭”的一声巨响,岩刺之花从内向外,面向神恩之民的一侧直接被爆碎,左手手掌前伸的李刚面前为之一清。还不等他拥抱星辰顺便收割下预想中来自神恩之民的惊异神情,一颗太阳...不对,是一颗直径三米开外的赤红色火球迎面砸下。

    在李刚的感官中,这颗几乎是糊到脸上的大火球像极了太阳。

    想飞上天~

    和太阳肩并肩~

    ...

    李刚脑海里不知怎的就窜出了这歌词,但他手中的大剑却毫不迟疑的向炽热的火球挥出,同时将所剩不多的元力凝聚于剑刃并发动光刃斩。他要将这颗大火球一分为二。

    凝聚了李刚剩下几乎所有元力的月牙形光刃斩随剑飞出,下一瞬便与已经几乎砸到他脑袋上的大火球相遇。

    然而李刚预想中逼格满满的一分为二没有出现,当光刃斩与火球相遇的刹那,火球一触即炸。

    轰!!!

    “你大爷!”

    爆炸的巨响将李刚充满不甘与悲愤声音淹没。

    飞奔而至的神恩之民一分为三,左侧一人,右侧两人,分别绕过爆炸向后方众人袭去。另有两人却是停下,似乎要确认李刚的死亡。当然,有了凶力情报的他们自己也不相信能打残凶力的强者会这样就被解决,不然也不会留下两人。验尸可用不到两人。

    “李刚!”后方刘珊珊看到李刚被爆炸吞没,惊叫一声,但随即逼近的三道身影令她无暇他顾。她心里也不相信李刚会这样被干掉,毕竟连重能粒子集束射线炮都没轰死他。

    爆炸造成了一个直径十米多大焦土大坑,坑的边缘甚至有因高温产生的琉璃化现象。

    坑底部,李刚大剑横于身前,以防御姿势站立。

    李刚确实没被炸死,但因为最后的光刃斩耗尽了元力,身上的霸王刚衣也没了,所以此刻衣衫褴褛、浑身冒烟的他非常狼狈。若不是还有比较耐高温的贴身软甲,李刚现在该成为天体星人了。但在这种剧烈的爆炸中,高科技软甲也无法承受,上身部分已经残破不堪,直接耷拉在腰上,李刚几乎赤膊。好在爆炸是从上方来,加上李刚的有意防御,裤子破了些,还在。但他的头发就惨了,几乎全部烧焦,此刻还冒着烟,好像被点了香。

    李刚随手抹了把乌漆嘛黑的脸,还不等在这灼热且尘烟蔓延的坑底看清情况,一股清凉从脚上蔓延,瞬息之间将其全身包裹,为灼热的身体带来无比舒爽以及窒息!

    直径四米开外的巨大水球将李刚全身包裹并托离地面,令他无处着力。同时水球还在不断缩小,并不是水流失造成的缩小,而是极度压缩造成的体积缩小。随之而来的是水球内部水压的激增。通常来说被囚于其中的猎物即便没有窒息,也会被巨大的压力挤压而亡。当然,水压激增也会加速将猎物体内的空气挤出,像是被压扁的气球,加快窒息。二者相辅相成,杀人无形。

    水球内部的李刚感受到了水压的增加,借着水抹了抹脸,透过水看到水球之外两个模糊的身影。

    “你们怕是不知道我憋气能憋多久,憋到海枯石烂你们信不信?”李刚是这样说的,只不过在水中的他只是吐出了一串泡泡:“咕噜咕噜咕噜...”

    水球之外的人看李刚,会觉得这小子正在溺水。不信你看,连肺里最后的空气都被挤压出来了。只不过这表情为何如此嚣张?不禁让人怀疑自己对“痛苦”这一表情的认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李刚感受了下体内寥寥无几的元力,短时间内是别想使用什么元力技能了,以现在的量,憋个元力弹应该还是可以的。说是用尽,也不可能一丝不剩,就像把瓶子里的水全倒出来,它瓶子壁上还是会留点。

    神恩之民的死亡三连杀其实配合的相当不错,而且单独哪一次攻击都非常致命。石刺之花攻击密集无死角,石刺硬度堪比钢铁,绝大部分猎物陷入其中会被瞬间绞杀。即便没有被立即绞杀,无数的石刺也可以将其困在其中任人宰割。大火球的爆炸威力惊人,高温与强冲击足以焚毁撕碎任何敌人。水球看似波澜不惊,没有石刺之花和大火球的滔天威势,然一旦被困其中,四肢无处着力,加上水的挤压,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痛苦的溺水而亡似乎是唯一选择。只不过他们碰上的是李刚,作为一个体系天选者肉体素质强到惊人,还有一堆不讲理的自创技能。虽然此刻元力耗尽,元力技能用不上了,但他还是体系天选者这点没有改变。

    体系天选者靠的是什么?是花里胡哨的技能?是俾睨天下的气势?是倾城倾国的颜值?不,都不是,是力量,纯粹的力量。头铁方显真性情,蛮力莽出一片天。

    说句题外话,说到体系天选者的颜值,这么说吧,上古时期,有许多女性特别想成为强大的体系天选者。基因优化术练到一定程度,在线真人修图你怕不怕?当然,他们那个时期可能不叫“基因优化术”,这叫法实际上是灵魂互动体根据李刚或者说现代人的知识和认知给予的一种翻译上的名词。就好像古代我们将金属制煮饭那玩意叫“釜”,现在叫“锅”一样。

    李刚吐完泡泡见球外两人没什么反应,而且水压仍在迅速增加。觉得多说无益,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于是他脚下发力,脚后方向水球炸裂,整个人破球而出挥剑如急电般向球外之人斩下。

    踏空术可不只能踩空气,本质上它只是一种控力技巧,踩什么都可以。连空气都可以当阶梯,更别说密度更大的水。只不过李刚还没用踏空术踩过水,对于控力处理的不怎么好,所以才会出现将水踩炸这一幕。否则他不会踩炸水球,速度应该更快。

    见李刚破球而出,一直全神戒备的两神恩之民立刻做出反应。其中一人迅速后退,而另一人一鸟挥着双爪就向李刚迎上。一鸟?

    眼前的情况李刚也是有点懵,那个后退的可以理解,但这个迎上来的是个什么路数?赤手空拳,难道又是一个“凶力”?撇开赤手空拳不说,他头顶数十厘米处还跟着一只鸟,准确的说应该是只鹰。这鹰翼展只有一米左右,也不见得多强,难不成带着宠物来打架,又或者是某种未知的进化能力?

    心里犯嘀咕的李刚没有贸然对那只鸟出手,剑势不变直取这迎上来的神恩之民腰腹。

    剑过,人断。

    我擦咧,什么情况?李刚落地是真的懵,那神恩之民就这么被一剑两断了。剑虽是李刚出的,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敌人这么简单的就扑了,扑的那叫一个干脆。他那只鸟还在空中盘旋,发出“喳喳”的叫声,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主人的死而悲鸣。实际上李刚这一剑算是试探攻击,虽没留手,却也没有什么杀招,就是平白直往的一剑。凡是有点料的应该也不至于一个照面就扑。

    “我果然太强了么?”李刚摸了把几乎被烧秃的脑袋,内心给自己加了个戏。难不成“秃了,也强了”并不是玩笑?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