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明末之虎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搏命阻敌
听书 - 明末之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八百一十八章 搏命阻敌

明末之虎 | 作者:遥远之矢| 2019-09-22 00:42 | TXT下载 | ZIP下载

    硕托与耿仲明合议既定,立即令约一万余人的辎重部队留守岫岩,扑灭城中残火,以为安身之计。

    而硕托则与耿仲明一道,率领八万余众部下,一路向东直追,尾随豪格之部行迹而去。

    由于豪格等人,正押着缴获一路逶迤东行,速度自是不快,约行到黄昏时分,忽见得有哨骑从后面急急回报。

    “报!大统领,后面有数万清军,正朝我军急急追来,其前锋骑兵,已离我部不足三里。情况万分紧急,还望大统领速速定夺!”

    听到消息的豪格,有种空气瞬间凝固的感觉。

    原本心情大好,甚至想着回到船上后,要好好地喝两杯的他,一颗心灵有如掉冰湖之底,瞬间消掉了所有的热量。

    “你,你说什么?”豪格近乎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

    “报!大统领,后面有数万清军尾随追来,即将与我军对战。我等探得,清军兵马无边无际,打着贝勒硕托与怀顺王耿仲明的旗号,兵马人数实在太多,一时难以统计,现在的局势,只怕……”

    豪格眉头大皱,心下烦躁忧惧,他摆了摆手,示意哨骑不必多言。那哨骑会意,立即快步退走。

    这一刻,豪格的心下,有种难以言喻的苦涩。

    他娘的,真没想到,耿仲明会返回这么快,竟正赶在自已的撤退余上,来这么一场兵力对比悬殊的遭遇战。

    这,这可如何是好。

    要知道,敌军有数万之众,而自已眼下只有不足三千的兵马,竟是自已二十多倍,这般可怕的兵力对比,哪怕自已手下兵将再精锐,也难是敌军对手啊。

    难道说,自已与一众手下,皆要在今日,尽覆亡这辽南荒野之处么?

    若是如此,自已所规划的一切宏图伟业,乃至将来重建大清帝国的伟大梦想,亦是尽皆消亡于此了吧。

     一时间,豪格脸色煞白,悲从中来,却又无可言述。

     唉,早知如此,为何不及早撤离呢?再退一步说,当初在拿下庄河之后,为何不尽早撤退返回金州呢?

    于今想来,悔之何及!

     就在豪格哀声叹气一筹莫展之际,远处的地平线上,却是立即有了肉眼可见的异动。

    他惊讶地看到,远处的地平线上,仿佛突出涌出一道细细的黑线,不停扭动挣扎,好似有生命一般。渐渐地,那条黑线越来越粗,也越来越长,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幻化成了无数整整齐齐的兵马。

    这些兵马,密密麻麻,气势极盛,正与自已行进的方向相对,同样开始快速朝自已方向,一路奔行而来。

    豪格一咬牙,就要下令,让全军作好准备,与敌军决一死战之际,却见统领骑兵在前头开路的鳌拜,正纵马急急驰返过来。

    鳌拜一见豪格,立即大声嚷道:“肃亲王,敌军数万兵马来袭,我军兵力稀薄,岂能是其对手,肃亲王可有何应对之策?”

    豪格望着鳌拜煞白失色的脸庞,内心痛如刀割,不由得长长地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自已与部下已是危如累卵,我虽身为主将,又能有何办法力挽如此败局呢。

    眼下之计,只有全军拼死作战了,以期死中求活,最终得以突围了。

    豪格不愧是沙场老将,面对如此不利局面,他紧咬牙关不动声色,努力控制住内心的波澜起伏,便沉声下达了命令。

    “鳌拜!敌军衔尾追袭,我军势难摆脱。你且率部先退,本王亲自断后!”豪格眼中寒光一凛,他狠狠一咬牙,便要拔转马头。

    “不!不可!肃亲王,你乃是全军之主,又是将来重振大清的唯一希望,万万不可在此有失!请肃亲王速率本部护卫先撤,本将自率剩余的全部兵马断后截杀,一定能力保肃亲王逃出险境!”

    鳌拜紧紧拉住豪格的马头缰绳,一脸狰狞却也是一脸忠诚地对豪格大声喊出这番话语。

    豪格心下暗喜,哼,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不过,他在表面犹是一脸沉痛与不舍,甚至眼中都开始有泪光闪动。他一把攥紧鳌拜的肩膀,声音颤抖地说道:“鳌拜,不可,你乃是跟随我多年之亲信,本王如何可至你于这般险境,还是让王来断后,你率部先撤……”

     “不要说了!由俺断后,肃亲王与一众护卫立即后撤!”豪格一语未完,鳌拜已厉声打断他的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能保全肃亲王,那全军将士就皆有希望,将来恢复大清亦大为可取。鳌拜向蒙肃亲王厚恩,无以为报,今天就在这里,为肃亲王死战报恩。更何况,奴才贱命一条,纵然战死,又何足惜!”

    鳌拜说完,眼中竟亦有泪光闪动,他用力扭过头去,冲着一众军兵厉声大吼:“”各位听令!且随本将在此拦截住清军骑兵,一定要力保肃亲王顺利撤走!明白了吗!”

    “得令!”

    一众部下齐齐吼叫,纷纷拔转马头,复随鳌拜一道,立即就地结阵,准备拼死向后拦截,那有潮水般涌来的大批清军骑兵。

    见到鳌拜不由分说地毅然断后,率全体部下为自已拼死抵拦,豪格内心十分复杂,说不出是欣慰还是悲哀,他眼中含泪,喉头涌动,却再说不出甚话来。、

    “肃亲王,快走,不要让我等的牺牲白费啊!”见豪格迟迟不动身,鳌拜又急急地催了一句。

     豪格哽咽着点了点头,又怔怔望了一眼鳌拜雄壮凛然的身影,再不多言,长喝了一声驾,便猛磕马肚,与一百余名精骑护卫,一道加速从战场上疾撤逃走。

    豪格与一众护卫远远地撤走后,那有如乌云般涌来的数千名清军骑兵,已迅速地冲到了离鳌拜本阵约五百步开外。

    在这里,他们迅速地分成两部,有如两支黑色的凌厉箭头,各自兜转到侧方,准备凶狠地冲击鳌拜阵型的侧翼。

     马蹄隆隆,由5名白摆牙喇兵打头,20名马甲骑兵与20名蒙古骑兵组成的骑兵突击战阵,摆成一个半圆形,从鳌拜所列战阵的右侧猛冲而来!

    他们选的,是是鳌拜军阵中,最为脆弱的地方。

    对于清军的意图,鳌拜很清楚,这些吼叫着高速冲锋的清军骑兵,那巨大的冲击力,往往会让侧翼一击而溃。

    眼前得大批敌骑向自已猛冲而来,鳌拜脸上满是狰狞之色,他冲着手下大喝道:“奶奶的,清军的骑兵主力向咱们冲来了,哼,它们想把咱们当软馒头一口吞了,却不知道,咱们乃是响当当的一颗铜豌豆,正要磕爆它的狗牙!兄弟们,立功的时候到了,操家伙,结圆阵,立即作好准备!全体骑兵随本将一起,对冲敌军清兵,一定要打断他们冲锋的态势!”

    安和尚大声喊完,手下一阵齐齐怒吼,立即开始各做准备。一千余名骑兵立即紧急集结,迅速组成突击队型。

     敌军将至,两侧的满州步兵人人面上满是狂热之情,迅速组成刀刃朝外的半圆状军阵,手中的虎刀,虎枪,长柄挑刀之类重型武器,更是握得铁紧。

    见到鳌拜的部众已在两侧结好圆阵应敌,一直奋力前冲的清军骑兵知道,想要击垮他们,就必须要更加快速地前冲,只要自已充分加速开始冲锋,那么敌军步兵虽然防护周全,就算结成防御能力最强的圆阵,亦是难挡其巨大的冲击力。

    眼见到清军骑兵即将冲至,这边鳌拜军阵旗语挥舞,由鳌拜亲自率领,摆着楔形战阵的已方骑兵,终于向那些猛冲过来的清军骑兵,露出了自已尖锐的獠牙。

    “全体都有,横向冲锋,将那敌骑冲成两断!”

    鳌拜的大声怒喝,引来了一阵手下骑兵们昂扬的尖啸。

    小跑,提速,冲阵!

    呈尖状箭头冲过来的清军骑兵,见到鳌拜亲统大批骑兵前来来冲,不由得下意识放慢了脚步。而攻击另一侧的另一股清军骑兵,眼见到另一方突有异变,同样亦是大为减速。

     远处观战的清军主将硕托,见到已方骑兵突然减速,不由得一脸遗憾的表情。

    因为他知道,自已这支集中了全部精锐骑兵的突击队,并没有充分加速,便与对方骑兵或步兵撞在一起的话,无疑会大大降低了冲击效果。

    只是,饶是如此,大批清军骑兵的强力冲击亦是十分可观。

    进攻另一侧守军侧翼的清军骑兵,在与其阵相撞的一刹,就约有七八十名满州步兵闪避不及,被战马瞬间撞飞,这些人被巨大的冲力横击,就象纸片一样飞向空中,随后惨叫着划了一道弧线,从空中重重地往后摔在地上。

    另有约二百余名满州步兵,被立刻撞翻于地,这些被撞翻的横行队员,有数人脏器严重受伤,躺在地上不停吐血,在他们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时,迅疾而至的清军马蹄,把这些已受重伤的步兵,踏破了腹部,踩扁了胸膛。可怕的人体肚肠爆裂声与守军濒死的惨叫,混在一处,令人闻之心悸。

    清军骑兵这凌厉一冲,让已结成圆阵的守军损失惨重。

    不过在与此同时,那结成圆阵的守军,也对冲过来的鞑子骑兵,造成了致命伤害。

    一名守军裨将,嘶声大吼,手中的虎枪,狠狠地刺穿了一名白摆牙喇兵的坐骑脖子,滴血的虎枪枪尖,从马脖子后面凶狠透出,战马发出断续的嘶鸣,四蹄高高扬起,随即侧摔倒于地,把马背上的白摆牙喇兵大腿活活压断,痛得他放声怪叫,却难于从马尸下挣脱。

    另有一名守军更是骁勇,他在鞑子冲过来的一刹那,暴喝一声,腾地平地跃起,手中的虎刀迅疾砍出,一道白光闪过,一名马甲兵的脖子,立刻被锋利的虎刀整齐砍断,清军骑兵那丑恶的头颅带着喷涌的鲜血冲天飚起。失去控制的马匹,带着无头的骑兵,又前冲了一段长长的距离,那无头尸体才从马背上倒栽下来,被马匹拖得巅巅地跑。

    而缓过清军骑兵最初的凶猛冲击后,剩余的守军为了活命,也是完全释放的战斗潜能,他们大砍大杀,上斩马首,下砍马腿,中捅马腹,手中刀枪所到之处,哀嚎一片。

    被硬生生阻住了冲击势头的清军骑兵,与步兵胶作对战无异于以短击长,故他们无心恋战,纷纷拔马后转,脱离与横行队胶着成一团的状态,准备重新发动冲锋进攻。

    而在这时,鳌拜部突击的骑兵,也终于与对冲过来的清军骑兵,迅速地绞杀在一起。

     隆隆的沉重马蹄声,有如爆豆般密集响起,无数根飞扬的马蹄,有如鼓棰擂动大地。人马一体,已充分加速,疾速冲刺而来鳌拜部骑兵,对正处于减速状的清军骑兵,结予了沉重的一击。

    近千名满州骑兵组成楔形战阵,有如刀切黄油一般,从清军骑阵中凶狠地横穿而过,挡者即死,触者即伤,至少有一百余名鞑子这在可怕的一瞬间,不死亦是重伤。全体满州骑兵冲过清军骑阵后,竟从整个清军骑阵中,闯出了一条宽阔的血路。

    而这样横击冲阵而过,鳌拜手下的骑兵,由于准备充分又装备精良,竟是奇迹般的只有数十人倒地身亡,整个阵形保持得倒是完整。

     “儿郎们,干得好!听俺号令,拼死也要拖住他们,与这些混蛋决一死战!”见自已一击成功,鳌拜兴奋地大声吼叫,冲着手下军兵大声鼓劲。

    手下一众骑兵,亦是昂奋不已,愈发大声吼叫着,与四面围来的清军骑兵战成一团。

    只不过,鳌拜部的手下兵马,这样短暂的优势,有如夕光返照,随着敌军大批步兵赶至,从四面八方,将其部兵马全部包围之后,情况瞬间变得万分危急。

    见到清军象汹涌的海浪一般冲来,已是将自已与手下牢牢围住再不得脱时,鳌拜明白,属于自已最后的时间,终于到了。

    “儿郎们!休要惧怕,与本将一道杀敌便是,今天,就是咱们舍命报效肃亲王的时候!”鳌拜一刀砍杀了一名离得最近的清军骑兵,一边扭头冲那正浴血奋战的手下厉声大吼。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