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木叶二鸣惊人 > 第239章 波风鸣人:节操还有救吗?

第239章 波风鸣人:节操还有救吗?

木叶二鸣惊人 | 作者:扇翅的嗡嗡嗡| 更新时间:2019-05-15 20: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星隐村新建的星影楼里,面相刻薄的赤星召来自己的左膀右臂,夜鹰和宗正。

    “眼看星隐村即将重建完成,我想光明正大的全村推广星之修行。同时正式继位星影,你们觉得怎么样?”

    夜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早该如此。”

    宗正迟疑道:“太万一那对夫妻出面阻止怎么办?原计划不是先暗中多培养几个成功经过星之修行的忍者,有把握能对抗他们了再推广的吗?”

    相比被他们三人暗杀的老朽的三代星影,十年前就将星之修行修炼到登峰造极地步的星之守护者萤火、夏日夫妇更令他们忌惮。

    但是偏偏这对夫妻见多了同伴因星之修行而死,坚决反对星之修行祸害村子。甚至十年前抱着成为叛忍的觉悟,不惜做到盗走星星并封印起来的地步。

    虽然三代星影率领一众暗部追回星星,但是同样对星之修行产生动摇的三代星影,托付这对夫妻在村外监视的使命,必要时可以阻止星之修行。

    赤星当年也在场,是追击这对夫妻的暗部的一员,所以知道当夜情况。

    不过那对夫妻十年都没有和星隐村产生联系的迹象,甚至被宣传成击退偷盗星星的敌人而阵亡的英雄,至今连他们的亲儿子昂都不曾相见,令赤星不禁怀疑这对夫妻死在村外无人问津。

    同样经历过星之修行的赤星,深知其对身体的危害。因此他身居高位后不仅本人懈怠了星之修行,甚至若非必要,一步都不想接近星星。

    那么星之修行更厉害的夫妻,理所当然的反噬更严重,在外面暴毙也正常。

    所以一年前,赤星三人才大胆动手暗杀三代星影,解禁星之修行。但是既然他们三人还活着,也不确定这对夫妻真的死了,才小心翼翼的展开星之修行试探。

    同时赤星还想到了一招借刀杀人的计划,那就是委托木叶村守护星星以防万一。虽然星隐村和木叶村有过多次纠纷,但名义上还是盟友。而且木叶村的实力有目共睹,其信誉令赤星比较放心,不用担心引狼入室。

    只是,赤星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展开,星隐村就遭遇毁灭性打击。

    一想到那日场景,赤星就忍不住握紧拳头:总有一天,我会让晓付出代价。

    一两个月前,天道佩恩凌驾星隐村,强势要求星隐村臣服,为晓组织效力。

    不知天高地厚的赤星当然不乐意,当场拒绝。

    我堂堂星影(内心自动忽视代理二字),将来是要带领星隐村横扫五大忍村,制霸忍界的人物,岂能屈服于所谓晓组织?会飞很了不起吗?当我们的孔雀妙法是吃素的?

    如果时间能重来,赤星一定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赤星率领会孔雀妙法的忍者飞上天迎击天道佩恩,被虐得体无完肤。面子里子都输得一干二净,尊严被踩在脚下。

    佩恩那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就像神祇俯视蝼蚁:“你们牺牲身体换来的力量就这种程度?不堪一击。亏我还听信传闻,对星星查克拉抱有期待,才特意跑来一趟。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力量。”

    然后,一瞬间,神罗天征将星隐村移平,不,是打落尘埃,践踏在泥里。

    赤星他们隔得近,被弹飞后,尽管有星星查克拉护体,但是也摔个七荤八素,落下五劳七伤。而星隐村当时还在村里的村民和忍者则被活埋,幸存者寥寥无几。

    赤星欲哭无泪。他们被击败后,又不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服输,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投降晚了而已,用得着如此对待星隐村吗?

    赤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不用天道佩恩再次发问,自动跪下唱征服。

    佩恩倒是一走了之,赤星却要撑着伤病收尾。

    召回村外忍者拯救幸存者,安抚人心,重建家园,连星之修行也暂时搁置。

    由于星隐村缺乏医疗忍者,而且赤星也没将星星查克拉修炼到登峰造极,拥有医疗能力的地步,至今伤势未痊愈,但好歹缓过一口气。

    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赤星从这次危机里看到转机。

    比方说,那些反对星之修行的忍者,没有孔雀妙法护身,死伤更惨重,已经无法形成阻挠。而且他撑着伤病负责灾后重建,也有作秀成分,狠狠刷了一波声望,是时候摘掉代理这顶帽子,正式成为四代星影了。人心可用,说不定他能率领星隐村浴火重生,更上一层楼。

    所以,对于宗正的迟疑,被牵动伤口的赤星咳嗽了一下,然后说道:

    “今时不同往日。别说那些反对派死得差不多了,就算没死的,也应该转变态度了。我就不信,遭逢了这种劫难,他们还没意识到力量的重要性。

    十年前没有禁止星之修行,敢冒着生命危险主动进行星之修行的人也不多。

    现在嘛,不论是复仇心理还是对力量的迫切需求,都会促使他们赞同星之修行。大势在我,哪怕是三代星影复生也无法禁止星之修行。

    有了全村的支持,就算是那两个人出面,也翻不起浪花。更何况,他们的孩子昂掌握在我们手里,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赤星暗暗发誓:倘若能加持百人的星星查克拉,就能所向披靡。就算星之修行九死一生,我也要用堆人命的方式,积累相当数量的成功者。十个不行就一百个,百个不行就一千个。暂时和晓组织虚与委蛇,迟早将承受的屈辱加倍奉还。

    外人不知道其中秘密,星星查克拉的修炼者,不仅同类之间可以相互感应,还可以通过主动配合,临时吞噬同类的力量集于一身。

    另一边,波风鸣人通过感知能力,在森林深处找到一个挎着竹篮,采蘑菇的...人妻。肤白貌美大长腿,温柔娴静胸未垂。高挺鼻梁樱桃嘴,紫发绿瞳柳月眉。

    夏日神情严肃的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戴着面具的黑发男孩:“你是谁?为何我感应到星星在你身上?”

    波风鸣人安抚道:“别紧张,我不是你的敌人。星隐村重启了星星修炼,我将星星偷了出来,应该符合你的心意才是。”

    “什么?重启了星之修行?”夏日一惊,又摇头否定道,“休想骗我。虽然我远离村子,但我能感应到,村子里的星星查克拉并没有增加的迹象。”

    星之修行造诣越高,能感应同类的距离越远。都说人死如灯灭,然而剧情里夏日死前留下的星星查克拉,都能助漩涡鸣人一臂之力击碎暴走的赤星在胸膛镶嵌的星星,其查克拉修炼造诣可想而知,一般的影都做不到。

    这也是她在远在村外,也能监视星之修行的原因。

    波风鸣人道:“如果星之修行重启不到一年,只有几个小孩修炼,你还能感应出来吗?而且,你的儿子也参与了星之修行。”

    夏日内心一沉。如果是真的,星之修行停止了九年多,难免有所疏忽。而且几个小孩不到一年,能修炼出什么名堂?距离又相隔甚远,还真无法保证能感应到。一想到儿子昂也被星之修行祸害,更是关心则乱。

    夏日似乎又想到昂也是黑发,眼睛一亮,继而湿润:“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是昂?为什么不肯用真面目见我?是在怪妈妈狠心一直没见你吗?”

    波风鸣人见夏日思念成疾产生误会,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稳住夏日,回头悄悄干掉昂并取而代之,岂不是比所谓弟子更亲,更容易入主星隐村?

    但是略微思索了一番,就放弃了这个有毒的想法。

    且不说内心无法接受认人为母。万一被识破,那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了。

    最重要的是多出一个母亲管教,行事多有不便。哪怕是计划以后复活此世父母以报生育之恩,但波风鸣人也不想头上有父母指手画脚。他做不到哪吒削骨还父削肉还母那么极端,但是复活父母后,从此两不相欠。即使父母站在木叶村的立场与他为敌,他也觉得问心无愧,保证他们和漩涡鸣人一家三口团圆就是了。

    他对生身父母的态度都如此淡漠,更不会认陌生人为母,节操不能更低了。

    于是波风鸣人解释道:“我是流浪忍者面麻。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成为你名义上的弟子,你支持我成为四代星影‖时,我也会善待星隐村。”

    夏日听到他一介外人竟然想成为星影,简直是天方夜谭,表情淡漠了不少。

    但是不得不说,波风鸣人抓住她的软肋。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十年前萤火叛逃村子后不久就暴毙了。就算夏日比丈夫优秀很多,如果不是担心儿子,仅凭对村子的责任感,也许她撑不了这么久。

    夏日没有轻信波风鸣人一家之言,感应了一下后,狐疑道:“星星查克拉的反应不仅没增加,反而变少了。”

    波风鸣人同情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星隐村的状况。而且与世隔绝这么久,不知道忍界出现了一个穷凶极恶的晓组织。星隐村好像被晓组织灭了一次,应该死了不少人,所以星星查克拉变少了吧。”

    夏日内心狠狠一揪:“昂没事吧?村子怎样了?”

    波风鸣人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只是今天刚来,偷了星星就来找你了。而且没有看到一个忍者护卫星星,想来是发生重大变故。”

    夏日顾不得“为了昂和村子隐瞒真相”,也不管暴露的后果。

    她心中忧虑:“不行,我要亲眼看看。”

    波风鸣人叹道:“很抱歉,此路不通,除非你答应我。

    我知道趁火打劫很卑鄙,但是别逼我使用更卑鄙的手段。我卑鄙起来,连我自己都怕。为了挽救仅剩的节操,我已经很克制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