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非酋变欧之路 > 第六章 散修
听书 - 非酋变欧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章 散修

非酋变欧之路 |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2020-10-10 20:0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现在的她们还是弱,根本做不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怎么做都会沾染上因果,那么要怎么做?如果因此就畏畏缩缩不敢向前,最终也只会是一事无成,所以因果什么的还是暂时不要想,玉真想清楚后知道自己必须努力晋升。

关于因果这个问题到底该怎么做,她自己心里没有一点点的答案,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得到一点点没有的提示,只是在前行的过程中发现问题,并没有前辈的提醒,现在的她反而觉得没有必要知道的更多。

因为知道的越多,就会发现知道的东西太少,越会发现很多事情都有着丝丝缕缕的关系,有可能因此受到影响,就像是她现在一样。

怪不得说无知是福,她知道凌霄总有一天会知道所谓的因果关系,但受到影响的她觉得凌霄还是不要知道的太早,以防止她的道走歪。

这是玉真思索后的想法,经过一次次的事情,她努力想要向上,但同样知道还要找寻更多的人脉关系,而不是成为那种没有任何援助的修士,最终有可能死在那里都没有人知道。

出身于散修的她一直就没有师门、家族的作为后台,在成长的过程中吃过不少苦头,毕竟人与人之间在很多时候讲求的是党同伐异,而散修一开始就是宗派弟子、家族成员的对立面。

因为双方的很多方面是完全相反的利益受益者,作为宗派弟子、家族成员往往想要把好处占住,那么散修也是这种想法,那么就有着利益冲突,势必造成散修在很多地方受到打压,仅仅一个功法就可以死死卡住散修的喉咙。

很多散修想要努力向上,为自己争取更好的出路,势必想要弄到更好的功法,因此会有散修为了好一点的功法做危险的事情,或者是成为某些修士手里的刀。

很多时候散修们一辈子也不能翻身,一直沦为其他修士的棋子,根本就没有机会跳出来棋盘,就算是有那种惊才绝艳的散修改良了功法,但也不可能把自己改良后的功法告知散修。

最多是他自己或者他的亲戚、弟子可以知道改良后的功法,那么必然会出现一个现象:每一个散修在没有好功法时一心想着怎么搞到好功法,说那些有好功法的修士自私自利,但一旦自己拥有好功法绝对会捂得紧紧的。

玉真自然知道这种情况的原因,因为个人的立场有变,既得利益者的身份让一个修士可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份变了之后说的话也就变了。

但惊才绝艳的修士就没有几个,作为散修的修士们一般都是很弱,和那些宗派比差得太多,一般宗派都会有高位修士,有时候打了小的,会有老的出来撑腰,那么散修们自然只能是修士底层的一份子。

玉真他们三个废了不少力气才终于爬上来,可在对上死去的禁忌根本就直接败了,而逃出来的他们以为自己的功法特别的好,结果在这个地方却发现更还的,让她有些感觉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是自己有传承就好了。

作为散修,上面的那些高等修士就算是一般不会出手对付,但也不会出手相助,她希望自己能够找寻到更多的助力,他们这些努力向上的散修们抱团取暖也好。

而凌霄能够在凡人时就可以穿越好几个时空,就代表着她身后有高人,即使她根本不知道高人是谁,但凌霄要是走的更远的话,说不定会拉自己一把。

玉真才没有告诉她关于因果缠身的问题,免得她一下子想歪,这一点不得不防,就连玉真也曾经有些惧怕因果,做事情时要再三考虑一番,她不想凌霄也是如此过下去。

这段时间里她有些心神不宁,因为功法的问题让她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为什么妖族功法她们两个人都感觉很契合?难道人族也是妖族的一支?

打住打住,她发现自己又要想歪,按着之前的想法人和妖族应该都属于动物这一行,但人和妖还是有些区别,从科学侧的话说即使人类和动物们的DNA相似度很高,但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分类。

玉真决定这段时间不再研究功法,以防止她自己一心琢磨什么人和妖的区别,那么还是找些别的事情去做就好,她对于什么妖族没有太多的感情,自然没有想着去照顾妖族的崽崽们。

不过她发现这些看护小崽崽的人主要是傀儡,傀儡门使用的是灵石,用一块少一块,还是研究一下怎么使用替代品,想清楚后的她就着手研究。

她想起来电池,尤其是可充电的电池,对她触动很大,她准备研究出来一种可持续充能的灵石,这样子就不会惧怕灵石不够,不敢使用傀儡。

毕竟使用傀儡多了有可能导致灵石不够,那么就想办法让灵石自己充满,灵气更多是一种能量体现,如果各个能量都能充进去更好,玉真玩的很高兴。

凌霄知道后抽出时间和玉真探讨一番,当然她更多的时间还是放在妖们那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探查,她大概问出来妖族有几个化形出来的大妖,寥寥无几。

事实上这个世界的妖们大都是一直没有化形成功,最终死的时候都是以本体过世,就是那几个化形好的也是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成功,还有好几个是喝了三生三世轮回丹后死了好几死后勉强活过来。

在没有遇到鸽子之前,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现在则明白了一件事,那些妖根本就是活生生饿死的,神魂进入生生世世后无法感知自己的身体情况。

没有身体的依托自然也活不下来,现在的凌霄不知道那些妖们在进入所谓的轮回后,会不会完全忘记自己的本体上的事情?

就比如说凌霄就属于带着自己的记忆穿入,那么在面对原主死劫时就比较有自己的见地,才会度过一次次的死劫,那么要是没有记忆就会有所变化。

以凌霄的猜想应该是能够忘记,大概以为自己就是梦中人,来个一梦千年,好处是那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对妖们来说是一个大大的考验,但也有着不好处,妖们忘记自己是谁。

忘记自己的身体还需要进食,就算是本体一天天变得虚弱下去,妖们依旧是什么都不知道,它的神魂活在另一个世界里,身体完蛋后神魂也会消失,最终还是没有化形。

凌霄想到这里感觉很不好受,万一这个喝了三生三世轮回酒的人就是她,能够保证自己一定保有记忆?不能!凌霄不敢小看轮回酒,也许只有自己试试才可以确定。

一想到自己忘记了过往,一心以为自己是梦中人,神魂在另一个世界浪,而自己本体却在渐渐消瘦下来,总有一天直接要死,这个情况让凌霄一下子打了个寒战。

一想到这个身体就如同植物人一样,没有自我反应,又没有人帮着喂食,只会一点点饿死后,她就感觉心里凉凉的,这个酒可以真的杀人于无形之中,那属于相当厉害的杀人武器,倒是让人察觉不住来问题。

那么既然是这样,凌霄怀疑有人带着几分好奇心去实验一下,或者是想要除了某个妖,就完全可以故意把酒泻露出来,对方有可能抢着送死,而杀妖的妖手上还十分干净,和它仿佛没有任何关系。

等到和玉真在一起时,她说出来自己的猜测,玉真也无法确定喝下轮回酒是怎么一回事,要知道现在的情况有着太多的未知。

但她想了一下后,决定放开手看看,有些问题等着慢慢查就是,反正有一只妖族鸽子在这里,有必要不让它死了就好,它醒过来后应该会告诉原因。

“还是多看着它,将来它醒了就可以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玉真说,此刻的她对于鸽子多了几分关注,当然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鸽子这一睡有很长一段时间,到后来她都不在意这个鸽子。

凌霄听后也是点头,要是鸽子清醒过的话的确可以解答出来很多问题,那么就拭目以待,她命令自己的傀儡接着照顾好鸽子,她很想要知道情况,自然让傀儡多一些照顾,也多了几分认真的记录。

当然原本躺在地上的鸽子也换了个地方,之前她一直觉得妖族的身体素质好,不然只怕是完蛋。但一直不醒的话就是有些问题,凌霄才会想起来专门给她打个小平台,让鸽子在上面休息。

凌霄在观察过一段时间后就渐渐不怎么太关心这位鸽子,有傀儡照顾就好,反正现在的她比较喜欢看那些可爱的崽崽们,一个个都是十分可爱。

在这个过程中凌霄决定要探索更远的地方,最终她打算去湖边去看看,要知道她有时候会看见那个绿色湖面,一直想要去看看,却没有抽出来时间,现在一切事情都走上正轨,那么想要去看看情况。

她因为一开始对妖族不怎么理解,所以就没有想着下去看看,现在知道这些妖族要比人类憨厚老实很多,那么凌霄准备去看看情况。

要知道那如同绿宝石一样的湖水一直让她感觉很不错,而水是动植物们都需要的物质,还有水里应该有鱼和水生动物,那么自然要去看看。

在下去之前要注意很多事情,要知道这水里也有可能出现危险的东西,比如说蛇,说起来这个地方就没有什么蛇类,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妖们普遍不喜欢蛇类,基本上见到就杀掉,导致蛇在这附近很少。

而妖们说它们为什么会对那些蛇类赶尽杀绝?主要是因为绿宝石湖里有一条蛇妖,这一只蛇妖让妖们吃过不少苦头,不少妖死在蛇妖的腹中,大家都是恨之入骨。但它们打不过蛇妖,大家就把那里列为禁区。

啥?有蛇妖?凌霄听到后感觉不怎么好受,她不怎么喜欢蛇类。作为一个修士,她无惧普通的蛇类,但要是妖族的话有可能要多多注意,谁知道蛇妖们到底有什么技能?喷毒?缠绕?还是一口吞进蛇的肚子里。

一想到这些可能性都让她提高了警惕,之前世界传说中的妖族蛇类里最有名的是白素贞、小青这两个,那是人见人爱,导致大家对法海十分讨厌,感觉他强行拆散了一对有情的人妖之恋。

好吧!凌霄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后来看的书多了,才知道温柔可亲版的蛇妖根本是后人魔改过,将早期的蛇妖传修改到完全颠覆整个结局。

就算是魔改版的白蛇传里两个蛇妖也不是全部无害,故事里有水漫金山这种事情发生,要是真的如此,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丧失了生命,毕竟在洪水来临时普通人类无法抗衡。

EMMMMM!相信看过早年版的白蛇传,应该对所谓的妖怪敬而远之,毕竟那种原型出来后能够夯得住的人,根本就是没有一个,想想看:一个水桶一样粗细的蛇盘在自己身上,大概没有几个人会挺住。

后来凌霄看过的仙侠里也是有不少蛇妖,有好有坏,当然这个好坏是人类的标准,没准在蛇妖眼里它们做的没有错,都是为了活着。

幻化出来的人形一般也是那种肤白貌美的美女,但有时候会露出来一个问题,因为蛇口可以张的很大,那么幻化成人形时也应该是这样的,一想到这个形象,凌霄心里有些感觉毛毛的。

作为原本是普通人类的她,心里比较惧怕冷血动物,也没有找到相关的萌点,在她的心里还不如毛茸茸的可爱,她对蛇妖多了几分警惕。

这一点上蛇妖属于比较吃亏的,哎!这是没有办法,她就是无法喜欢这种动物,那么一般相安无事就好,更多的喜欢是一点也没有。

而某些动物就无比沾光,因为它们得到人类大多数的喜欢,这其中最有名的是滚滚,面对滚滚时即使知道它并不是想象中的没有杀伤力,毕竟它属于熊科,牙齿的咬合力强大,但大部分人看看黑白相间的滚滚,第一个感觉就是萌。

这一点上蛇比较吃亏,大约是人类祖先吃过不少蛇类的亏,才会在大部分人第一眼看到蛇类,就感觉到警惕性加强,大部分人看见蛇后不是惊跳,就是想着打死,那种想要把蛇当成爱宠的人也有,但绝对属于不多的一部分。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