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当系统泛滥成灾 > 第两百七十七章:方圆规矩!(两更合一)
听书 - 当系统泛滥成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两百七十七章:方圆规矩!(两更合一)

当系统泛滥成灾 | 作者:木羽澜风| 2021-05-04 17:5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实力强大但头脑简单的荒兽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些高智商荒兽!

目前就是不知道这只被龙国承踩死的绿毛虫,到底留下了关于他们这些人的什么印象。

李子牧的石屋堆砌了很多间,大家都隔了一间,没有床,没有被子,虽然简陋,但在域外荒境也没那么讲究。

项北飞值班回去的时候,龙国承正双手交错在前方,倚靠在门上,说道:“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项北飞道。

“你不是一个N级觉醒者,是不是?你至少也是SR吧?”

“这对你很重要?”

“会让我好受一些。”龙国承不情愿地说道。

如果输给SR的李子牧,他不会觉得太丢脸,毕竟对方的天赋不弱于他,同样都是SR,输了下次赢回来就行。

可是输给N级的觉醒者,让他心里一直都有个疙瘩。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和我没关系。”项北飞并不喜欢跟人解释自己的系统。

因为他压根就没有系统。

“我们是个团队!我都把自己的能力告诉你了!但我们都不清楚你的能力!既然是一个团队,相互间也应该有个了解。”龙国承强调道。

“你现在承认自己是个团队了?我还以为你一直喜欢出风头。”项北飞说道。

龙国承哼了声,没有反驳这点。

他确实喜欢出风头,他不出风头,没有办法收集系统值。

“你如果告诉我,你是SR或是SSR,我才会输得心服口服。”龙国承说道。

“你就这么瞧不起系统等级比自己低的人么?N级怎么了?R级又怎样?S级又如何?除了修为提升外,他们品格,道德,为人……哪方面不如你?需要你去鄙视他们?就这么喜欢在低系统的人身上寻找优越感吗?”项北飞沉声道。

“我……”龙国承被怼得哑口无言。

他瞧不起那些比自己天赋低的人,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人压根就不会有出息,尤其是底层的N级觉醒者。

他只会去敬畏那些强者。

可是偏偏他的高傲在项北飞面前,总是会被项北飞踩得支离破碎。

他心中很希望项北飞的系统是SR级,哪怕是SSR,他都能接受,这样被项北飞打败,他都不会太受挫,也能让他一直信奉的高傲原则维持下去。

可他唯独接受不了项北飞是N级这个事实!

“我只是不相信N级觉醒者有这么大的潜力,他们系统那么废,一辈子也就那点成就,不可能有这种实力。”龙国承咬牙道。

“N级觉醒者凭什么就不能打败SR?尚天雄也是N级觉醒者,能超过他的人有多少?有实力的人,便是SR级都能把SSR杀掉!大家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同样都是人,你没有比谁高贵。你只是起点比别人高,不代表未来就比别人高,做人还是谦虚点。”

项北飞说完这句话,就直接回自己的隔间去了。

“谦虚么?”

龙国承脸色阴晴不定,他在思索着项北飞的话。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叶长风把所有人都集中了起来,他拿到了一份明天比试的赛程和规则。

骆老说道:“我们需要先讨论一下明天的情况,大家都要提高警惕。”

规则其实大家都已经清楚了,新生比试,分为单人比试和团体拓荒。

单人比试,九所学校,每所学校循环比赛,彼此间只交手一次,也就是每所学校都要打八场,总共要进行三十六场比赛,分两天进行。

到时候要决定出场的是开脉期还是御气期,是靠掷骰子决定的。

“明天赛程,第一场,冀州大学对上兖州大学,我们的比试没有首先出场,挺好的,大家可以先观察其他学校的实力,不过第二场,就是青州大学对上梁州大学。”

叶长风把传单都递给所有人一份,大家都看着赛程,神情凝重。

“尉迟申,你跟他们说说今年每个学校目前的实力情况。”骆老说道。

尉迟申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项北飞,然后才介绍起来。

“但有规定,一个人最多只能上两场,所以到时候需要我和其他老师一起分析情况,再决定让你们五人中怎么分配上场的顺序和对手。”

这就像田忌赛马,但又不太一样。因为田忌赛马的时候,彼此间是对上三场,有发挥的空间,而两所学校之间只对上一场,基本就是随机。所以一般更希望是别的学校能够先对付其他学校强大的学生,消耗掉他们的两次名额,然后遇到自己的时候,只能用弱的学生来对付。

就好比青州大学和梁州大学,青州大学今年有两个SSR,每个人要上两场,也就是两个SSR顶多只能打四场。

那么叶长风就希望青州大学让这两个SSR的四次出场机会用来对付其他七所学校,等到自己的时候,名额用完,就只能派SR上场了,这样胜率会高一些。

不过大家都是精英学校,负责带队的老师肯定都懂这个道理,所以到时候上场的分配,就是一种心理博弈了。在未上场之前,谁也不能知道对方会派出强的还是弱的。

“你们应该也清楚了,今年我们学校没有SSR,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实力比别的学校弱了一截,单人比试中,你们很难占得便宜。”尉迟申目光盯着项北飞。

“除了青州大学和兖州大学,以及冀州大学外,其他学校也只有一个SSR,也就是只有一个开脉期,我们不用太担心,好歹我们也有项北飞同学。”奚可瑶在旁边怯生生地说道。

“情况没那么简单。”骆老说道,“单人比试的规则,只打八场,一场有一分,那么总积分很重要。但你们有没有想过,其他学校为了总积分更高,他们肯定会想办法必拿一分,那么这一分在谁身上拿几乎是必拿的?”

龙国承他们都明白过来了:“在我们梁州大学身上?”

现在其他八所学校都有一个共同的认知,梁州大学今年没有SSR,也就是说,没有开脉期的学生。

那么为了拿到必得的一分,他们就肯定会派出开脉期的SSR来对付梁大!

因为如果SSR派来对付其他学校,有时候遇到同样是SSR的对手,大家都是开脉期,必然会输一个。

万一是自己输了,这样就很不值。

但现在其他学校都以为梁州大学所有学生都只是御气后期,那么把开脉期的SSR派来对付只有御气期的梁州大学,几乎是必胜的。

大家都想挑软柿子捏,先得一分再说!

“对,也就是我们每场比试的对手,可能都是开脉期的SSR!”骆老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

大家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骆老说道:“好了,接下来要如何分配上场的选手,要如何破解这个局面,你们五个需要自己讨论。”

“真是的,为什么非得把好好的新生比试弄得这么复杂呢?”马子骞在一边嘀咕道。

对他们修武者而言,最干脆的办法就是冲上去硬干一场,最省事了。

“因为这也是一种战术。”

骆老说道:“面对实力不均衡的对手,如何安排自己的选手去破解这个僵局,取得更多的胜场,就是一种指挥型战略。精英大学的比试不仅比得是武力,还有各种随机应变的能力,如何把有限的人手最有效化,考验的是带队老师,也考验新生。培养这种思维,将来在面对兽潮的时候,也可以应用到对抗兽潮的战斗中。”

精英大学武道学院,都是以培养拓荒者和守卫者为原则来教学的,也就是基本思维是战斗。

在面对兽潮的时候,荒兽的实力是不均等的,所以各个学校要培养学生如何运用有效的人手将战力最大化。

这个新生比试规则看上去好像很不公平,会有开脉期的碰上御气期,战斗几乎呈现一边倒的趋势,完全体现不出来新生的真正实力。

但是,事实是,在面对荒兽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公平可言!

在与荒兽战斗的时候,很多时候几乎都是荒兽的实力更强大一些。

所以要如何取胜,夺得最多的积分,实际上就是在考验各所大学的战术统筹能力。

哪一场战斗需要放弃,哪一场需要全力以赴,派谁去对付不同的对手,学会取舍,相互间进行心理博弈,不仅在斗勇,也是在斗智。

骆老平时虽然闲得发慌,还老不正经,但是他乃是担任过九州联盟抗击兽潮的总指挥,在指挥作战上的大局观是非常厉害的。

对于九所精英学校这种比试的初衷是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

也就是说,对于如何破解这个局,骆老心里是有数的,但是他没有明说,而是要让项北飞他们这个团队先自己去思考,这也是一种训练。

如果他们的想法不行的话,骆老才会再进行指导。

——

大家听骆老这么说,也没有办法再抱怨。

叶长风和尉迟申两人也坐在一边,都没有再开口,而是看着项北飞这五个人。

项北飞他们都沉默着。

半晌,龙国承第一个开口道:“明天的比试,我们的首次比试在第二场,对付的是青州大学。面对青州大学,不知道会派谁来对付我们。”

项北飞说道:“明天青州大学派出来的人,肯定会是这个侯成武,没有任何意外。”

龙国承问道:“你那么确定?青州大学可是有两个SSR,还有一个UR,外加两个SR,他们可都还没有确定人选。”

项北飞说道:“一定会是侯成武!他当初可是拒绝了我们梁州大学,转而投向青州大学。他必须向别人证明自己不选择梁州大学是对的,证明的方式,就是来亲自打败我们。”

“这倒也没错。”李子牧若有所思地点头,“我想他今天被你驳了面子,怎么说也要报仇才对。”

“项北飞同学,你有能力打败侯成武吗?”奚可瑶问道。

项北飞沉默了片刻,微微点头。

龙国承等人脸色微微好转了些,他们如今都认可项北飞,也清楚项北飞的厉害。

这个家伙虽然不是SSR,但实力却强得离谱。

要他在,就算梁州大学比不上明面实力强大的那三所大学,也足够与其他学校比肩。

“但如果其他学校都要派SSR来对付我们,我们几乎是必败的,项北飞只能上场两次,也就是说顶多他能够得到两分,但我们四个几乎都会败的。”马子骞说道。

“除非我们想办法不让他们都拿SSR来对付我们。”李子牧说道。

“他们现在都以为我们是软柿子了,还怎么让他们更改主意?”龙国承问道。

“很简单,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我们并没有那么弱。”项北飞说道。

李子牧反应过来,说道:“我明白了,必须让他我们学校也得有一个开脉期的才行,这样他们才不会都让开脉期的来对付我们。那就意味着明天对付青州大学的时候,项北飞,你必须上。”

一个人最多可以上场两次,那么项北飞第一次出手后,只要稍微展露实力,就足够震慑住其他学校的人,让他们心里有所忌惮才行。

明白梁州大学的这块柿子,他们不一定捏得动!

因为到时候自己派上的SSR如果遇到项北飞这块难啃的对手,输了,会很亏,那么其他学校就不会一股脑让SSR来找梁州大学。

这个能力很奇特,但凡有罪行,无论是荒兽还是人,都能够被他盯上,然后自动在脑海里形成一个罩门。即便这个罩门并非是对方原先的弱点。

就好比三角雷蝰这种荒兽,它原先的弱点在眼睛上,但如果被尉迟申施展了【七罪必杀】,那么尉迟申可以强行扭转这个弱点,把它集中到其他地方,比如。

那么尉迟申只要击中三角雷蝰的尾部,三角雷蝰就必死!

“这个能力就厉害了,强行改变对手的弱点?”项北飞颇为

“对,我听说好像本来有两个SSR的觉醒者要来我们梁州大学,但是梁州大学录取了N级,那两个SSR就瞧不起我们梁州大学,去了其他精英学校了。”

“那学校不得气死了?因为一个N级学生,丢了两个SSR?”

“可不是!这个N级觉醒者还真是能惹祸。

而就在这时,项北飞惊咦了一声,因为他发现婴孩身后突兀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人影几乎是瞬移而至的,手里握着一把剑,身上有着强大的气势,无视了那些触须!

是叶长风!

叶长风皱着眉头看着小婴孩,随后朝着小婴孩劈出了一剑!

小婴孩似乎也反应过来,可是没等他回过头,叶长风的一剑就已经将小婴孩给砍成了两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