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港综世界大枭雄 > 434 濠江风云起
听书 - 港综世界大枭雄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434 濠江风云起

港综世界大枭雄 | 作者:萌俊| 2020-09-16 14:3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玫瑰?”

“以前在港岛混的那个?”矮个男人眯起眼睛,吐出一口烟雾,出声笑道。

他并不是不知道玫瑰的名字。

也不是不知越南帮来历。

越南帮马仔跪在地上的马上大声喊道:”是!是!是!”

“我们大姐就是港岛以前四大庄家之一的玫瑰!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们大姐谈!你为难我们是没有好下场的!”

“我们越南帮背后有大老板撑腰!”

“建议你放了我!我们好好谈!”

越南帮马仔大声喊话。

他也早已满头大汗。

而他身后则是十几个吊在半空的越南帮小弟…

看得出来。

这个跪在地上的家伙还是个头目大哥,帮会专程派来澳门做事的领头人,只是不知得罪什么人马,整支人马全部被人打掉。

只见十几个赤身裸体的小弟吊在半空中,他们全部都被麻绳绑住双手,高高挂起在房顶上。一个个浑身上下布满什刀伤棍伤,刀口淤青,滴滴嗒嗒正落着血,垂下脑袋半死不活的样子,五官面孔也被打的没有人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差不多都快死了。

反倒是跪在地上开口答话的马仔头目,可能是由于对方要问话的缘故,虽然脸上也有遭遇殴打的痕迹,但是起码还像个人样,能够清醒的开口说话,报出名号让对方考虑。

可是坐在椅子上的矮个男人,根本没有半点考虑、忌惮的样子。

当他听见“玫瑰”和“四大庄家”的名号以后,嘴角啧笑一声,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越南帮头目面前,蹲下身子,扶起对方的下巴,眼睛盯着越南帮头目讲道:“谈?有什么好谈的?”

“濠江!”

“我说的算!”

“想干嘛就干嘛,想干谁就干谁!”

“切,四大庄家?一个过时的老古董,臭婊子,有什么资格来拿赌牌?”

“哗!”矮个男人用力甩动手腕,直接把捏着越南帮头目甩倒在地。

而越南帮头目本身跪在地上,被人捏住下巴,身体便有些失衡。

这下滚倒在地以后,只听他大声喊道:“我们越南帮有大老板!你惹不起的大老板!”

“濠江还没我惹不起的人!”矮个男人站起身朝旁边的马仔伸出手掌,一名叫作“街市伟”的黑衫男人,立即将一把手枪交到大哥手上。

“咔嚓!”濠江大哥拉动枪栓,砰砰砰,对准地上的越南仔连开三枪,直接把越南仔当场打死在地。

随后他丢掉手枪,出声讲道:“全部干掉!”

“今晚喂鱼!”

“呛!”街市伟抽出腰间的一把带鞘鱼刀,用手把刀鞘丢弃在地,走到一名吊着的越南帮小弟面前。

“呛!呛!呛!”同时,十几名站在旁边的濠江帮马仔纷纷抽出鱼刀,脸色凶恶走到越南帮小弟身前……

“噗!”街市尾一刀捅进越南帮小弟的胸口,旋即往下推刀直接把越南帮小弟开膛破肚,哗啦啦,各种污血、肠子等器官直接爆出。

他完全就是在用杀鱼的手法杀人!

“噗噗噗!”其余小弟也是一模一样的杀人手法。

现场瞬间变得极为酷烈、血腥!

而且腥味弥漫!

宛如鱼市!

先前吊在空中的越南帮小弟都马上死光,一个个变得浑身无力,身体耷拉在空中。

和用草绳绑着的死鱼别无二致!

而大额头,短下巴,塌鼻梁,皮肤黝黑的越南帮马仔们。

他们具有东南亚人的特点。

这和濠江帮的马仔大为不同。

因为濠江帮的人马从小在澳门或者周边岛村长大,虽然一个个身材瘦小,皮肤干瘪,但却鼻梁高挺,以国字脸和椭圆脸居多。

这和地域习性分布开关系,也和地缘政治有所联系。毕竟,越南帮的马仔虽然都是华人,但不少年轻人的母亲都是越南女人,而且长期居住在越南帮,习性长相自然会有所变化。

而濠江帮的人马却长居海边,精通水性,家里多以渔为业,澳门还属于殖民地,又受到西班牙人影响,两者产生的特征都非常明显。

“走!”濠江大哥深吸一口长气,好似对血腥味习以为常,甚至有些眷恋和喜爱。

小时候。

他家杀鱼摊都是这股味…

只见他摆摆手,当即便带着人马走出仓库。

街市伟跟在他的身后。

一大群马仔紧随其后。

剩下一批人在里面卸下尸体,准备喂鱼。

澳门的海风迎面吹来。

吹不散血腥味。

反而让风力的腥味更浓了。

而街市伟!一个身材高瘦,眼窝深陷,眼神犀利的高个男人!濠江帮二号人物!以精明能干著称!大哥崩牙驹!

崩牙驹!那个身材矮小,叼着香烟,穿着条纹衫的濠江大哥!濠江帮一号人物!两年前走一手创立濠江帮!心狠手辣,是澳门社团第一人!

澳门不像港岛一样地盘广大,可以养活好几个社团,经年累月的斗,一斗就是十几年,几十年。

澳门只是一个小海岛,就那么点地盘,只能养起一个大社团。从出位到上位两年时间足够,而且可以做第一!

更别说和内地、台岛、金三角等地方比了。

而且论各种生意,澳门都比不过港岛。

毕竟人口所限嘛…卖粉,走私连邮费都赚不到喔!真正能赚钱的只有两样,一样是军火,一样是赌场!

澳门作为亚洲军火中转站,军火生意一直捞捞掌握在“契妈”手里。

崩牙驹和“契妈”关系不错。

不会动“契妈”的生意。

现在濠江帮日渐壮大,急需开拓新的财路,支撑起整个帮派向前发展,继续坐大。

崩牙驹便盯上另一项最赚钱的生意——赌场!

或者说是赌牌!

一家能够开设新赌场的牌照!

给何先生的赌场打工、当保安、丢人去喂鱼。哪有自己开赌场赚钱快啊?于是崩牙驹便盯上澳门政府今年颁发的“赌牌”,对越南帮下手只是清除对手而已。至于对手什么人撑腰,有多大实力?崩牙驹不是很清楚…

他只知道澳门江湖崩牙驹最大!

......

“咳咳。”

崩牙驹开着丰田回到家中,接过旁边马仔递来的水杯,喝下口水清清嗓子。

旋即,他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嘟嘟嘟。

电话接通后。

他出声说道:“阿瑶。”

“我已经搞定越南帮的人了。”

电话响起三联帮大嫂“丁瑶”的声音。

“驹哥。”

“多谢你了。”

“我一定会按照约定,你一半,我一半。”

“平分赌牌!”

所谓“平分赌牌”自然是合资开设一家赌场,两人对半持有股份,平分赌场收益。

真正的赌牌只有一块。

“好。”

“我相信你。”

“你什么时候过来陪我?”

崩牙驹嘴角露出一缕笑容。

笑容有点荡漾。

丁瑶则是拉长声音,语气暧昧的说道:“驹哥…你知道的…雷功那个老头根本满足不够我,我也很想要早点见到你…”

“可是台岛最近事情多…”

“我还陪雷功去祭祖……”

崩牙驹语气沉下来道:“好!”

“你去陪雷功吧!”

“等我拿下赌牌!你就得在澳门天天陪我,天天替三联帮处理生意,老子要天天睡你!在雷公和你打电话的时候睡你!”

“嘀嗒。”丁瑶挂断电话,最后只留下一句:“我等着你…”

“真TM够骚!”

“我就喜欢骚的女人!”崩牙驹挂断电话,再度叼起一根烟,眼神非常凶恶。

一块赌牌。

牵扯着以亿计的利益。

越南帮!大老板!三联帮!濠江帮!

濠江风云起!

港澳台共聚!

……

三天后。

总署。

庄世楷端着一杯咖啡来到地下室一层。

“庄sir?”

“你揾我?”

曾向荣抬起头问道。

可怜的内务部办公区,设置在地下室一层,堪称是全警署最底办公。

当然,这不是故意给内务部找难堪,只是洗衣房,停车位等等设施,绝大部分都搭设在地下室。

内务部办公区设在地下室一层更加方便办公。

而曾向荣作为内务部总督察。

对于内务部事物有很大优先权。

因此,他的办公桌非常显眼,就在办公区最大、最安静的位置。

只是堂堂一个总督察调在内务部坐冷板凳,怎样都会有种凄凉悲惨的感觉。

何况,每天准点上下班,看报听广播的日子。

真是令人很不习惯!

庄世楷一身笔挺的西装,拿着咖啡杯,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

他一进办公区就被曾向荣发现。

曾向荣马上脸色激动起身向长官问好。

毕竟,庄系最近连战连捷,打到陆系直不起身,陆明华主动辞职了。现在庄sir来他是不是要捞他出去了?

曾向荣可不是想混吃等死的家伙!他非常想回行动部门建功立业!

可是庄sir却故作姿态的讲道:“是啊!咖啡刚刚洒落西装,揾你洗件衫!”

“呃……”

“洗衫交给旁边洗衣房的督察。”

“填个表。”

“我不负责洗衫的!”曾向荣心道自己好歹是个总督察,就算坐冷板凳也是一个总督察,怎么可以让总督察去洗衫呢?

而他听见庄sir不是来捞他出去,而是专程来找洗衫的,当即表情一滞,感觉委屈到家了。

激动的表情也缓和下来,神色当中还有些失望,语气更是充满尴尬。

庄世楷则是端着咖啡看向他问道:“怎么?”

“不高兴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