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急救医生佣兵路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两军阵前潜入夜
听书 - 急救医生佣兵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两军阵前潜入夜

急救医生佣兵路 | 作者:青湖山人| 2021-05-04 17:5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陆飞看着伊莲娜画出的位置皱眉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画的准确与否,看样子位置离德军战壕至少得有五六百米远,真有德军狙击手埋伏,应该是德军特别派来遮蔽战场的,这就有点麻烦了。”

维克多不耐烦的挠挠头:“不如我们直接就开着T-34冲过去,管他那么多!”

瓦列里摇头道:“你个笨蛋,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一辆像样的坦克,直接杀向德军还有什么战术突然性,德军肯定召唤后方炮火,覆盖我们所到之处。

就算侥幸通过,对方还有反坦克炮和步兵可以对付我们。”

陆飞点头道:“没错,T-34要作为秘密武器出其不意的使用,晚上侦察用T-34,我们这破家烂户的,实力它不允许啊。

你们也不用管,晚上就我一个人去,侦察下地形,搞掉个狙击手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在森林暗夜里谁能是我的对手。”

伊莲娜拉着陆飞胳膊,担心道:“弗拉基米尔大哥,太危险了,不要赌气啦,我们是坦克兵又不是侦察兵,认输也无所谓。”

陆飞摇头道:“不仅仅是为了赌气,了解对面德军的兵力部署很重要。

我预感到即将来临的大战会非常惨烈,知道的越多就能准备的越好,你以为我们只有一辆T34,就只能送死吗?

错,像我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打无准备之仗。”

伊莲娜搓搓手点点头,不再啰嗦了,男人做正经事,女人还是不要添乱了。

陆飞看看她冻得通红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捂了捂,招招手,伊万拿着冬衣棉袄走了过来,给伊莲娜套了上去。

“兄弟们,立刻穿好冬衣,我感觉森林里温度已经到了零度左右,做好防寒保暖才能更好的杀敌,都注意别冻感冒了。”

“车长,我的小手手也很冷,你也帮我捂捂嘛。”叶戈尔丑脸凑到陆飞身旁,可怜兮兮道。

“去死,你那是小手嘛,粗糙的可以把树皮都秃噜下来,再说了,你像个人一样动脑子好吗,那是捂手吗?那是公开的调情好嘛!”维克多似笑非笑道。

“滚你的,维克多,伊莲娜的事我都没意见,你有意见啊,行啊,你去和车长打一架,打赢了,我让妹妹找你捂手。”

“试试吧维克多,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万一打赢了,说不定能赢得小美女的芳心。你尽管放心,车长心胸宽广,不会和你计较的。”瓦列里怂恿道。

“倒不是为了抢女孩子,下午也没事可干,少尉同志,我们练练摔跤行不,拳击也行啊,敢不敢应战。”维克多仗着身高臂长,跃跃欲试道。

陆飞理都不理他,自言自语道:“天冷了,要捡点柴火点个无烟灶取取暖。”

说着话,突然一脚高踢揣在大树一米五高的分杈,直接踢断了如小儿手臂般粗细的树枝,接着随手掰扯,折断了树枝上所有的分叉,扔在了地上。

“兄弟们,动起来,冻土地比较难挖,先在冻土上烧点树枝解冻一下地面再动手挖,除了伊莲娜都来动手。

走,伊莲娜,我们去树林深处找点猎物。”陆飞若无其事的下令道。

维克多捡起地上的树枝用足力气掰了掰,发现树枝纹丝不动后,低头去坦克后取下绑在坦克后的铁锹,默不出声的划了个圈,准备烧火后开挖无烟灶。

等陆飞带着伊莲娜走出去十来步,他擦了擦头上汗大骂道:“瓦列里,你个阴恻恻的家伙,故意给我下套是吧!

车长是不和我计较,给我台阶下,你肯定知道车长拳脚有多厉害,故意害我。”

“是你自己笨,一个月前你也亲眼看见了车长一拳便打晕了鹰党军官,用匕首生生插入两个士兵的头骨,你做的到吗。

哈哈,不过你没被打一顿,没了好戏看,哎哎,别追我啊,救命啊!”

瓦列里幸灾乐祸的说着,突然维克多举着铁锹冲了上来。

陆飞不管他们的嬉戏打闹,反正树林深处谁也看不到,就算?国人看到了他也不担心,总不能为两个士兵用大炮轰,他们可没这么土豪。

陆飞带着伊莲娜往树林深处走,不时用红外望远镜找有热源的动物,希望找点活物打猎做晚餐。

黑面包实在是太强大了,他的牙对付不了,胃也消化不起。

“嘘,野猪!在我们前方200米,正在啃树根呢。”

“大哥,太棒了,我没吃饱,要吃肉肉,快开枪吧。”

“知道了,上树躲着,野猪发起急来不好对付,就是棕熊也得让着它们。”

“呯!”

陆飞转过背后的莫辛纳干,拉动枪栓抬枪瞄准,立刻扣动了扳机,动作一气呵成。

野猪哀嚎了几声,便不动了。

伊莲娜张大了嘴看着端枪的陆飞。

“是你傻还是我笨?这叫不好对付?”

“不好意思,谁知道二师兄饿的有点惨,这么不经打。”

“二师兄?”

“这不重要,别在乎细节。”

陆飞耸耸肩,把莫辛纳干扔给了伊莲娜,走了过去,不一会扛着野猪回来了。

“走吧,回去找个地方洗剥一下,这只野猪瘦的很,怪不得一枪就倒了,看来森林里的食物越来越少,连野猪吃不饱了,我们以后靠打猎吃饱,可就难了。”

“今天有肉今天吃,明天要饿明天饿,今晚有肉吃就行了。”

三个小时后。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个不停,野猪被洗剥切割了几大块在无烟灶上熏烤着,油脂递了下来。

看看野猪腿熟了,陆飞往前伸出手,在火光的映照中露出胡子拉碴的侧脸,将一只野猪后腿给提了过来,不顾滚烫,掂着手扯下一半,递给了身边的伊莲娜。

“伊莲娜,拿着,我给你撒点孜然和辣椒粉。”

“天真冷啊,谢谢大哥,你也吃啊,你们看什么看,吃你家面包啦,野猪是我和弗拉基米尔大哥打来的。不许说话,吃你们的闭上嘴。”伊莲娜将腿肉撕下一块,亲昵的塞进了陆飞嘴里。

叶戈尔欲说还休,想了下还是老实的闭上嘴,拿过一个猪蹄啃了起来,他怕说多了,一旦惹车长生气就只能吃黑面包了。

“啧啧,这味道,盐的味道全入味了,还有这刺激的辣味掩盖住了野猪的膻味。大哥,战争结束了,我们在一起后,你负责做饭行不行。”

“啊,你馋野猪肉多好,干吗要馋我的身子。”

“别秀恩爱了,天都黑了,有空想一下怎么去德军那儿搞风搞雨吧。”伊万也有点看不下去了。

“多简单的事,等会你们就守在树林里,我一个人去,你们去会拖累我,等我回来。

万一敌人来袭,兄弟们,就用T34开打,伊莲娜,你躲在坦克里。”

很快,一顿饱饱的的野猪肉大餐吃完,留下半个野猪身体吊在树上。

陆飞抹抹嘴上的油,把自己背包什么放下,背上莫辛纳干和雁翎刀大步走出树林,没入了黑漆漆的荒草地里。

伊莲娜看着陆飞轻松自在的消失在了黑暗中,虔诚的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兄弟们也严肃了起来,和伊莲娜一起在胸口划了个十字,祷告了几句。

“车长就像神一样,他想要做什么就能做到,我们好像是他照顾的孩子一样,太没用了。你们说这样正常吗?别的坦克车组难道也是这样的么?”伊万摇摇头疑惑道。

其他人默不作声的看着黑暗中可怕的远方。

“唉!想事情费脑子,费那功夫干什么不好,伊莲娜,去看看车长包里还有伏特加吗?只有你翻,他不会发脾气。”

所有兄弟们都转过头看着她,八只眼睛闪闪发光。

“不,车长的就是我的,不给你们这帮酒鬼!”

------

陆飞离开小树林几十米,看看左右无人,戴上了空间戒指里的头盔,又拉下了单眼的微光夜视仪。打开后轻松的走在无月的夜色中。

德军的阵地离他们驻扎的树林有两公里以上,摸黑走路一点也不轻松。

陆飞一路走来,不时发现荒草地上不少破损的枪支和其他废弃的装备,曾经被陆飞他们击毁的坦克大多被德军拖回去维修了。

上百具德军尸体也被收殓了。

走在曾经死人无数的战场上,阴风阵阵,草地上有既冻人又渗人的感觉,陆飞紧了紧身上新领的冬装棉袄,猫腰小跑了起来。

逐渐接近到德军战壕150米左右,陆飞趴在了荒草地里,取出了HKM27。

他把头盔放进了空间戒指,眼睛贴在HKM27微光夜视仪瞄准镜上,仔细搜寻战壕中的德军哨兵或狙击手。

“一个、两个、三个”,陆飞嘴里轻轻念着。

战壕里三个德军哨兵正走来走去的巡逻,却是没有狙击手的身影,这年代大家都没有防红外线的想法和办法,红外线探测人体还是不受干扰的洪荒年代。

陆飞正要继续起身往前,习惯性的抬头看了看前方草地上的情况,却依稀见几米外草地上有几个散开的铁罐子,似乎还串在一起。

嘿嘿,小心思还挺重呢,?国人还是挺惜命的嘛,生怕苏军战士们晚上摸过来。可惜你们面对的是超时空战士,嘿嘿。

他轻松的笑笑,几步上前,小心的跨过铁罐头“篱笆”,继续往前摸索前进。

直到距离德军战壕只有百米距离时,才重新趴了下来。

陆飞再次端起望远镜,看到战壕后的小树林里有不少帐篷和临时搭建的屋子,这些小屋子用树枝树叶胡乱搭建,到处漏雨,德军居住条件看上去也不咋地。

战壕左翼是一片开阔的草地,空旷的草地上稀稀拉拉的停着一辆四号坦克、一辆半履带装甲车和两辆军车。

白天看到的德军车辆配置有了变化,战壕右翼有两门反坦克炮停在小树林的边缘,这些作战车辆和火炮边上都没有德军,看来都去睡觉了。

陆飞偷偷的观察鬼子火力点,德军帐篷里走出来几个睡眼朦胧的士兵,提着步枪出来换岗。

陆飞想了想,今晚他单人匹马的还是不要动手了,他又不是真的刀枪不入,被打中也会挂的,关键它疼啊,再说现在动手,就算打死几个甚至十几个德军士兵,也意义不大。

他转身猫腰悄悄的往后走,借着长草的掩护,跨过铁皮罐防线,往后跑去。

慢慢退到两三百米外,陆飞小跑了起来。

跑出去七八百米后,前方忽然出现了几个红点,鬼祟的晃来晃去。

陆飞立刻蹲下,端起HKM27仔细看去,前方荒草地里居然潜伏着几只俄罗斯狼。

陆飞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你们别作死啊,我也不想吃你们,毕竟都是一条命,阿弥陀佛,我今天已经杀生了,关键这里离德军战壕不远啊,你们国籍也是苏联啊,别帮敌人啊。”

三只俄罗斯狼却没有他那么复杂的心里活动,三个狼分三个方向逼了上来。却又忌惮陆飞个子大,不敢逼的很近。

陆飞见它们真想动手,倒也不想那么多了,把HKM27放进空间戒指,手持长刀继续前进。

三只饿狼交替的冲上来几步又退回去,不停的试探,终于在陆飞傲慢不理的态度下,一只饿狼再也顶不住饥饿与诱惑,从他左侧扑了上来!

剩下两只也先后跳了起来,从三个方向,分进合击配合着向陆飞扑去。

狰狞的狼脸,血盆大口中散发着阵阵恶臭,离陆飞越来越近!

“唰”,一道劲风掠过,左侧野狼的肚子上突然出现了一条血线,随即下半身掉落在了地上,双眼中的红点熄灭了。

一刀划过狼腹,陆飞蹲下身体,让身后的饿狼从他的头顶飞过,突然右腿屈膝踢出,正中右侧扑上来的野狼小腹,当即把它给踢了回去。

陆飞的左手刀从左至右又砍了回来,闪电般砍在他头顶跃过的野狼身体上。

锋利的雁翎刀再次将第二只野狼从腰腹部位一刀两断!

陆飞得理不饶人,随即刀交右手,转头往右走了两步,毫不留情的一刀劈下!

刀光过处,劈开了躺地上呜呜呻吟的第三只饿狼脑袋。

他随即拿出块酒精棉在雁翎刀上擦了擦,刀入鞘,背在了身后。

“跟你们说了不要惹我,偏是头铁,杀狼又脏又累的,多影响形象,我也不想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