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 117 并没有苛待
听书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17 并没有苛待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 作者:聆行| 2020-10-10 20:0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梦生这么一说,青牙也有些拿不准了,哪怕他这一路看来,觉得松无恙的确是对李照有些感情在里面的。

阮素素喝了一口茶,沉声说道:“你们在这儿等老大他们,我吃完面了就出发去追她们。”

“要不还是我去。”赤脊急忙说道。

“梦生既然说康哥儿那儿可能遇到事了,那你们等到老大之后,可能还得回头去找康哥儿,我一个人去追照娘足矣。”阮素素拒绝道。

“来咯,四碗阳春面。”伙计的吆喝声十分嘹亮。

他们找了李照一天,粒米未进,眼下都已经是饿坏了。

草草吃了面,阮素素回房间收拾了包袱就直接出门了。

她这头刚出客栈,便迎面和从外赶回来的柳名刀与仇英二人撞了个满怀。

“素素?”柳名刀握着包袱带朝后一甩,有些诧异。

“怎么这么赶?发生什么事了?”仇英也有些奇怪。

里头赤脊正吃着面,一看到柳名刀和仇英来了,当即端着碗就起身跟了出来。

“名刀大哥,英哥,素素姐、是要去找小照。”赤脊吸溜一声嗦了一口面到嘴里嚼吧嚼吧后,说道。

“小照出什么事了?”柳名刀愣了一下,皱眉问道。

青牙看柳名刀和仇英风尘仆仆,一看就是没吃上口热饭的样子,边朝伙计招了招手,加了两碗面,多放些肉。

阮素素摆了摆手,说:“说来话长,我得先去追她,免得出什么大事。”

见是要追人,柳名刀一手拦住阮素素,另一手十分熟练地接过赤脊端着的面碗,喝了一口热汤之后,转眸对阮素素说道:“我去吧。”

他一贯擅长追踪,追人这种事他来再好不过了。

“人丢了多久了?”仇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光脑袋,问了声。

赤脊从柳名刀手里拿回面碗,说:“早晨丢的,到现在也有五六个时辰了。”

“那不能再耽搁了,再耽搁,路上的痕迹都会消失。”柳名刀不容置喙地说道。

阮素素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柳名刀的确适合这个,便点了点头,说:“好,名刀大哥你一切小心,有什么事馆驿联系。”

他们往来并没有什么有效的联系手段,最方便快捷的除了各种相熟的行商外,就是沿途一定会经过的大小馆驿了。

“好,你也别太担心,先带我去看看车辙吧。”柳名刀是老手,开门见山地就直奔重点了。

阮素素点了点头,转身带着柳名刀去看火房的车痕,边走便边和他解释这一路上都发生了什么。

一旁还没吃完面的青牙和梦生连忙放下筷子跟上。

伙计一手一碗面,用手肘撩开布帘往大堂走,见几位客官都起身了,便问道:“客客官,您这面还吃不吃?”

“放着放着,等会儿吃,不急,”赤脊吸溜吸溜几下,把剩下的面一吃,将面碗放在桌上后,一边同伙计说话,一边也跟了上去。

火房。

青牙和梦生站在火房里头,双手不约而同的撑在窗框上,柳名刀和阮素素则站在木窗外头的小巷里,后头仇英则慢悠悠地等着赤脊一道散漫地走了进来。

“从车辙看,四轮马车,齿痕很特殊,像是西南那边惯常有山路的马车。”柳名刀蹲下,他伸手在车辙里摸了摸,摸了点泥土出来在指腹摩挲了几下后,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条路通向的是南城门,我们之前搜查时,漏了客栈,这才让松无恙跑了。”阮素素恼怒地说道。

“问题不大,千秋派用的不是这种马车,所以这车大概率不是回瑞昌,具体的,等我出了城门自然就能看出来了。”柳名刀拍了拍手起身,看着阮素素说道。

“不吃点再走?”仇英在里头高声问道。

柳名刀摆了摆手,转身沿着车辙往外走,边走边说道:“免了,那碗面给你吃了。”

“名刀大哥万事小心。”阮素素跟着嘱咐道。

“记得跟老大说一声,我若是寻到小照了,便在就近的馆驿给你们传达消息,或者是找你们的口信。”柳名刀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身影也在一个拐角之后消失了。

车辙一路延展,的确是出了南城门。

然而柳名刀越追就越觉得不对劲,这马车竟然是一路西行,停都不带停的,眼看着就要往岳州去了。

松无恙带着李照西行的目的是什么?柳名刀不敢想,西南一带多的是和千秋派一样毫无下限的邪魔外道,那些门派烧杀劫掠无恶不作。

想到这儿,柳名刀不禁皱眉。

西南地带还有一个清风谷,会是清风谷吗?松无恙有这么好心,带着李照直奔清风谷吗?

他不知道自己差点就接触到了真相,眼下,他只是胡乱吃完了一块干粮,摸了一把嘴,趁着夜色再度追了上去。

到第五天时,柳名刀其实已经追上了松无恙的马车。

然而松无恙极其敏锐,柳名刀稍稍靠近一些她就能感觉到,然后马车的速度便提快了,走的路也改成了崎岖不平的山谷小道。

一转一绕之间,柳名刀险些就真被她给甩开了。

不过也只是险些而已。

柳名刀有了第一次的教训,后面再靠近便谨慎了些,保持着一个适当的距离跟着,力求不让松无恙发现。

这车走了几日以后,他渐渐地就发现马车里李照的不对劲来,不管是刮风下雨马车的车帘永远是垂着的,没有被撩起过。

出入马车的也只有松无恙。

但从她每次出入准备食物都是准备的热饭热菜就能看出,松无恙并没有苛待李照,不仅不是苛待,这待遇简直是好得不得了。

柳名刀拿不准松无恙的态度,不敢轻易去上前惹恼她,便一路小心跟着,每过一个馆驿就给镖队留一封信,让他们不至于太过担忧。

等到跟了差不多大半个月后,柳名刀这才发觉,松无恙这还真是去清风谷的路。

他一路跟过来,无数次想找机会和李照搭上话,松无恙却是却是防得滴水不漏,好几次的出手试探都被她打了回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