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你可能对我的剑有什么误解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变故
听书 - 你可能对我的剑有什么误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变故

分享到:
关闭

“不用客气,来,我去帮你把马拴好。”

男人爽朗一笑,主动走进,接过白季手中的缰绳。

“谢谢大叔。”

白季再三道谢。

“没事,都是中原来的,我最开始来这里,也和你一样狼狈。”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一走一瘸地去帮白季拴好两匹马。

拴好后,男人拍了拍白季的肩膀。

“来,进来给我看看。”

说着话,男人径自往屋里走。

可能是很久没看见中原来的人了,男人有些兴奋地话痨。

一边走,一边说着。

“被这里的毒虫咬了的话,事情可大可小,也不知道你是被什么虫子咬了。我当年也是被一个毒虫咬了,在一户人家家里疗养,结果和人家的女儿看上了眼,一来二去,就留在这里了。来,在这坐一下。”

走到一个椅子边,男人示意白季坐下稍等。

“你先自己把衣服脱了,我看看你身上。”

说着话,男人又走到屋里的一侧,掀开帘布,走进了里屋。

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看你身体不错,要是不是那几种最麻烦的毒虫,一天时间就足够养好。要是被那几种最麻烦的毒虫咬了,可能就需要多几天了。”

说话的功夫,里面还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

片刻后,男人拿着一个小木箱走了出来。

离白季还远的时候,男人对着箱子上面吹了口气。

一片灰尘,潸然而下。

显然是很久不用了。

“我们这里的人都会注意,出去都会在身上扑一点自制的药粉,很少会被咬,这里面的东西也就不怎么用了。对了,回头你养好出去,带上一些药粉,别再被咬了。”

在男人进屋的时候,白季听话地脱掉了上衣。

他本就觉得身上瘙痒难耐,此刻脱掉了上衣,才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身上,起了一些小红点子。

不过数量不算太多,起码看着没有太过于骇人。

“别用手抓,越抓越多。”

看见白季身上的疹子,男人叮嘱道。

“还行,不麻烦,我先给你涂点药膏止痒,等会我给你弄点药材烧水泡个澡,完了再涂点药膏,大半天时间就会消下去了。”

“太感谢了。”

不过该有的心眼还是得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白季秉承着最低限度的戒备,主动接过男人手中的药罐。

“这事不麻烦您了,我自己来吧。”

“好。”

男人也不坚持,顺从地将药罐交给白季,转身就去家里的角落寻找他说的药材。

生活在这里的人,对于被毒虫咬了的事情司空见惯,这些应对的手段自然也是家中常备。

“你坐,我给你烧水。”

“好,谢谢大叔。”

说着话,白季也是放心地用竹片将药膏往自己的身上抹去。

面板给出的鉴定效果,起码证明了这药膏没什么异常。

一边擦,白季一边开始和大叔闲聊。

趁这时间,多了解一些信息也是好的。

“大叔你一个人住啊?”

“不是,我婆娘上山挖笋去了,应该马上就回来了,等她回来,让她给你做点好吃的。我手艺不及她,平时凑合还行,你可能吃不惯。”

“没事我不挑嘴,大叔您孩子呢?”

“还没孩子呢……养不起,不敢要。”

那边的男人开始起火,将一些柴火塞进了炉子里。

白季擦药间,偶尔瞥过那边,看见男人将一些似乎还带着些许红漆的柴火塞了进去。

一闪而过之间,白季甚至觉得自己看见了一点鎏金色恍然而过。

似乎,是鎏金色的一撇?

那是什么?

白季的念头一闪而过,没有太过于在意。

既然是当柴火烧了,应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没想过带婆娘去外面住?”

“中原?”男人烧火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眼白季。

“我就是从那回来的。”

“中原不好么?”

男人摇了摇头。

“好是好……可是不适合我们,在这生活也挺好。”

聊过几圈,男人说的婆娘不见回来,白季自觉关系也拉得差不多了,开始问起自己真正关心的问题。

“大叔您说的那个太乙玄门……”

“太乙玄门?”男人了然地点点头,指着西边的方向说道。

“还在那边一个村子呢,你跑错地方了。等你养好了再去不迟,反正他们就在那,也跑不了。”

“谢谢大叔。”

白季暗暗记住。

“你找他们干嘛?”

男人顺口问道。

“学艺。”

白季用眼神示意了下自己脱下上衣之前,就先取下放在一边的重剑。

“江湖上用这种大家伙的人少,找不到学艺的地方,听到朋友说,才知道这里有个专门使用这种兵器的门派。”

“江湖啊……”男人说起这个词语,眼神有些唏嘘。

片刻后,男人收起情绪,转而又说道。

“不过你可能找错人了,据我所知,他们似乎不是什么武林门派,只是会一些对付野兽的粗浅功夫而已。”

“可是我那朋友说,他们的剑术似乎很精妙……”

“你朋友?”

“嗯~一个武境六重的朋友,他现在在做一个大户人家的护卫。”

男人神情一怔,语气有些感叹。

“武境六重啊,乖乖,你朋友真厉害,那你也差不多吧?”

“我不行,我才四重。”

白季摇了摇头。

微微地沉默后,男人目光在白季的重剑上一扫而过,又看到了和重剑放在一起的止杀。

“你身上还带两把剑?”

“嗯~”

“我可以看看么?”

男人笑呵呵地问道。

“可以。”

白季也不拒绝。

对方善意相待,看看止杀也没什么。

这种小地方的村民,也未必看得出止杀的不凡。

男人握住剑鞘,“噌”的一声拔出止杀。

“嚯,你这剑可真漂亮。”

男人由衷地赞叹。

“既然你会用这种剑,干嘛还要用这种大家伙?”

“这也是刚刚拿到的,之前还是大家伙用的顺手。”

“也是……”男人点了点头。

“用习惯了,感觉确实不一样。”

说话间,男人又将止杀插回剑鞘,放回原位。

接着又看向了外面,有些急切的样子。

“阿乐怎么还没回来?”

说着话的时候,男人起身,走向门口。

在门口眺望着远方。

“咕噜噜噜……”

锅灶上,水开了。

男人听到声音,又连忙一瘸一拐地走了回来。

看到白季主动起身想要动手,男人连忙喊道。

“没事没事,你就坐那,不用和我客气,都是中原来的,帮点忙应该的。”

白季还是没有闲着。

和男人一起,将一个木桶搬到家里的阴暗处,在桶里灌入了大半煮了药材在里面的热水,和一小半的凉水。

男人就让白季脱了衣服钻进去。

“你先泡吧,早养好早舒服,我也被咬过,知道这滋味不好过。”

“嗯。”

白季点了点头,将自己的两柄剑拿到桶边,才脱下全身衣服,钻进了桶里。

“一定要泡够时间,我叫你出来再出来,不然时间就又浪费了。”

男人叮嘱了句。

为了避嫌,还用绳子挂了些衣服,遮住了白季坐在的屋里角落。

忙活完毕,男人又开始去忙活自己之前没做完的事情了。

而就在白季泡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时候,屋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以及叽里咕噜的一阵话语。

紧跟着,就是屋里男人那一重一轻的走路声音向着屋外跑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