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从水浒开始的好汉之旅 > 第196章 采花贼一案
听书 - 从水浒开始的好汉之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96章 采花贼一案

从水浒开始的好汉之旅 | 作者:我要上三江| 2020-09-16 14:3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曹军利用手中的圆镜,晚上睡觉时就施展圆镜之术,而白天则将圆镜收了起来,也不影响正常生活。

就这样过了几天,又有人登门拜访。

这次来的却是公门中人。

邢捕头头戴一顶直帽,身着黑红交织的劲服,腰间一柄朴刀,看着倒是很精神,不过脸上胡须拉碴,瞪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好似几日几夜没有合眼过,精神有些萎靡不振。

老妈子将人领到门房中安坐,又给他添上一杯茶,不一会,曹军也跟着走了进来。

“鄙人姓刑,现为黄山县一捕头,此番冒昧登门,打扰了。”

邢捕头拱了拱手,对曹军还算客气。

曹军也跟着拱了拱手,淡淡的问道:“不知邢捕头登门有何请教?”

“请教不敢当,如今黄山县出了采花贼,人人自危,听闻曹老爷身怀异术,特来想请,还请助我们一臂之力。”

曹军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之前为了威慑那妙红院的老鸨,这才露了一手,哪晓得闹出如今这般麻烦,委实让人烦恼。

依旧如之前那般,曹军婉言拒绝了。

黄山县出了采花贼,那是公门的事,与他何干?

邢捕头倒也利索,见曹军不愿,直接起身就走。

走到门口时,忽又转过身来,再次开口时,语气与之前相比,好似转了180度的弯,说不出的膈应与恶心。

“既然曹老爷不愿配合,那我就公事公办了。”

曹军见对方言语不善,冷哼一声后,又坐回了原位,且看他拿我如何。

邢捕头招了招手,门外又跟进来几名捕快,个个腰带朴刀,显得气势汹汹。

“听闻曹老爷从外地而来,随行的还有一位道士,皆身怀异术,那采花贼飞檐走壁来去无影,想必也是身怀异术之辈,不知曹老爷如何证明自己清白。”

曹军心头一个咯噔。

这厮软的不行,直接来硬的。

先前请他出手相助,被拒绝后直接栽赃陷害,这也是公门中人常用的手段。

莫非想以这种手段逼他就范?

曹军顿时冷笑了两声,“我等虽从外地而来,但在黄山县置办了产业,打算安居一段时日,如今家眷有生孕在身,即将分娩,不愿横生事端,是故闭门不出。”

“至于我那同伴,这黄山县风景独美,背靠名山大川,初来乍到,自然是去黄山一睹美景,过几日就会回来,还请邢捕头不要信口开河。”

曹军虽有手段,也不想同公门中人发生什么纠葛,此番解释,算是以退为进。

邢捕头却从曹军话语中听到了退缩之意,还以为他软弱可欺。

如何证明自己清白?

自然是拿银子说话了。

没有银子,任凭你如何解释,都不顶用。

邢捕头将手一挥,顿时就有两名捕快快步向前,就要索拿曹军,“既然不承认,又无法自证清白,还请随我们走一趟吧,去了县衙中自会好好与你分说。”

两名捕快使劲去拽曹军,如何拽得动?

唰的一声几人将朴刀拔了出来。

“啊……老爷。”

这一声惊呼,却是候在门外的老妈子发出的,她见几名捕快凶神恶煞,情不自禁的为曹军担心起来。

叫了一声后,拔腿便跑。

过了一会,妙观人在兰兰的陪同下,挺着大肚子跟了出来。

“邢捕头,多日不见,不曾想今日登门,还请坐下饮一杯茶。”

她眼珠子骨溜溜转了一圈,最后将视线锁定在邢捕头身上。

先前妙观人还是柳知县小妾时,也见过此人几次,哪一次邢捕头不是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

世事多变,今日双方又以另一种身份在这种场合相见。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邢捕头的眼珠子在妙观人身上溜了一圈,最后落在对方挺着的肚皮上,面色也变得玩味起来,“原来是妙大家,非是我等登门叨扰,而是县丞大人逼得太急,限我等七日之内破案,眼看时间过了一半,如今案件尚无头绪,只得登门一一排查了。”

“我家老爷不可能是那采花大盗的。”

妙观人娇滴滴的眼神在曹军身上瞥了一眼,这一句却是有感而发。

至从前几日帮曹军揉脚后,似乎找到了讨好曹军的法门,这几日每晚都试验一次,每次都让曹军一番乐飘飘,连带着许久不用的水管也变得畅通了不少。

日日喷洒,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有些吃不住啊,哪还有精力做采花大盗?

何况,妙观人几次让兰兰自荐枕席,都被曹军婉言拒绝了,有这样做采花大盗的吗?

这些都是自家的小秘密,也无法与外人说。

邢捕头也不是一句话就能打发的主儿,“是不是采花大盗,且随我们去县衙一趟,到时自会知晓,妙大家,非是在针对你,此番得罪了。”

邢捕头将手一挥,就要强行拿人,哪知兰兰将小手从衣袖中一掏,掏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来。

后者接过银子后,抬起来的手也挥不下去了。

“既有证据,证明你家老爷不是采花大盗,那我等就先行告辞了。”

邢捕头颠了颠手中的‘证据’,临走前白了曹军一眼,似在抱怨这厮不懂规矩,若是早点拿出证据来,哪会劳烦他在此啰嗦这么久。

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就这么被化解了。

曹军全程冷着脸,心中委实有些尴尬。

若不是妙观人分娩在即,还要在黄山县呆一段时间,这等狂徒早被他一刀咔嚓了,岂会受这等敲诈。

妙观人好似读懂了曹军心中的尴尬,软绵绵的身子往曹军身上一坐,怀抱着曹军上半身磨了磨,娇滴滴的讨饶道:“老爷,还请原谅妾身自作主张,老爷乃手段通天之人,与这等小人计较,岂不是脏了自己的手,不若随我回房,让我和小兰帮老爷松松精骨,也好让老爷消了这口闷气。”

对方的身子软弱无骨,身上还带着一股茉莉一般的清香,尤其是底下那饱满的臀部在他双腿间蹭了蹭,顿时让曹军有些吃不消。

身边的老妈子早就不在了,倒是一边的兰兰瞧着两人若无旁人的打情骂俏,心中有一些酸溜溜的吃味。

“为什么老爷就不让我伺寝呢?莫非是嫌弃我……”

兰兰暗暗比较了一下自己略显清瘦的身材,又想了想妙观人发育良好的上围,心中一阵自艾自怨。

上辈子颇有些钢铁之男做派的曹军哪吃得消女人的柔情蜜箭,下半身早就诚实的翘了起来。

他嘴中仍不服输的狡辩道:“你们且看着,他今日收了我们5两银子,来日让他十倍的吐出来。”

这些银子是妙观人的私房钱。

作为一个男人,失身是小,面子为大。

曹军心中恼火的琢磨了一番,暗暗想着如何才能出了这口气。

自然不会是在女人的口中出气。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