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嫂重生记 > 第六百五十一章+第六百五十二章(第三更)

第六百五十一章+第六百五十二章(第三更)

军嫂重生记 | 作者:毓轩| 更新时间:2019-01-11 11:2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先防个盗哈,俩小时之后改过来,就这样。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楚铮开门而入的时候,楚母还一个人坐在沙上呆,直到听到开门声,才恍然一般,扭头看去。

    “你、你这孩子,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楚母脸上闪过一瞬的惊慌,但很快她便恢复了往日的安然,指着沙跟小儿子说,“你先坐吧!我给你倒点水去……你爸爸这一病,我也整天恍恍惚惚的,要不是你两个哥哥轮番照顾,只我一个守着,肯定吃不消……你吃饭了么?要是没有,我现给你做去。”

    楚母一边往餐厅走,一边唠唠叨叨的说着。

    要是往常,楚铮心里自然熨帖之极,可今番见此,却另有感触。

    他就不明白了,这么大的事儿出来了,他妈妈怎么还能这么泰然自若的和他说着无关紧要的话!

    他可不是傻白甜,他不信他妈妈不知道他这回过来的目的!

    心里憋着话,楚铮也坐不安稳,便索性跟着他妈妈的步伐一起去了餐厅。

    “诶?!你怎么跟过来了?”楚母倒好水,一扭头,正好和小儿子碰个正着,“算啦,既然过来了,就坐这儿吧!我再给你洗些水果去,你等着。”

    “妈!您别忙活了,我有话和您说呢!”楚铮反应迅,一把拦住他妈妈,快道。

    楚母抬起头看看小儿子,抿着嘴。

    她有心找借口躲开他,可也知道躲避不是办法。

    这种当面对质,是避无可避的。

    “唉,你过来吧!”楚母看着儿子已经成熟的脸,眉心微蹙着轻叹一声,冲小儿子挥挥手,把他引到了餐厅一侧的茶饮区。

    母子俩相视无言半晌,还是楚铮想了想,先开口:“自从爸爸不舒服,楚娉就没出现过……怎么着,她这是想和家里一刀两断?”

    “……”楚母心说,她可得敢来啊!这不是躲你躲的么!

    只是心说归心说,楚母还没笨到把这话宣之于口,只是缓缓地摇摇头,面带无奈的给楚娉买好儿:“她哪里能不惦记呢!那也是她爸爸啊!只是你不懂,洛家……有点儿守旧,他们家的观念就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儿媳妇儿最好不要总是回娘家……楚娉在那儿,也很为难。”

    “呵呵……我看,不见得吧?”楚铮对他妈妈的话回以冷笑,“我看洛家行事大开大合的很,很有土匪山贼的做派!看上的东西就抢,哪怕是姻亲家的小孩儿的东西,都敢没脸没皮的抢……那时候他们家可没拦着楚娉回来吧?”

    “你瞧你!好好儿说话不成么?这样阴阳怪气儿的,听着我心里难受得慌!”楚母知道儿子是要算账的,只是真的面对这一刻的时候,她却心中憋屈难耐,很听不得这些连嘲带讽的话。

    “好好说也成,您也听好了,这话您愿意带给楚娉听就带,不愿意,我也是单方面执行的。”楚铮这半天,一直没见到他妈妈面色带悔,已然是冷气迸,心寒之下,语气也冷硬起来,“从今儿起,我楚铮和她楚娉再没有半点儿干系……就算日后我伤也好我残也罢,就是我去要饭了,我也不认她;同样,从今往后,她楚娉是死是活,过得是好是赖,也没我楚铮半点儿关系!别说是让我帮忙、出力、关照了,我跟您说,一分钱少不少,我宁可扔出去挺响儿,也不会用在她的身上!”

    “楚铮!”听到儿子绝情至此的话,楚母只觉得眼前金花一片,幸亏是坐在榻上,让她不至于踉跄跌倒。

    “你不能这样做!她是你的妹妹!”楚母一张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便急匆匆的拉着小儿子的衣袖,不停地摇头。

    楚铮看看他妈妈拽着他袖口的手,没摇开:“不,从她算计我儿子开始,她就不是我妹子了!她楚娉应该叫洛楚氏才对!……妈妈,您也别忙着劝,实话告诉您吧,我说这些话,不是警告,而是告知!

    换句话说,那就是我意已决,不管您和她认不认,我都是会这么做的!……您也好,她也罢,别以为我这就是说着玩儿的,这话,一辈子管用!

    而我之所以和您说,也只是秉持着丑话说在前面的原则,免得将来您和她怨我没提前打招呼……这话,您也别想着瞒下来,还是那句话,信不信在您和她,怎么做则在我自己!

    哦,对啦,您顺便再告诉她一声,她最好从今往后离我远一些,有事儿也好、有困难也罢,千万别到我眼前晃,也别想着跟我求助,以免……自取其辱!”

    “你!”听到最后,楚母脑子一轰,只觉得天转地旋,一颗心高高吊起被不停地强迫蹦极着。

    楚铮见状,虽然眉头仍旧紧锁,动作却毫不含糊的一把扶住他妈妈,顺手给诊了诊脉。

    当初深造时,为了对付任务中各种突问题,他还专门学习研究了西医;后来,和媳妇儿真心.交.付之后,他还跟着媳妇儿学了学中医。

    还别说,他在医学方面,无论中医西医,都挺有天赋的。

    当时他还和他媳妇儿开玩笑说:“人都道‘不为良医便为良相’,没想我有身为‘良医’的天赋,却成为了‘良将’!”

    他媳妇儿听了他的话,耸耸肩笑道:“‘良医、良相’和‘良医、良将’听起来差不多,反正你也当不成‘良相’了,虽然有当‘良医’之天赋,奈何起点太晚,所以,你就好好儿的当你的‘良将’吧!反正做什么做好了,对得起一个‘良’字就行啦!”

    他媳妇儿说话向来风趣,这段笑言说起来,跟说顺口溜儿似得,一阵快言快语,把他们俩逗得乐了半天。

    楚铮摸着他妈妈的脉,心绪在回忆中一阵感慨。

    现在他虽然没有太高的医术,但是最基本的诊脉还是没问题的。

    给他妈摸好脉,楚铮心里松了口气,虽然他对他妈妈心里存着不满,但也不希望这大热天儿的把自己的妈妈气晕,毕竟他是做儿子的,不能太过分了。

    第六百五十章:

    “您先喝口水,冷静冷静。”楚铮将水放到他妈妈手中,叹道,“您放心,您刚才的晕眩,就是急得,没什么大碍!只要注意不要太激动、也别热着就行……一会儿,我给您煮点解暑祛火汤,您喝几碗就好了。”

    “哼!我不喝!”楚母靠在一旁,将头一扭,顺手将杯子放到了榻桌上,眼里含泪的抽泣,“我亲生的儿子和女儿反目成仇,都已经兄妹阋墙了!我还喝什么喝!我解什么暑、祛什么火!还不如和你爸一起住着去,省心呢!”

    楚铮没接话,他知道他妈妈这招儿是苦肉计,势必要把他.逼.得.改口才能罢休。

    可惜,他楚铮也不是没脾气的,孝顺归孝顺,可孝顺也是有手段有方法的,正所谓输人不输阵,他自然不能弱了气势……更何况,他也没输什么。

    “您要是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就把您送医院去,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都在那儿了,想必照顾您也方便。”楚铮说着话,就要起身,看样子是要把他妈妈抱下楼去。

    “你别动我!”楚母一见小儿子不按套路出牌,气得牙痒痒,一把挥开楚铮扶着她的胳膊,恨声道,“你这不孝之子!……要不人说,大公鸡尾巴长,确立媳妇儿忘了娘呢!我、我……我告诉你老幺,你也有儿子呢!你儿子将来也会娶媳妇儿!你就这样对我们吧!”

    “呵呵,我儿子将来娶了媳妇儿,给我生了孙子,哪怕我和子禾又有了更心爱的孩子,我也做不出帮着别的孩子去坑自己孙子的事儿来!”楚铮脸上露出一抹嘲讽。

    这话一说,登时就把楚母刚刚升起的气焰打了下去。

    是啦,她又记起来了,他儿子原就是来找她“算账”的!

    有选择.性.遗忘特技的楚母,神色蔫蔫儿的,看看小儿子,问他:“老小啊,是不是你媳妇儿让你过来的?她恨极了吧?所以.逼.着.你和娉娉断绝关系?逼.着.你这么和我说话?”

    “您说呢?”楚铮听到他妈妈这会儿还不忘攀扯他媳妇儿,心里更添几分不豫,“妈妈,实话告诉您吧,子禾的确让我给她个交代,但是具体怎么给,人家还记得避嫌,并不曾.逼.我说什么做什么……刚刚那些话,都是我真心实意想说出来的。”

    话说一半儿,楚铮运了运气,又道:“您……您不要忘了,我虽然是您的儿子,却不是您手里的棋子儿,不是您为了平衡这个、保全那个的玩具!我先是个人!是由自己思想和思维能力的人!”

    “我特别不理解,您当时决定帮楚娉做那事儿的时候,您有没有想过我,哪怕就那么一瞬的工夫,有没有想过我,您的儿子怎么办?”楚铮苦笑着摇摇头,“妈,您能这么做,我其实也不意外,毕竟大哥二哥给您生了仨孙子一个孙女儿,您最喜欢的楚娉也跟您生了一个外孙子一个外孙女儿……仔细说来,孙辈儿人您不缺,虽说您也疼湛湛,可到底不一样,对不对?”

    “我……”楚母觉得自己应该是不小心吃黄连了,不然嘴里不会这般涩苦。

    “妈,您别说,让我先说!”楚铮的眼眶.湿.红.起来,“可是,您有没有想过,您小儿子我,我只有湛湛一个孩子!当您把他坑一把后,您又将我置于何地呢?”

    终于将话问出了口,楚铮咬着唇角,抬起头,将几乎控制不住的泪倒回了眼里。

    “是,这些年我鲜少回家,和大哥二哥没法比,和楚娉更没法比!可是,我自认为还是尽了做子女的心了……这话,您和我爸也说过,也是承认的!……可我就不明白了,您们既然承认我也不易,怎么就能下得了手,做出夺我儿子上学名额的事儿呢?”

    楚铮悲怆的问着,他那双不满血丝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他妈妈不放,那股气势,看的他妈妈忙不迭的转开眼睛,不敢和他对视。

    “妈!您告诉您的小儿子我,我楚铮在您和我爸的心里,算什么?啊?!算什么啊!我!”楚铮嗙嗙嗙的拍着自己的胸口。

    那一声声听着就让人头皮麻的拍打声,让楚母也不禁心惊胆战起来。

    “您知道我知道您做了这些事儿之后,是什么心情吗?”楚铮失望的摇着头,“有什么事儿是不能和我说的呢?哪怕您让我帮洛立名他侄女儿想法子入学都行啊!有事儿您说啊!为什么偏要向您儿子我身上插一刀呢?!您知道我这两天心里多难受么?为什么啊!啊?为什么!”

    楚铮就是想不明白!

    他就是想不通!

    为什么他妈妈要选择这种方式帮楚娉。

    “你妹妹她怕……”楚母见儿子含着眼泪,一声声啼血哀鸣般的向她质问,心里也不好受。

    她喏喏着说了半句话,便让他儿子的冷笑声拦住了:“妈妈!楚娉她说的话,就是圣旨啦?她说什么,您就是什么吗?……那我算什么?去银行存款送的吗?!”

    “楚铮!注意你的言辞!你睁大眼睛看看,你在和谁说话!”楚母也有点儿恼羞成怒了。

    主要是她实在是没理,可又不愿意丢失做母亲的威严。

    故而也只能摆出家长的架子,冷斥小儿子,让他不要那么放肆。

    “呵呵。”楚铮板着的脸忽地愣了愣,旋即又是一阵摇头。

    他眼底的失望和落寞太过明显,明显的让楚母看了,都觉得刺眼。

    “行啊,我算是明白了!归根到底,和楚娉比起来,我就是个渣!湛湛也就更不算什么了!”他咬咬牙,把原本犹豫着要不要抛出来的腹稿扔了出来,“既然我们一家这么不受待见,那么为了咱么老楚家和谐高兴……

    从今往后,我们一家三口儿就不过来了!您和我爸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儿,我不会避而不见;该需要我尽责的,我也不会推卸……就这样吧!您好好儿保重,我一会儿给大哥打电话,让他和二哥抽出来一个,尽快回家来照顾您,我就先走了!”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