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大丈夫 > 第638章 宰辅们的温柔

第638章 宰辅们的温柔

北宋大丈夫 | 作者: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2019-06-10 21:3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热!”

    赵祯这一觉睡的很舒服,醒来时觉得有些热。

    等晚些宰辅们来外面禀告事情时,他说了此事。

    “这被子盖上热的厉害,朕昨夜睡的极为舒服,少有的舒服。”

    真的那么好?

    稍后回到政事堂,欧阳修正色道:“老夫家中有事,要回去一趟。”

    他前脚出了政事堂,曾公亮接着说道:“老夫身体有些不适,想去看看郎中。”

    韩琦能说什么?

    难道他能说你们不能撒谎?

    是的,他打赌这两个老家伙就是在撒谎。

    稍后有消息传来:“韩相,他们去了城外。”

    老夫就知道!

    韩琦很生气,可却无可奈何。

    “韩相,二位相公带着两卷东西回家了……”

    “那不是东西!”

    韩琦郁闷的道:“那是棉被!”

    他也想要啊!

    可他和沈安的关系就这样了,哪有脸去沈家庄?

    而后消息散开,沈安再无宁日。

    “郎君,又有人来讨要棉被!”

    “没有!就说没有!”

    沈安摸着仅存的两床棉被,对杨卓雪和果果说道:“这是咱们家的,谁也不给!”

    杨卓雪想起沈安弹棉花的熟练,不禁赞道:“官人,您真是什么都会呢!”

    “一点点罢了。”

    沈安想了想,觉得自己会的太多了,以至于生出了些俯视众生的感觉,很不好。

    他在庄子里和妻子、妹妹逍遥度日,直至殿试前才回京。

     “怎么才回来?”

    老包带着人嫌狗憎的包绶来了。

    “包绶,叫姐姐。”

    果果很有大姐风范,把调皮捣蛋的包绶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然后带他去后面玩耍。

    包拯的精神看着好了许多,他和沈安在庄子上缓缓散步,不时看看周围的田地。

    “官家这两日心情极好,御医说病情好了许多,这都是你的功劳。”

    沈安淡淡的道:“心情好,身体自然就好。”

    包拯经历过病痛,所以闻言就问道:“你是说……官家的病情是多年来的积郁造成了?”

    “没错。”

    沈安分析道:“官家在登基后被那位娘娘压制了许久,心情郁郁;登基后臣子凶悍,不能做主,心情郁郁……”

    尼玛!

    包拯干咳一声,眼中有些凶光闪过。

    他就是凶悍的臣子。

    沈安干笑道:“还有就是无子,这是最大的压抑。”

    人长期处于压抑的状态之下,不生病才怪。

    包拯暗自点头,回去就找到了韩琦等人说话。

    “……沈安说官家生病多是为此,咱们是不是变变。”

    欧阳修叹道:“罢了罢了,官家都成了这样,我等难道还要强项?韩相?”

    韩琦点头,眼睛有些红了,他抬头看着虚空,“老夫却也过分了,如此……”

    几人相对一视,都微微点头。

    ……

     “这个被子好,不过……洗不洗?”

    赵祯这几天都在琢磨着这床被子,陈忠珩见惯不怪了,就说道:“官家,小郎君那边怕是知道,要不让他来?”

    赵祯点头,他抚摸着棉被说道:“若是天下百姓家家都有棉被,不受冻,那便是盛世……饥寒饥寒,没了寒还有饥饿……”

    陈忠珩出去了,有内侍就大胆的说道:“官家,不是有那个金肥丹吗?”

    “是啊!”

    赵祯很是欢喜的道:“金肥丹我看过了,确实是作用不小,以后用于天下,这大宋就再无饥寒……盛世啊!”

    “官家,圣人来了。”

    “这便是棉被?”

    曹皇后和赵祯很少睡在一起,所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棉被。

    “是,你摸摸。”

    赵祯很是得意的指着棉被,等曹皇后试了一下后就问道:“如何?”

    曹皇后欢喜的道:“软,暖和。”

    “这便是沈安弄出来的棉花?”

    “对,收成不少,只是大多被他给藏了起来,若非是我逼着,那小子还不肯弄被子,哈哈哈哈!”

    赵祯的心情极好,稍后赵仲鍼来了,他就和颜悦色的问道:“这棉被可要时时清洗?”

    赵仲鍼说道:“无需如此,只要隔一阵子把外面的拆了清洗就是了。然后……隔几年弹一次棉花。”

    “那还好。”

    赵祯越发的觉得这是个宝贝,稍后就吩咐道:“再躺躺。”

    他说的很是轻松,就像是孩子得了新衣裳,迫不及待想穿起来的嘚瑟。

    曹皇后捂嘴笑了,说道:“如此臣妾就不打扰了。”

    赵祯遗憾的看着她出去,其实他更想和皇后一起滚棉被,只是大白天没法开口。

    躺在床上,被子盖好,暖意袭来。

    “好东西!”

    赵祯就这么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了。

    他眨巴着眼睛,迷惑的问道:“怎么是清晨了?我一觉睡到了现在?”

    边上的御医说道:“官家,您睡了两日。”

    “哦!怪不得腰酸背痛的。”

    赵祯想起来,可才一动就头晕的厉害。

    “我有些头晕。”

    “官家,相公们来了。”

    赵祯笑了笑,见御医面色不好看,就低声道:“我还好,还好,不关你的事……”

    治不好皇帝要背锅,当然不会如以往和以后那样担心流放或是掉脑袋,可终究是坏事。

    御医垂眸,外面传来了韩琦的声音:“陛下,今日……”

    开始禀告了,赵祯凝神听着。

    “……此人贪腐一万余贯,臣等以为当流放琼州。”

    赵祯看着虚空,嘴边挂着微笑,说道:“琼州一去再难回……”

    外面的韩琦说道:“官家,那要不就在西南吧。”

    咦!

    赵祯觉得有些奇怪,按照往常来说,韩琦应当要据理力争,而且要把他说的哑口无言才是。

    他怎么那么软和了?

    随后又是几件事,赵祯都按照自己的思路一一给出意见,可奇怪的事发生了……

    稍后他叫来了曹皇后,说道:≌氯绾危俊br />
    这是暗示:你那女婿做学问吗?

    先擒再次脱颖而出?”

    程颢一怔,说道:“那是取巧。”

    他觉得题海之术完全就是在取巧,把学问弄成了烂大街的货色,当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若是可以,他甚至认为沈安是千古罪人。

    “从题海之术出来之后,学问荡然无存,你也是多年寒窗出来的,以为如何?”

    但凡是十年寒窗出来的官员,对儒学总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不肯亵渎,所以他以为杨继年该做出正面反应。

    杨继年木然的道:“读书苦。”

    程颢含笑道:“是啊!”

    他想起了自己多年的苦读经历,不禁有些唏嘘。

    杨继年依旧着木然说道:“不是每个人都会成为大儒……”

    程颢点头,“大儒大儒,所谓大,就是难,难啊!”

    “既然不能成为大儒,那为何要皓首穷经?”

    程颢愕然。

    杨继年说道:“读书明理,但还需要营生,要去养活妻儿,日日抱着书本读书,谁养你?”

    程颢惊讶,继而想反驳,可一时间却不知如何说起。

    边上有两个官员也在惊讶。

    “这是杨继年?”

    “那刻板的模样,让某以为他不会争辩呢!没想到一张口就堵的程颢哑口无言。”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