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鬼妖娘娘驾到 > 第七十一章 争吵
听书 - 鬼妖娘娘驾到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七十一章 争吵

鬼妖娘娘驾到 | 作者:甜啡| 2020-02-10 21:19 | TXT下载 | ZIP下载

    韩漠沉默着不言一语,握着手机的手愈加用力,手指关节处显得苍白。

    “你那么有钱你能供我一辈子吗?”花思慕说。

    韩漠抬眸盯着她的眼睛,话从喉咙口挤出,格外艰难,但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很清楚地说,“只要你要,我就能。”

    花思慕说得随意,他回答得郑重。

    果不其然,花思慕根本没有那个意思,伸出爪子敷衍地拍了拍,“那你可真棒棒哦,我为你鼓掌。”

    “但是本宫不稀罕,这人间肯定有不少姑娘排着队让你供,你对我就省省你的大男子主义。”

    “我爱收谁的钱是我的事,又没有烧杀抢掠,我的钱挣得堂堂正正清清白白,你是我的谁,你又凭什么管我?”

    花思慕的火力值爆表,在生气的时候哪句最伤人就专挑哪句,话没有经过大脑,不管不顾就说了出来。

    韩漠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咬牙站了起来,声音有几分颤抖,“是我,是我痴心妄想了。”

    鬼妖娘娘偏偏不知收敛,仰头对上他的眼睛,眼尾上扬,嚣张挑衅之意明显,“你才知道?”

    许平安都想拉花思慕的衣服让她少说两句。

    大哥,你就别火上浇油了,刚刚不都还好好的吗?

    他是真的怕两个人会打起来。

    许平安心惊胆战地在两人中间来回看。

    不过韩漠没有怒意,面色阴沉,相比于怒气,在他身上是沉重的悲痛,他沉沉地看了花思慕一眼,转身离开会议室,背影满是落寞。

    韩漠感觉自己的四肢,每一寸骨骼都在隐秘地疼痛着,他的一呼一吸,心脏的每次沉重的跳动,都让他要痛死过去。

    痛到他忍不住在转身之后眼角分泌出了生理盐水。

    他不能继续呆在这个房间里。

    不能在花思慕的身旁。

    花小慕这个小没良心的,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利剑,实打实地刺在他的心上,一扎一个准。

    是没资格,是痴心妄想……

    韩漠咬着后槽牙,强撑着走了出去。

    许平安愣愣道,“韩漠好像,哭了……”

    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

    花思慕这回难得没有接话,坐在位置上沉默不语,过了几分钟,假装什么事都没有,漫不经心地套上耳机,调整好角度。

    会议室恢复了安静。

    半晌。

    花思慕看着电脑屏幕上正在搞笑的演员,红唇吐出一字,“艹。”

    骂得刚劲有力。

    许平安,“……”

    许平安表示我还好,我还OK,我没有很怕。

    独自蹲在楼道口抹泪的姜珺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接受从此就是阶下囚的事实 ,堪堪止住眼泪,从兜里掏出纸擤鼻涕。

    餐巾纸刚罩住鼻子,还没来得及擤。

    背上被重重踹了一脚。

    “我草!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踢小爷我?!”被一屁股踢坐在地上的姜珺狂飙脏话。

    真当他小霸王这个名号是虚设是吧。

    凶神恶煞地转过头。

    “靠,是我不长眼。”姜珺把头转了回去,怂的一匹。

    开玩笑,知道他刚刚看到什么了吗?一双异瞳正闪着凶光,能不让人害怕吗。

    韩漠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在圣德学校,除了花思慕,就是这个没人敢接近的韩漠他不敢招惹,谁知道那个传闻是真是假,还是本少爷的小命要紧。

    也不知道韩漠发什么神经,莫名其妙踹他一脚,平日里和他根本没有交集,更别提惹他了。

    等再次回头看,韩漠已经走了。

    姜珺感觉自己的委屈已经无法用语言描述了,悲伤辣么大。

    于是……开始了第二波哭泣。

    “哇呜,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楼道口回荡着悲伤的回音,“惹谁了,谁了,了……”

    乾寒宫顶楼最尽头的包厢里,烟雾缭绕,混沌不堪,楼下是犬马声色,纸醉金迷的混乱江场。

    而仅仅一墙之隔,满室寂寥。

    是我痴心妄想了……

    你才知道……

    花小慕那双漂亮的杏眼就在眼前,黑白分明的双眸,睫毛乌黑纤长,水雾迷蒙,可那么漂亮的眼睛,怎么,怎么就装不下他呢……

    在她眼中可以看到世界万物的倒影,唯独没有他的实影。

    韩漠半倚在皮质沙发上,冷白的手指随意夹着一根烟。

    孤冷。

    原本空的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灰,韩漠足足抽了一整包烟,浑身的疼痛没有半分的缓解。

    韩漠本就有很重的烟瘾,在遇见花思慕之前,一个人没日没夜地抽,可以让自己躁郁的心得以短暂沉静。

    后来花小慕来了,韩漠再没抽过烟。

    他想着,有小姑娘在,抽烟喝酒总是不好的,他不愿在花思慕面前暴露太多的不堪。

    有时候烟瘾上来,左手会无意识颤抖,韩漠不在意地藏在身后,花小慕的笑是治愈他最好的良药,只是这药比罂粟还让人上瘾,让人欲罢不能。

    失之我命啊。

    无数次理智告诉他,就这样,保持这个距离,不要再近一步,没有结果的。

    花小慕这么好,可惜她的这份好是对所有人无差别的好,换个人她也会这么做,自己从来不是那个例外。

    韩漠艰难地扯了扯嘴角,自嘲不已。

    想什么呢?现实哪有那么美好,一个正当华年的小姑娘迷路来到城堡,爱上他那么一个有着可怖传闻的怪人,然后心甘情愿呆在深山老林一辈子?

    呵……可笑至极。

    以至于这么久了,呆在同一屋檐下的人,他都不敢去查她的身世,她的亲人。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没错,他就是一彻头彻尾的胆小鬼,知道结局的人又怎么会有勇气往前。

    连这次争吵也是,他往前了小半步,结果输得一塌涂地……

    新上任的经理推着放着名贵酒的小推车来到包厢门口,旁边跟着一位姑娘。

    这位姑娘穿着普通的运动衫,长长的头发,脸庞青涩,带着伪装出来的不谙世事。

    “你可得好好表现,说不定就能平步青云了,别忘了我的好处。”经理有点紧张,特地在门**代。

    顺带着整理了一下西装。

    他新上任,可是对乾寒宫这位幕后老板做足了功课,包括他喜欢的姑娘的类型。

    这次他准备的姑娘也很会跳钢管舞呢。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