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二十九章:人尽其才

第一百二十九章:人尽其才

谋断星河 | 作者:稻草天师| 更新时间:2019-06-10 21: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炎炎夏夜,热闹的胭脂巷里充斥着姑娘们的娇声蜜语,单薄的衣衫肌肤半露,凉风带着阵阵甜腻的艳香轻轻吹拂,仿佛猫爪一般挠着男人的心肝。

    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四十岁上下,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守着小小的脂粉摊,努力地招呼着客人。

    她叫丽姬,曾经是长兴城里最红的头牌,后来做了婵娟阁的妈妈,浮华褪去之后日子倒也过得有声有色。

    可女人扎堆的地方总有数不尽的恩怨,又何况姑娘们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个险恶的名利场。

    在一次遭人算计之后,丽姬得罪了一个了不得的权贵,被婵娟阁扫地出门,现在只能躲在巷子里,靠着这个小小的脂粉摊勉强度日。

    偶尔有一两个男人会在她的摊子上买点胭脂、香粉送给相好的姑娘,每当这个时候,丽姬便会拿出十二分的热情,好像年轻时招待那些贵公子。

    今晚的生意还算不错,丽姬数着手里的铜子,思忖着再有几天便能还上粮油铺的赊账,不必再被那个大腹便便的老板占便宜。

    生活艰辛,却总得过下去,无论经历多少风霜,丽姬总会给自己三分期待,七分希望。

    就在此时,几个大汉从人群中窜了出来,径直朝丽姬的脂粉摊走来,看见这几个人丽姬顿时脸色一变,连忙胡乱地收拾摊子准备逃跑。

    可她还是慢了一步,一个大汉抢先来到摊子前,二话不说抬脚便踹,“哗啦”一声,摊子顿时被踹翻,胭脂水粉七零数字。

    见那汉子狮子大开口,丽姬脸色一变想要反驳,可还没等她开口,那汉子便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顿时让她心中一寒,不敢再说。

    几个壮汉冷冷看着少年,等着瞧他的好戏。

    可少年却是冷笑一声,眼都不眨地掏出一张银票甩在地上。

    为首那汉子狐疑地拾起银票,顿时瞳孔一缩。

    “五百两!”

    少年冷笑道:“拿着钱快滚,再敢纠缠小心你的狗命!”

    少年的声音还有些稚嫩,但几个壮汉却不敢小看,能随手甩出五百两的人绝对可以要了他们的狗命。

    几个壮汉再不敢多话,匆匆谢过少年之后便钻回人群之中没了踪影,从始至终没再朝丽姬看上一眼。

    没有人发现,就在壮汉们离开的时候,藏在人群之中的影俾也悄然消失。

    丽姬难以置信地望着少年,突然的反转让她有些发愣,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贱命一条,又年老色衰,怎么有人会拿五百两银子来救自己?

    “跟我走,我家主人要见你。”

    少年扶起蒙圈的丽姬,淡淡地说了一句,便当先超前走去。

    丽姬回过神来,心道一句是了,别人既然肯拿出这么多钱,自然不会是无所图的,自己只有一具半老的身子,大抵是哪个权贵有些特殊的癖好吧。

    自己贱命一条,终究逃不过被人玩弄的命运。

    她戚戚然地想着,便要去收拾摊子,少年却回过头来道:“不用收拾了,你以后用不着这些东西。”

    丽姬心中一凛,难道他是想用那些钱买下自己的后半生不成?

    她心中凄苦,却没有反抗的权利,见少年快要走远,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丽姬忐忑地跟着少年走出胭脂巷,穿过闹事来到一处大宅,大宅的匾额上写着“天宝阁”三个字。

    天宝阁应该还在修缮,一路上没见一个下人,大部分房间黑灯瞎火,似乎只有四楼的一个房间亮着灯光。

    少年将她带到房门前,指着里边说道:“进去吧,我家主人便在里面等你。”

    说完,也不等丽姬开口,便自顾自朝黑暗中走去。

    此刻,丽姬心里百转千回,胡思乱想,猜测着一会儿到了房里究竟将面对怎样的命运。

    终于,她望着少年消失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鼓足勇气,等待末日审判一般走进了房间。

    房间很大,里面堆着不少东西,几乎所有的东西上都盖着白布,好似刚刚搬到此处,还没来得及整理。

    她疑惑地打量着整个房间,突然看见另一个十七八岁,唇红齿白的少年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悠然地喝着茶。

    丽姬微微一愣,这便是方才那少年的主人?她一直以为那位主人应该是个又老又丑的家伙,却没想到会这么年轻。

    少年似乎发现了丽姬的存在,抬起头,笑盈盈地朝她望来。

    “哦,你来了,我叫徐锐,已经等了你一整晚。”

    少年的笑容如沐春风,可丽姬却身子一颤,在心中哀叹一声,没错了,看来这少年的确有特殊癖好,可惜了小小年纪就如此胡来……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时,徐锐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淡淡笑道:“听说你活得很辛苦,不知你愿不愿意换种活法?”

    “换种活法?”

    丽姬微微一愣,不解地望着徐锐。

    徐锐轻笑一声,推开了身边的窗户,窗户外七八个男男女女正在摆弄着几样奇怪的物件,丽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她看得出来,那些男女都是苦出身,脸上却都带着自信和欢喜。

    “人呐,不仅要活着,还要活得有尊严,天下不是权贵的天下,只要是人便生而平等。”

    徐锐望着窗户外的景象似是有感而发。

    丽姬豁然望向徐锐,从小到大,无论是耳濡目染还是亲身经历,她一直觉得这个世界是分贵贱的,今日还是头一次听人说什么生而平等。

    她心中升起一丝荒谬之感,但不知为什么,一颗心却变得火热起来。

    徐锐回过头来,他的笑容仿佛驱散乌云的阳光,将一抹和煦的温度照进了丽姬心里。

    “你愿意活得有尊严吗?”

    徐锐笑着问到。

    这一瞬间他的身影无限高大,仿佛救苦救难的菩萨。

    这句话就好像一把刀子,直直插进丽姬心底,将她长久以来的坚强和伪装割得七零八落。

    委屈、屈辱、不甘、愤恨顿时汇成一股洪流奔腾而出,冲垮了她最后矜持。

    泪水无声地滑落,丽姬彻底崩溃,毫不犹豫地跪在地上,朝着徐锐连磕三个响头,泣声道:“公子,丽姬想要活下去,丽姬想要有尊严地活下去!”

    “好!”

    徐锐扶起丽姬,轻轻擦干她脸上的泪痕,笑道:“我教你一门手艺,学会之后,你要的尊严便再也不会离你而去。”

    说着,徐锐轻轻一扯,身边的一块白布“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丽姬扭头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