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都市之归去修仙 > 第344章 我踏七彩祥云来找你……

第344章 我踏七彩祥云来找你……

都市之归去修仙 | 作者:予我孤存| 更新时间:2019-01-11 04:2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摇了摇头,易白将一壶酒喝尽,他才回了房间。这一刻,他有点明白为何林副将会喜欢喝酒,那是在麻痹自己,让自己忘记不开心的过去。

    军机九处第一天才成为废人,他得有多坚强,才能选择继续活下去。换做别人,只怕生不如死。

    回到房间,易白盘腿而坐,继续冲击风池穴。

    很快,体内,金色灵气疯狂冲击,像是条条金龙不停咆哮。剧烈的疼痛随后而来,易白却一直咬牙坚持!

    一夜过去,风池穴依旧没有冲击成功。他全身早已经被冷汗浸湿。

    在那巨大的痛苦折磨中,他坚持了整整一夜。给他动力的是——心中的牵挂。

    “易白哥哥……”

    一大早,怀柔的声音传来,随后没有敲门就推门而入,她神色暗淡,像是一夜没睡好。

    易白有点心疼:“怎么了?”

    怀柔抬起头,忽然拉住易白的双手:“易白哥,我们现在就离开川野家吧。”

    易白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离开川野家。真的。”怀柔的表情很认真,“昨天晚上我想了一晚上,我怕事情朝最坏的方面发展,所以,我们走吧,我不见我父亲了。”

    “反正这么多年我重来都没见过,我只想和易白哥哥在一起呀,永远在一起呀。”怀柔强逼自己露出笑容,只是这笑容,少了往日的灵气,变得不再灵动。

    易白呼出一口气,摸了摸怀柔的头,道:“怀柔,别说傻话,别逃避。有些话你必须问清楚。你忘记了小时候同你母亲吃的那些苦了?”

    “在你和你母亲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里?在你母亲重病的时候他在哪里?在你小小年纪就为家里忙上忙下的时候,他在哪里?如果他不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易白哥发誓,总有一天会压着他去你娘亲坟前忏悔认错。

    但,这些事情都必须要你去了解,去面对,而不是逃避。如果你逃避,你永远不会知道他究竟是被逼无奈,还是真的亏欠你们母女太多太多。”

    易白的表情第一次这么严肃。

    他也舍不得同怀柔分开,他也畏惧怀柔被强行带走。

    但,有些事情逃避不了,那人是为了怀柔而来,就算今天逃避,他若查到怀柔的行踪,定然会主动找上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该面对的就不能逃避,这是他命运发生变化的一年来得到的结论。

    “易白哥哥……”

    怀柔瞳孔闪烁不停,像是没有预料易白会说这样一大堆话。

    “怀柔,放心吧。易白哥还是那句话,将来不管因为什么导致我们分隔两地,我都会想办法去接你!到时候我乘坐飞天马车,踏着七彩祥云去接你好不好?”

    易白故意将事情说得美好。以便怀柔能够接受。

    “乘坐飞天马车?踏着七彩祥云来接怀柔?”怀柔双眼冒星星,但随后还是一阵暗淡,“可是怀柔真的不想同易白哥分开。”

    “怀柔,易白哥也不想。但就算我们分开,心始终在一起。何况,事情或许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呢。反正不管怎样,易白哥都要尽最大的力量将你留在身边。所以,你勇敢去面对吧。不能逃避。”

    易白将怀柔搂在怀里,声音温柔无比。

    “嗯,怀柔知道了。”怀柔终于点了点头,紧紧抱住易白的腰,良久才松开,道,“易白哥,怀柔就不打扰你修炼了。”

    话落,便转身离开。

    其实,怀柔的内心还是想见一见她的父亲,她心里的确有太多太多要问的。

    怀柔离开后,易白盘腿而坐,继续冲击风池穴。

    “冲,冲,冲!为了怀柔。给我破,给我破!”

    他近乎疯狂,撞击的疼痛已经阻止不了他那颗想要变强的心。

    不多时,他全身冷汗淋漓。

    日出日落,他一坚持就是整个白天。

    “呼!”

    深呼一口气,他脸色苍白如纸,身体躺在地上,居然不能站起来。他力竭了,身体已经抵达极限。

    “公子。饭菜还是给你搁在门外?”

    仆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易白点了点头:“放在门外吧。”

    其实中午的时候仆人来送过一次饭,易白虽然喜欢吃美味,但修炼才是最重要的,中午的饭菜到现在还搁在门外。

    十分钟后,易白身体恢复行动力,这才站了起来,打开房门,月亮又升了起来。

    易白提着饭菜,再次去到亭台,一边喝酒吃菜,一边仰望明月。

    月亮很美,可大多时候都是月缺,月圆总是少数。

    易白望着弯月,怔怔入神。

    不知道什么时候,弦声响动,婉转低沉的乐声响彻院落,余音绕梁,直上天空。

    易白收回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池塘。

    池塘荷叶边,停了一艘小船,小船船头上,坐着一位白衣女子,白衣胜雪,一尘不染,她身上有一股出尘的气质。

    不过,由于距离太远,易白只能勉强看到女子的容貌,不过这朦胧的美,更增添女子一分神韵。

    曲声婉转,忽而激昂,忽然低沉,像是在演绎人世繁华衰败、快乐和忧愁。

    良久,琴声消失,女子划着小舟,上到岸边,翩然而去。

    两人没有说一句话。

    十分钟后,易白喝完酒,重新回到房间。二话不说,盘腿冲击脚底风池穴。

    “冲冲冲!”

    剧烈的疼痛从脚底传来,随后蔓延全身,灵气巨大的冲击力,损害的是他整个身体。像是洪水冲击堤防。

    “不行,到现在都没有将穴窍冲开,一定冲击的力道还太小!我要加大力道,必须破了它!”

    易白内心不停大吼,体内灵气游动的速度再次加快,像是一头头不停咆哮的金龙。

    此时若他是脱了衣衫,就能看到他的身体隐约有金色灵气在游动,像是要撑破他的身体,透体而出。

    易白为了尽快打通风池穴,近乎疯狂!

    冲冲冲冲冲!破破破破破!

    易白全身被汗水浸湿,依旧咬牙坚持。

    “啊!冲!”

    灵气狂暴,从四面八方涌来,随后撞击在一起。

    轰。

    一声闷响,他感觉体内产生了巨大的爆破……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