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22.王者之路(中)
听书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22.王者之路(中)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作者:驿路羁旅| 2020-03-26 06: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奥姆要输了。”

    在另一个观战室里,满脸凝重的泽贝尔国王握紧了手里的珊瑚酒杯。

    他看着下方越发白热化的战场。

    他身边握着笔,正在记录着这一幕的库瑞王看着战场,这位深海大诗人摇了摇头,带着惋惜的说:

    “真可惜,奥姆殿下本来能赢的,但他心绪不安,这影响了他的发挥。”

    “而他的对手却极其坚定,而且心如猛虎,即便是受了伤也不后退,再加上他的面容,这让我想起了陆地上的那些生物”

    “年轻勇猛的狮子,一头正在走向王座的雄狮”

    库瑞王用诗人般优雅的语调吟唱到:

    “瞧啊,他愤怒的眼神,脸颊滴下的鲜血,那勇猛的战姿,每一次战吼中蕴含的力量如火焰般焚烧的意志。”

    “到底是什么在驱使这位陌生的王子回归故乡又是什么推动着他站在了角斗台上”

    “是仇恨吗”

    “不,不太像。”

    “真是一场王者之战啊。”

    当然,这种非常诗意的感叹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

    正在咬着一条海鱼的奔波儿灞陛下就非常不喜欢这种软绵绵的文字,龙虾人国王粗鲁的挥舞着自己的大钳子。

    它说:

    “奥姆是个懦夫软弱者,但他不是害怕挑战者他在害怕守门人”

    这龙虾人古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野兽般的冷光,它看了一眼不远处观战的梅林,它说:

    “那守门人站在那里,就让奥姆双腿发抖。”

    “就像是被鲨鱼注视的水母,只想着逃跑,又怎么能战斗但我不关心这些,奥姆是生是死和我也没关系”

    龙虾人国王用大钳子砸着眼前的珊瑚桌子,它语气冷冽的对其他两名国王说:

    “那钥匙”

    “通往亚特兰蒂斯古城的钥匙守门人承诺会把它还给我们”

    野蛮粗鲁的奔波儿灞说出了三位国王内心都在疑虑的事情。

    泽贝尔和库瑞王对视了一眼。

    奥姆的老岳父端着酒杯,轻咳了一声,这狡猾的家伙轻声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奔波儿灞陛下,相信我,我和库瑞王也很在意这件事,但钥匙只有一把,而我们有四个王国不管是谁想要独吞第一纪元的遗产都是不可能的。”

    “我们打算在亚特兰蒂斯的新王诞生之后,由四国最精锐的武士组成一支联合探险队,先行进入古城。”

    龙虾人咀嚼鱼肉的动作停了停。

    它粗鲁的说:

    “这个点子倒是不坏,听上去也很公平。但泽贝尔,你我都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

    龙虾人哼了一声,它说:

    “别拿海皇亚特兰的传奇故事来糊弄我,就算是我,也知道,那古城里最珍贵的东西,是海皇用波塞冬留下的秘法,锻造出的神圣尼普顿三叉戟”

    “传说那武器蕴含着七海之力,能拿到它的人就能成为真正的七海之王,整个海洋都会听从七海之王的调遣,没有人能抵御那样的神力”

    “如果找到了它”

    “那种神物,还是先找到再说吧。”

    泽贝尔国王打断了龙虾人的话,他借着喝酒的机会,对身后的侍卫打了个眼色。

    他看了一眼场中已经开始被亚瑟压着打的奥姆,他不动声色的对自己最忠诚的侍卫说:

    “去,告诉媚拉,告诉我的女儿。”

    “她和奥姆的婚事取消了,让她回她母亲那里去,等我回去之后,再讨论剩下的事情。”

    “奥姆要输了。”

    火之环顶端的第三个观战室里。

    纳摩坐在珊瑚制造的椅子上,银色的三叉戟放在他手边,他仔细的看着下方的角斗场,而在他怀中,白皇后艾玛女士就如小鸟依人一样,将头靠在纳摩宽大的胸口。

    她伸手抚摸着纳摩光滑的脸,她轻笑着说:

    “你是不是早就意料到了这一幕,你让亚瑟上场,是笃定你的弟弟会给你带来一场胜利”

    “胜利是必然的。”

    纳摩看都不看怀里千娇百媚的女郎,他看着火之环的战场,他说:

    “亚瑟这些年,一直在梅林的安排下,源源不断的接受着不同敌人的挑战。”

    “从地狱的恶魔,到外星人,再到那些超级英雄们,他以战士的身份参加了纽约大战,不管是眼界,还是战斗的经验,他都要远超于那个娘娘腔一样的奥姆。”

    “他早就被梅林用苛刻的锻打,塑造成了一把绝世无双的利刃,再加上亚特兰娜姑姑的遭遇,亚瑟内心已经充满了取胜的渴望与愤怒。”

    “但反观奥姆,我不知道他和梅林有什么过节,但在梅林出现时,他的心绪就显然很乱”

    “他被吓到了。”

    “两人的实力是差不多的,但在被扰乱了心绪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是亚瑟的对手”

    纳摩的分析是很准确的。

    毕竟他也是作战的高手,在海中的战场上,他甚至可以和雷神托尔正面交锋。

    眼下的战斗已经不存在悬念了。

    不断怒吼,肆意释放着内心的痛苦与愤怒的亚瑟赢定了,奥姆只剩下了防御之力,但面对亚瑟的猛攻,他又能坚持多久呢

    “你要和你的弟弟打吗”

    从纳摩怀里站起身的艾玛,突然问道:

    “如果你弟弟胜利了,你要摄取王位,就必须和他打一场,你会手下留情吗纳摩唔,也许我前天晚上不该和你在一起的,也许我该去找你那年轻的弟弟”

    “当然要打。”

    纳摩说:

    “如果我弟弟渴望与我作战的话,我又怎么能让亚瑟失望呢”

    “但我不会输的。”

    纳摩抚摸着手边的银色三叉戟,他抬起头,看着艾玛,下一刻,他粗暴的抓着艾玛的脖子,将她拉向自己。

    在持续几秒钟的激烈热吻之后,他在呼吸换乱,脸颊潮红的白皇后艾玛那纤细的腰部拍了拍。

    他说:

    “去换衣服吧,你要出席我的加冕典礼。”

    “以王后的身份”

    艾玛娇嗔的拍了拍纳摩的脸,然后整了整自己散乱的衣服,朝着观战室之外走去。

    在白皇后眼中,一抹笑意在绽放。

    作为地狱火俱乐部的首领,她并不在乎什么贞洁之类的概念,但如果自己的身体很值钱,那么就要妥善思考它的归属。

    当然,她的眼界还没低到会被一个王后之位吸引。

    艾玛毕竟也是做大事的人,她知道,自己和纳摩之间根本没什么感情,他们之所以处于现在的关系,只是合作而已。

    或者叫互相利用。

    地狱火俱乐部将帮助纳摩完成对古老王国的变革,而作为交换,在地狱火俱乐部需要的时候,纳摩也要统帅海底军团,来为他们作战

    在走出观战室之后,艾玛左右看了看,抬起手腕,对手腕上镶嵌着暗红色宝石的手镯说:

    “纳摩也是我们的人了,但我还没听到镭射眼那边传来的好消息。”

    “你说你会给我们带来战胜天启的希望但很遗憾,我还看不到”

    “我最后再你催促一次,我付出这么多可不是为了陪你玩游戏,在天启苏醒之前,我必须看到你的诚意”

    “渡鸦就在距离我不到1000米的地方,如果你再不回应,我这就去向他坦白一切。”

    白皇后的语气变得冷冽起来:

    “还不说话吗我亲爱的凶兆先生”

    “够了”

    一个阴沉的声音在艾玛心灵中响起,他说:

    “玛德琳和斯科特的儿子即将出生,我现在无法分心,那孩子将会成为对抗天启的希望,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等他从未来归来的时候,我们就不会输了”

    “另外,别傻了,你以为渡鸦听不到你在和谁说话吗他只是被更重要的事情拖住了脚步,他没时间关注你我这样的蝼蚁。”

    “你也最好别去主动挑衅他你这胸大无脑的女人好好享受你的王后生涯吧。”

    在1000米之外。

    在观战台前,梅林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

    他弹了弹手指,他说:

    “天启”

    “第一个变种人有意思。”

    奥姆要输了。

    这个面容俊美的王子殿下竭尽全力的反击,但面对如猛虎一样,在气势上完全压过了他的亚瑟,他能做的事情已经很少了。

    在已经被摧毁大半的火之环角斗台上,头发散乱的他疯狂的挥动手中的三叉戟,数千吨的力量被砸向亚瑟。

    但后者不闪不避。

    他吼叫着,双手抓着金色的三叉戟,就像是抓着一把无上锋利而又沉重的战刀。

    在毫不防御,只重进攻的他的劈砍下,奥姆的表情骤然变化。

    这个疯子根本不防御砸向他的三叉戟。

    按照两人的动作,下一刻,亚瑟就会被银色的三叉戟刺穿,而奥姆本人,也会被亚瑟劈下来的三叉戟砍成两半。

    亚瑟那如雄狮一样咆哮的双眼中毫无惧意。

    这疯子根本就是冲着重归于尽来的。

    但奥姆甘心就这么死掉吗

    他的王座,他的渴望,他的野心

    “啊”

    生死一瞬,无数的光影闪过奥姆心头。

    海洋王子最终在咆哮中转动躯体,那刺向亚瑟的三叉戟被收回,在奥姆双手握持间,挡在了王子殿下的头顶。

    “哐”

    金色的三叉戟在下一刻砸在了奥姆的武器中央。

    三叉戟,这是海底人的王者武器。

    从波塞冬开始到现在,每一位国王只会使用这一种武器。

    它破坏力惊人,杀伤力极大,兼顾着战矛与利刃的所有优点。

    奥姆的武器来自于他的父亲奥瓦克斯国王,是海底最好的工匠们为国王制作的神兵利器,但亚瑟的三叉戟,来自于梅林。

    用振金与乌鲁金制作,沉重中附带着无坚不摧的硬度。

    那是目前世界已知的所有金属中最坚固的。

    “砰”

    奥姆的双腿在巨力猛击下,跪倒在角斗台上,他膝盖之下的石块在沉重的响声中崩裂开,一起崩裂开的,还有他手中的三叉戟。

    被亚瑟的武器从中央斩断,那金色的利刃擦着奥姆的战盔一路向下,最终刺入了奥姆眼前的石块中。

    “轰”

    最后一点残留于的平台在这野蛮的重击中彻底破碎。

    奥姆头顶的重盔也如被平滑切开的苹果,砸落在他身体两侧。

    亚瑟在最后关头收了力量。

    那锋利的三叉戟没有伤害到奥姆俊美的脸,但切断了他的长发,银色的长发在水中飘荡着,和头发一起被切碎的,还有奥姆的未来。

    他的野心,他的荣耀,他所渴望的一切。

    在金色弧光的闪耀中,被统统切断。

    “你输了”

    亚瑟气喘吁吁的松开武器,他蹲在失魂落魄的奥姆眼前,他朝着他伸出手。

    “弟弟,结束了。”

    “一切的恩怨,一切的纠缠,一切的痛苦结束了。”

    “跟我来,我带你去见我们的堂兄”

    “然后,向新国王效忠吧。”

    奥姆看着伸到眼前的那只手,亚瑟的手上沾满了鲜血,有他自己的,也有奥姆的,那只手肮脏而又布满了战痕。

    他叫他弟弟

    他似乎是觉得放过他就可以让他对他充满感激。

    不

    不

    “啪”

    亚瑟伸出的手被奥姆一把打开。

    落败的王子骄傲的抬起头,他闭着眼睛,对亚瑟说:

    “你永远不是我哥哥,你只是个污点”

    “执行你胜利者的权力吧,执行古老的传统吧,用鲜血向众神传达胜利的消息。”

    “杀了我”

    亚瑟站起身,他看着一心求死的奥姆。

    他感觉到了刚才自己的手被拍开时的那种痛苦,不仅仅是伤口的痛苦,还有心灵的痛苦。

    这一刻,亚瑟突然有些索然无味。

    周围的欢呼声在他听来那么刺耳。

    他可以凭借力量打败奥姆,但他又怎么能用力量让弟弟迷途知返

    再揍他一顿吗

    “嘁”

    亚瑟摇了摇头,抓起自己的三叉戟,转过身走向破碎的平台中央,他对身后跪在那里的奥姆说:

    “那是你们的传统”

    “不是我的。”

    “你永远是我弟弟,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母亲不会希望看到我们自相残杀的看在她的份上,你走吧奥姆。”

    “永远离开这里,或者待在这里,看着纳摩真正改变这个散发着腐朽味的国度”

    “真正的王者该做的事情,绝对不只是发动战争”

    “你会看到的。”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