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第一状元郎 > 第二十三章 终日打雁啄了眼

第二十三章 终日打雁啄了眼

大宋第一状元郎 | 作者:日日生| 更新时间:2019-05-15 20:1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扬州城里,几乎都知道‘财大气粗’的宅子在哪,很快一行人就被指引着来到杨府门前。

    “直娘贼,都说扬州富庶,果然是名副其实,这宅子在汴梁也排的上吧。”为首的骑士骂骂咧咧,身后的一行人也都附和着骂起来。

    杨府的门子刚刚赶走徐家的人,就见一群大兵前来,还以为是来寻衅的,吓得战战兢兢。

    “开门,开门,这里可是杨霖的府上?”

    杨府门子不禁咋舌,这么嚣张跋扈的当兵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宋朝重文轻武,一般的武官在这种后方的州府,可不敢这么高调。

    “诸位军爷,你们是?”

    为首的骑士下马,率众闯进门来,轻轻一推门子就吃不住摔倒在地。

    再看这些人,一个个吊儿郎当,手插在腰带里,和街上的泼皮相似。

    “少废话,把杨霖喊来。”

    说完一行人就吵吵嚷嚷进了大堂,浑然没有一点客人的样子,倒像是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杨霖在后院一听汇报,大吃一惊,难道徐家还有这个本事?

    不过事情是自己挑起来的,肯定不能躲避,硬着头皮来到大堂,一看这些人的服装,杨霖就知道徐家请不动他们。

    “诸位将军,学生就是杨霖,不知有何见教?”

    为首的转过头来,去掉头盔之后竟然也是一个少年,见到杨霖笑着说道:“你就是杨霖,没想到这么年轻,我们是皇城司的,奉皇命来问你几件事。”

    杨霖一听心里咯噔一下,皇城司是什么地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大宋的锦衣卫,他们不受三衙辖制,乃直属皇帝的特务机构。

    这些人权柄甚重,一掌宫禁宿卫,一掌刺探监察,是大宋的特务窝子。

    而且这些人的出身都是开国勋戚的后代,大部分人都是世袭爵位的王公子弟,所以尽管他们多有亲从亲事、狂行悖法、纪律废弛,三天两头被文官臣僚上书弹劾,但是一般根本不会受到惩罚。

    这也变相助长了皇城司的气焰,让他们更加嚣张。

    “官家竟然也知道学生的名字?”杨霖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问道:“不知道官家有什么旨意。”

    “咱们皇宫的童贯童供奉,与我们几个素来交好,他说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跟你说些虚的了。你敬献的那些奇珍,颇得陛下欢心,而且你跟童供奉说的什么蹴鞠联赛,官家十分感兴趣。我们这次来,就是要问你,这个联赛具体是怎么回事。”

    当初童贯在江南搜刮,杨霖和他时常一起饮酒,盒子了曾经说到过如何获取皇帝的宠信,杨霖洋洋洒洒提了许多吃喝玩乐的主意,其中就有蹴鞠联赛的事。童贯记得不是很清楚,稍微和赵佶透了透,就惹得赵佶很感兴趣,恨不得马上就开办。

    于是赵佶就派了自己的亲信中的亲信,直属皇帝的皇城使前来问询,杨霖心中冷笑一声,这厮要是治国有这份积极性,早就把燕云十六州收回来了。

    杨霖早就有所准备,以前还想着入京做官了之后,再教唆皇帝,来获取宠信,现在看来要提前派上用场了。

    “诸位稍等,我这就去拿。”

    走出客堂后,杨霖顿了顿,高声道:“杨三,书房左侧的架子上,用书镇着一张宣纸,给我取来。”

    回到大厅,杨霖马上换了一副笑脸,笑吟吟地说道:“各位远来辛苦,时辰也不早了,给官家的公事办完了,也合该咱们歇息放松一番。扬州菜色虽然不比汴梁,但也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学生家中的酒楼有一道鱼汤,最是鲜美,你们可一定得尝尝,才不枉来了扬州一趟。”

    一行人连日赶路,早就饿了,也不退让就跟着杨霖出去吃酒。

    神仙居是扬州顶级的酒楼,今日被少东家包场,暂停对外营业。

    酒楼内,杨霖坐在陪客位上,不住地劝酒。这时候的酒没什么度数,对于杨霖来说,简直就跟饮料一样,灌得皇城使们东倒西歪。

    一顿饭下来,杨霖已经知道为首的少年叫刘清水,十分朴实的名字。他爹乃是汴梁城中一个酒保,只因为女儿生的国色天香,被杨戬如获至宝献给了当时还是端王的赵佶,等到后来赵佶登基称帝,刘氏直接封了贵妃,刘酒保摇身一变成了国丈,刘清水也就成了小国舅。

    他姐姐长得倾国倾城,据说在后宫也是宠冠一时,从这小刘身上也能窥出一二。

    这小子玉面剑眉,肤白如雪,俏目隆鼻,唇若朱砂,单看形貌美如处子,若不是嗓音沙哑出口成脏,喉咙还有喉结,杨霖都要以为这是个雌儿扮男装了。

    从刘清水到他的手下,都喝得脸红耳赤,酒楼内吵嚷一片。

    杨霖有心结交,站起来说道:“酒酣耳热后,正该泡一泡去一去酒气,正好学生家中有一家澡堂,诸位如若不嫌弃,咱们一起?”

    雾气缭绕,水气氤氲。

    杨霖和刘清水半坐在热汤池里,头上各自敷着一条冷水浸过的手巾。

    外面的皇城司的禁军发出阵阵舒爽的呻吟,他们躺在木床上,每人身边有一个老汉在他们身上用力揉搓拍打,杨家这个老店底下就是扬州的温泉,被杨通买来之前已经有百年历史了。

    两个人赤身裸体,坦诚相见,彼此间关系也近了不少。

    刘清水烫的身子发红,呲牙咧嘴地说道:“大郎,你是读书人,而且有了功名,就不怕跟我们走得太近那些文官弹劾么?”

    皇城司和文臣官僚是天生的对头,这些人就是皇帝用来监视大臣的,他们的关系永远不可能调和。

    杨霖哈哈一笑,说道:“我交朋友从来只看性情相投,管他什么文官武将,谁弹劾我我就跟他做个对头便是,大不了辞官回来享受,你看我这各地的产业,想过什么日子不得,怕他个卵。”

    一阵沉默,两个人同时大笑起来,刘清水笑着道:“你可真不像个读书人,就冲你这番话,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以后到了汴梁我们兄弟再安排你报答今天的款待。”

    杨霖本来就不打算走正规的官路,那样的话想要一步步靠政绩升起来,到了能做事的地位,早就赶上靖康之耻了。被金人抓去当个奴隶,端屎端尿的可是不是他的追求。等到取了进士的出身,早晚要走一些特殊的道路,才能快速掌握权力。这样一来,刘清水这样的人,早晚有用得着的时候。

    远处一个手下被搓的正爽,高声叫道:“清水,快过来搓搓,这里的手法是真不赖!”

    刘清水扑腾一声,从池子里站了起来,就听到外面一阵嘈杂。

    澡池的大门被人用脚踹开,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手持水火棍,当先一个鼻青脸肿正是早上去杨府的徐家下人,看这样子是受了徐方恒的毒打。

    他不敢怨恨自家主人,倒把满腔怒火算到了杨霖身上,这次奉命前来寻衅,左右看了一圈指着杨霖说道:“就是这个,给我打!”

    屋里的舒爽嚎叫为之一顿,满天下最跋扈的一伙人,看着眼前的无比熟悉的一幕,都愣住了神。这种事他们天天干,不就是欺负人加寻衅滋事么,今天老子们竟然成了受害者?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