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老胡同 > 229、我说是你说的,那就是你说的
听书 - 老胡同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229、我说是你说的,那就是你说的

老胡同 | 作者:隐为者| 2019-09-22 00:38 | TXT下载 | ZIP下载

    但这事儿会这样结束吗?

    显然不会。

    楚牧峰刚走了几步,几道身影突然从操场入口处出现,冲他大步走来。

    为首的是楚牧峰的老熟人,二科科长唐远清。

    “唐科长?”楚牧峰语气有些迟疑,不知道他怎么会过来。

    “楚科长,兄弟是奉处长的指示过来办事,请你不要怪我僭越喽!”唐远清微微一笑说道。

    “僭越?什么意思?”楚牧峰脚步一顿。

    “替你清理门户!”

    唐远清说完后侧身摆摆手,身边顿时有人走过去,站到徐强东身后,大声说道:“奉曹处长令,就地处决叛徒徐强东,以儆效尤!”

    砰!

    都没给楚牧峰反应的时间,徐强东就被一枪爆头。

    鲜血四射。

    全场死寂。

    毙了!

    这就给毙了吗?

    楚牧峰其实看到唐远清出现的时候,就预感到可能会有点变数。

    显然,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曹云山想到了,唐远清帮着做了,那又何必去阻止呢。

    毙了就毙了吧!权当做是立威。

    “楚老弟,我也是奉处长的命令做事,你可千万别有什么想法哦。”唐远清低声说道。

    “怎么会!唐老哥,我明白,多谢了!”楚牧峰沉声说道。

    “你理解就好,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好,不送!”

    至于说到徐强东的尸体,自然是有人去收尸。

    枪毙了吗?

    侦缉五队的队员看着眼前变成死尸的徐强东,看着满地流淌的鲜血,神情是肃穆和沉重的。

    他们会同情吗?

    或许会有点。

    但也仅仅只是有点,毕竟和同情这种没用的情绪相比,他们现在更多的是恐惧和害怕,以及一种深深的敬畏。

    以前只是听说刑侦处的规矩森严,没有多深的体会,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只要犯错,犯下了背叛的大错,就别想能轻松脱身,唯有一死方能谢罪!

    再也没有比这种当面行刑的形式更具说服力!

    “一队的,都给我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了,你们都是咱们一科的老人,咱们一科的规矩是什么,也不用我多说吧。”

    “我只想让你们知道,咱们一科待遇是最好的,但规矩却也是不容挑衅的。你们在外面被欺负,科长能为你们讨回颜面,但你们要是说敢在外面耍花招,背着科长玩那种两面三刀的把戏,这就是下场!”

    “都给我看清楚了,将这一幕记牢了,永远都不要忘记!”

    王格志略带愤愤的高亢声音响彻开来。

    “收队!”

    “是!”

    侦缉一队警察在低沉的吼叫声中,迈着整齐如一的步伐从训练场离开。

    和进来时候的轻松相比,他们现在明显变得肃穆低沉。

    “嘿嘿,当了叛徒活该如此!别的侦缉队我管不着,但要是说咱们侦缉二队有谁敢做出吃里扒外的事来,都不用科长出手,我就会清理门户,我田横七说到做到!”

    田横七面容阴鸷地冷笑两声:“收队!”

    “是!”

    侦缉二队的人面无表情的离开,他们也是刑侦处的老人,知道处里面的规矩。

    所以说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谁流露出任何同情的意思来,既然选择背叛,就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承担后果。

    不可能你都当了叛徒,还想要光宗耀祖吧。

    “叛徒当诛!收队!”

    “是!”

    正所谓有什么样头头,带什么样的兵!

    侦缉三队的队员显然做派都和黄大风差不多,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叛徒当诛,何必纠结这事?

    “咱们四队和五队是侦缉处刚刚成立不久的,你们也都知道成立的原因,那就是因为咱们一科破案率高,所以说上面才会同意增加力量。”

    “但也恰恰因为你们都是刚刚进来的,都有各自的背景和关系,我呢,也不会去计较那些事儿,因为这个不重要,只要大家干好各自工作就成。”

    宋大宝一直以来都是笑眯眯的老好人角色,他现在的神情是难得的严肃,说出来的话更是带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凌厉。

    “但我想说的只有一句,以后谁敢当叛徒,我会亲手毙了他!都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

    “收队!”

    “是!”

    侦缉四队的警察全都离开,他们的心情都是复杂和沉重的,想到今后的日子可能会变得有些难熬,便没有谁的心情能好起来。

    不过这样也好,像是这样的警钟早点敲响,总比以后真的做了错事再说要好的多。

    真做了无法挽回的错事,也就没有再说的必要。

    因为到时候注定是死路一条。

    当这里只剩下侦缉五队的时候,苏天佑冷声说道:“宋队长的话就是我想说的,咱们五队最近案子破的不错,工作做的挺好,你们的奖金也拿到不少。”

    “我给大伙儿提个醒,有这样好的日子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过着,有谁敢乱来,一切后果自负!收队!”

    “是!”

    自始至终黄硕都没有说话,但却没谁敢忽视他的存在。

    想到这事对黄硕的影响,想到黄硕现在的脸色多阴暗,所有人就都战战兢兢的离开,没谁敢触霉头。

    训练场内只剩下徐强东的尸体。

    他死的不光彩,也死的不值得,还死得很憋屈!

    ……

    一夜悄然而逝。

    第二日。

    当楚牧峰到了警备厅,没有直接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绕了一个弯来到了审讯室,见了见关押在这里的孟长河。

    此时此刻的孟长河和之前的战战兢兢相比,明显多了几分有恃无恐之色,甚至就连看向楚牧峰的眼神里,似乎都多了几分玩味。

    本来就是土匪,当然无所忌惮。

    一开始还以为是死路一条,没想到居然有人要保自己,而且对方还是有点地位实力,能稳稳压了警备厅一头,孟长河能不得意吗?

    “呦,楚科长是吧?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怎么着,是不是急了,想让我赶紧说点寨子里的事儿,没关系,我会慢慢跟您说,肯定让您满意!”孟长河咧嘴一笑,带着几分调侃道。

    “怎么,孟长河,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动你?”楚牧峰走了进来,一边松了衣服纽扣,一边慢悠悠地说道。

    “动我?你还敢动吗?”孟长河狞笑道。

    砰!

    然而话音未落,孟长河都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楚牧峰便直接冲上来,飞起一脚,直接将孟长河狠狠踹倒在地。

    双手戴着手铐的孟长河,难以置信地躺倒在地,盯视着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的楚牧峰,颤声喊道:“你怎么敢打我?你不知道上面有命令吗?要你不准杀我!”

    “是啊,你也知道了,说的是不准杀你,但却没说不准打你啊!只要不整死你,想怎么玩,我说了算!”

    楚牧峰一脚就踩住孟长河的脑袋,将他紧贴着审讯室冰冷潮湿的地面。

    这还不算,楚牧峰还不断用力,将其脑袋在地上搓揉,摩擦!

    五官都被挤压变形的孟长河感觉前所未有的羞辱!

    “你……”

    “我怎么我?你不要觉得外面有人保你,你就能在这里肆无忌惮!你难道是个白痴吗?看不出外面的人就算是要保你,也是有所顾忌的。要不然他们早就会将你提走,又何必让你留在这里!”

    “既然你留在这儿,那么便别想好过!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楚牧峰心中的怒气在这样的践踏中肆意宣泄。

    徐强东该死吗?

    是,他既然当了叛徒就该死,但要是说没有孟长河的话,徐强东是不是说就不用死?

    不过这事楚牧峰已经不再去想,但他就是要发泄一下心中的窝火!

    警匪是天敌,我虐你,谁能指责?谁又敢指责?

    黄硕他们全都站在旁边,没谁敢出声干涉,甚至就连上前阻拦的意思都没有。

    他们感觉到的就是痛快,就是酣畅淋漓。

    你让他们不审讯孟长河,还不如直接送走这个混蛋,留在这里,只会让他们感觉到是一种耻辱!

    “你不是有情报要说吗?好啊,我今天就要听听你能挤出来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来!要是你说出来的消息还不如陈猴子说出来的多,那么我就要让你好好尝尝这里刑具的滋味了。”

    楚牧峰一脚将孟长河踢开后,转身冲着黄硕吩咐道:“把他捆起来,我来问话,他要是不说,就给我上老虎凳,我看看他能撑几块砖!”

    “是!”

    黄硕摆手间,就有手下将孟长河拖了起来,然后按到眼前的凳子上牢牢捆住。

    感受着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疼痛,孟长河双眼中布满着血丝,像是一头被激怒的恶狼,凶神恶煞般地吼道:“姓楚的,你敢!”

    “呵呵,我当然敢!”

    楚牧峰双手后负,眼神轻蔑地扫视过来,“孟长河,你以为你嘴硬就有用吗?陈猴子已经说了不少事了,但我觉得这个要是说变成是你供出来的消息,应该更具有说服力吧?”

    “我没说,我什么都没说!”孟长河顿时色变,嗷嗷叫道。

    “呵呵,你说不说不重要,我说是你说的,那就是你说的!”

    楚牧峰玩味一笑,翘起唇角说道:“你们黑风寨在北平城不是有据点的吗?镇和堂只是你们的一个销赃点,除了这个外还有别的。”

    “你说我要是对外公布出消息,就说你已经投诚,交代了其余窝点,相信黑风寨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会很感兴趣。”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